搞完了,以后老福特再有抽风的情况就请走这条路。
当然我比较懒可能还是不会更得很快的…不过我答应了明天写好狐狸根,就写它。
看心情更新吧坑真的有一点多所以(…)

Root:在Sameen爆炸的边缘试探。
Shaw:……
Root:在Sameen爆炸的边缘大鹏展翅。
Shaw:……
Root:在Sameen爆炸的边缘…
Shaw:爆炸。

-本文三观压根没有。绝对OOC。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较真。

-可能会和我之前的风格不大相同,哎呀,饿一天而且宿醉作祟,疯了也是可能的。

“爱自会有其牺牲。”

  与上流社会的人接触久了,你会发觉他们并非一身铜臭味,恰恰相反,大多数人知书达理,在社交中进退有度,不会让你感觉到任何不适。惟有底气不足、生性自卑的人会受不住这种双方都戴着面具的交往。

  这种交际和寻常人无异,不过衣着光鲜了点,谈话的内容也空虚了点——套不出半点真话。但如果你执意去揭开那层虚伪的面纱……或许就能找到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毒品对青少年而言和感冒时磕的小药丸无异,它们都能让受难的人脱出苦海。平民拒绝它们,是因为...

    她感觉自己要吐了。

    Root在过去也体验过“微醺”的滋味,还很享受那种处在模糊与清醒间的感觉。她得以正面自己的潜意识,回答或是剖析所有它抛出来的念头。

    但现在显然喝得有点过了。Ugh,任务缘由,她不得不在摄像头面前扮演好自己刚得手的角色。

    潜意识的疯狂念头接二连三地冒出。她忽然很想联系Sameen Shaw。

    可现在不行,她们突然的联络会让整个计划都出破绽,另...

  那片深邃的海域里跌过不知道多少人的身家、性命。

  海面总是平静的,晶莹地,一层层映射着清冷的月光。随风波动。可它也是凶险的。暗涌在底下流动,卷起一次次浪潮便来势汹涌。

  特工下意识地攥住身边的任何东西,企图拼尽力气和它做抵抗。可能是床单,可能是Root的棕发,也可能是她故意伸上来的手……她们十指相扣。Root似乎永远不会放弃可以温情的时机。

  Shaw在那一刻无法分心去揣摩对方是不是想在理性全无的时刻反复证明她的真实。

  Root的心思细腻和全面到她无法招架。她看出了特工的脆弱,便无时不刻在提醒她自己的存在——世界的真实性并不重要。Root才是Shaw唯一关切的。

  她...

  Samantha Groves,又名Root,是机器在纽约的分队成员。

  这会说分队有点太早了——他们还只是主队伍,由五个人一条狗组成。Lionel,Reese,Harold,Shaw,Bear…还有Root。

       Root总会有出其不意的行为。包括现在,在经过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地抢走Shaw的饮料。

  前·靛蓝五号特工很快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抢了回来,她皱着眉,瞅着那根顶端有些湿的白色吸管,当机立断地放弃推测Root在含着它时的心理活动。

  她很嫌弃Root这么做,尽管她们曾经把舌头都快伸到对方...

409。关于恐惧,她是第一次要求锤锤去感受,做锤锤根本做不到的事。
从二到四,甚至五季,根根从来不会强求锤锤做什么事,在锤和她相处的期间,锤都是处于“舒适区”的,她不用思考什么事,只要照着根的指示去完成任务就可以了,尽管中途会被根调情…但是利大于弊呀。
409这回,她是真的慌了,看见锤子无所谓生死,她甚至生气了。
一个病态杀手,为了爱人可以毫无底线甚至自投罗网的杀手,对着她生气。
我的天……这是什么绝美爱情。

“过于深情的问候。”
“问候。”
“坦白沟通需求。”
“不耐烦,换正经角度理解潜台词。”
“公然勾引。”
“略微尴尬,近乎敌意地防御。”
“幽默收尾。”

好,让我用这个方法造一下对话。

“Bonsoir,ma cherie.”
“…Evening. 你打来做什么,Root?”
“我想念你呀――我已经无聊到把Harry的书籍按二进制重新排列组合了,所以…我决定问一下你今晚有何安排。”
“Harold的新号码在曼哈顿,她要去看音乐剧演出。你觉得我能有什么安排?”
“我相信那位柔情铁汉能应付得来一个简单的无关号码。也许你会想要翘一下班?――我今晚可空着呢。”
“…我确定Finch听到这个消息不会高兴。你就没别的事去做...

-零岁

    见所未见的奇特器官与肢体在营养液里浸泡。类人生物无意识地在其中漂动。

    Mr.Shaw身着护卫人员的蓝色制服,腰间别了把统一发放的配枪,右手握紧一份中号的餐盒,迈开健壮的双腿通过林林总总的生物“标本”,径直走向房间深处唯一的牢笼前。

    “吃饭时间到了。”他说,用工具把餐盒从笼子的间隙送进去,依照规则书写的那样,避免和里面的生物产生任何肢体接触。

    Root棕色的蜷发散落在肩上,随着她回头的动作荡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十岁

  雨声淅淅沥沥,逐渐地,雨点越来越密集,豆大的雨珠狠狠砸在校门口围墙顶部的屋檐上,水花迸溅开来。

  这是周六,所有寄宿的学生都可以在今天早晨回家。其他小朋友已经陆续被家长领走了,只剩一位平时不善言谈的波斯裔女孩。

  Sam握紧了手上的雨伞,站在墙边观望暴雨。尽管有屋檐的遮挡,但仍有雨水倾斜着飘向她的位置。她的头发、衣服都被打湿了大半,脚下的运动鞋也难逃一劫。Sam能感觉到袜子逐渐冰凉。

  “你还好吗?我们已经通知你妈妈了。”保安撑着伞小步跑过来,弯下腰安抚道。

  “我没有母亲。”Sam的反应依旧平淡,她抬起头回视(这是Root教她的社交礼仪,谈话时必须看着对方的眼睛...

1 / 10

Julian Sorel

绞刑架上是我的遗骨。

© Julian Sor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