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不过我还是喜欢填坑的,就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比较忙,会努力抽空填…没关系反正肖根我可以写一辈子。

(我鸽了那个说要写的肉,对,因为最近没时间…)

  摆脱了那个小号码,这晚,她们终于得以回到各自清净的家中。——称不上家。Root捏着身上的浴巾,扫视着别墅里并不由她一手置办,此刻显得有些陌生的家私,脑海里无端地冒出这句话。

  她耸了耸肩,带着湿漉漉的水汽迈进卧室。瓷砖上铺着柔软的地垫,房间角落还散着几个给那个喜欢半夜三更哭闹的小怪物扔着玩的小玩偶。Root的眼神忽的柔和下来,心底某个位置好似软软地陷下了些。

  兴许继续养着那孩子也不错,反正她不哭的时候确实很可爱,而且只要有她在场,Shaw就会表现得特别温柔。Root想了想,等养到五六岁,不可爱的时候,她再把人交给机器。

  门锁...

尝试写Dirty talk。
想象了一下画面,色情到捂脸(。
Root是什么主动做受,嗓音都在颤栗,还要断断续续地讲羞耻台词的女人。
Shaw的情况就是…Shaw受的时候不会讲话的。(噗
她攻的话可以,但会在Root的骚话前败下阵来,甚至可能捂住Root的嘴。
“…闭嘴。”

讲道理Root不可能老是那么乖顺的。她有被掌控的欲望,但同时有相当重的掌控欲。
她肯定要咬Shaw的手指,要反抗,要把Shaw铐起来,在她耳边恣意地呻吟,喘息。
用尽全身解数撩动Shaw的欲望,等自己的需求解决后,再反受为攻。
“噢,Sameen…你瞧。”
“已经这么湿了…你可真爱我呢。”

人间瑰宝啊人间瑰宝。////

好多人觉得Root浪到肯定一夜情连连
却忽略了她是个连过路人的头发都要扭着身体避开的洁癖…
我个人觉得她会嫌弃人类代码恶心(。)
她可以主动碰触其他人,当她这么做的时候她只是把对方看作一个游戏角色,这种时候她无所谓。
Root乐于戏耍别人,但不一定喜欢别人碰她,她并不想取、悦、任何人。

我是彻彻底底站在Root那一边,信任机器的。可是她的表现真的太诡异了。该动用的资源不用,可以救的人不救。

时间越久,我的信仰就越动摇。为什么逃出来整整一星期后才让Root找到Shaw,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让她得偿所愿?只剩下七天,而战局实在需要殉道者的牺牲吗。机器根本不需要Harold Finch的授权,她对他的了解程度高到可以直接说出密码,而像病毒这种鱼死网破的任务——换作任何一人都可以做到。

一旦开始考虑黑化的可能性…我就停不下来。Samaritan的芯片那次任务,是故意让Root恢复人性,负有愧疚的吗?最终集展现出,一直以来,机器都有赢过Samaritan的能力。如果一切只是机器设的...

(网上有个给圣诞老人写信要礼物结果误写成撒旦还得到继续的梗,非常带感,出于私心想看这个剧情)
Shaw在幼年时写错了信,结果第二天得到了魔鬼献来的礼物,但上面附带了一封回信,内容是:已收到,将在你三十岁那天来收取回礼。
Shaw的父亲急疯了,全家都开始学习驱魔的魔法,想替她摆脱这笔交易。
但他们没几年就去世了。可Shaw不负众望地掌握了所有驱魔仪式,终于在Root出现在她医院的办公室自揭身份的时候把人/魔鬼传送进了公寓布置已久的法阵里。
Shaw把Root囚禁起来,后者却不以为然,安之若素。
…直到Sameen Shaw往家里带了其他一夜情对象。
Root轻而易举地逃了出来,一枪爆掉了女孩的脑袋,把Shaw...

终于看了惊世狂花——的剪辑。
实在是懒得找资源,我属于知道大概剧情就不感兴趣的那类人。虽然很喜欢被剧透啦…但仅限于喜欢的剧,因为知不知情我肯定还是要看下去的。
然后我又代入了肖根(。满脑子都是Shaw穿着灰背心坏笑的画面,Root修长的双腿就倚在她的身旁。我忍不住去想蛙大还是柠大的时候写的那篇水管道工锤的文。色情至极…
我记得还有一颗非常重要的葡萄来着。但我忘了它是不是那篇文里的。
不行我要清醒一点,一大早就满脑子黄色废料不好不好有害身心健康。

你们…看得清吗?
看不清就等等我去放公众号吧(。
不想动。

  她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一起睡的。什么时候分的房呢?Root已经记不得了。她不愿意记得。好像明明她清楚自己在等对方长大,却始终一言不发,还把各种各样的追求者领到人面前。仿佛在炫耀,没有你,还有千千万万个人会上钩,在等着排队。只有她自己清楚,除了Shaw,她谁也不想要。

  这是其中一次晚安。

  她的印象不清楚——她没想过自己竟会有记不清楚的情况。那天她终于解决了掩护身份的工作,回到公寓,随手把挎包挂上衣帽架,弯腰取下高跟鞋,换成毛绒兔子拖鞋,然后开始在客厅查找起公寓另一主人的身影。但是无果。

  她疑惑地走向通往卧室的长廊,轻声道:“Sameen…?”

  Shaw从书房里探出了...

  她们接的任务都是经过Root仔细筛选的,她直觉Shaw不会愿意和普通人的死扯上关系,因而尽量替她找复仇向的雇主。她们被行内的人戏称为“复仇天使”,大意是取笑她们既然成了手染血腥的杀手,又何必故作清高只接灭杀同行的任务——可所有人都清楚,他们故意嘲笑,是怕极了自己被曾经失手的哪个受害者盯上。没人能从Root与Shaw的手下逃生。

  谁能想过医生转变成恶魔后竟这么得心应手,曾经赫赫有名的杀手也会在午夜时分被过去猎物的尖叫声惊醒——或出于愧疚,或出于快感。可Shaw不会,她的心平静如水,别说愧疚,这个新人连感觉都被怀疑是否存在。

  Shaw心安理得地当着“靛蓝”(这是她在业内的代号),不...

1 / 13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