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看到这条动态……

我正在准备考试的途中……

对我又忙起来了……

很不舍但是学习重要……

拜拜(。

这一部分的傅恒是个小猪蹄子*

我一直不喜欢他在原剧里扔永琏遗物的剧情*

也很可惜璎珞那时不在容音身侧*

我做不到古风向,改回去接着写大白话了*

不写成翻译腔是我最后的挣扎*

第三章旧事消沉

  新入府的妾侍还未来请安,另一位高姓的侧房倒是上门耀武扬威来了。璎珞刚伺候大夫人梳洗,就听得厅内传来一高亢女声,婉转悠扬,似是戏腔,但句句,却是都透着盛气凌人的骄横。

  “姐姐又病着了?这可真是不巧,怎么每每我来,姐姐都在卧床?近些天风急,可要让姐姐多注意身子才是。”

  明玉气极,还是咬着牙恭敬回应。“三夫人,大夫人素来体弱…”

  “呵,体弱?我看,不过是借口罢了。”三夫人冷笑一声...

平行世界,容音不是皇后,不需要顾虑朝纲、后宫、富察家的安危*

璎珞会慢慢成为比大猪蹄子更有钱权的人*

璎珞和容音会相亲相爱,但不会共嫁一夫*

第一章 卖身葬姊

  洪家是镇上有名的大户,相传洪家的先祖在战乱时发了一笔大财,回来后先是开了一家酒楼,直到乱世平息,便置办了各式金器,从酒楼转做了金行,生意也一如既往地红火。后来,洪家的金行传到了长子洪历的手里,他经营了两年,就在一次火枪的意外中痛失爱子,大夫人傅容音经不住打击,终日闭门不出,连洪历也不见,为着所谓冲喜,他便又纳了一位纳兰姓的妾侍。

  这天,正是这妾侍过府的日子。不单洪府,整个镇子都笼罩在喜庆的气氛里,街道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短篇

  随机到这首歌时,吴谨言正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架着腿,把剧本搭在那张一度上过热搜的小脸上,挡住斜进亭里的阳光。

  女声带着微妙的哭腔,由还算轻快的伴奏映衬着,一句句落进她的心。情绪随着旋律,一点点静了下去。

  她写过的所有随笔札记,都一一浮现在脑海里,是她辗转反侧的所有不眠之夜的记录。

  一半叹息角色的生平,另一半,悄悄宣泄着秘而不宣的情感。从重拾目标、自信开始,这些记录,大都和一个人有关。

  经过大红大紫后四年的历练,从地位到资产,吴谨言在这个复杂的大染缸中,已经为自己赢得了不少,甚而做好了开设公司的准备。当然,她还没有计划好正式公布的日期。

  她...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磕CP啊!

很想这么热血地来一句,但磕CP的我忘记自己的肖根文都写到哪里了……

(我鸽了那个说要写的肉,对,因为最近没时间…)

  摆脱了那个小号码,这晚,她们终于得以回到各自清净的家中。——称不上家。Root捏着身上的浴巾,扫视着别墅里并不由她一手置办,此刻显得有些陌生的家私,脑海里无端地冒出这句话。

  她耸了耸肩,带着湿漉漉的水汽迈进卧室。瓷砖上铺着柔软的地垫,房间角落还散着几个给那个喜欢半夜三更哭闹的小怪物扔着玩的小玩偶。Root的眼神忽的柔和下来,心底某个位置好似软软地陷下了些。

  兴许继续养着那孩子也不错,反正她不哭的时候确实很可爱,而且只要有她在场,Shaw就会表现得特别温柔。Root想了想,等养到五六岁,不可爱的时候,她再把人交给机器。

  门锁...

我是彻彻底底站在Root那一边,信任机器的。可是她的表现真的太诡异了。该动用的资源不用,可以救的人不救。

时间越久,我的信仰就越动摇。为什么逃出来整整一星期后才让Root找到Shaw,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让她得偿所愿?只剩下七天,而战局实在需要殉道者的牺牲吗。机器根本不需要Harold Finch的授权,她对他的了解程度高到可以直接说出密码,而像病毒这种鱼死网破的任务——换作任何一人都可以做到。

一旦开始考虑黑化的可能性…我就停不下来。Samaritan的芯片那次任务,是故意让Root恢复人性,负有愧疚的吗?最终集展现出,一直以来,机器都有赢过Samaritan的能力。如果一切只是机器设的...

  她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一起睡的。什么时候分的房呢?Root已经记不得了。她不愿意记得。好像明明她清楚自己在等对方长大,却始终一言不发,还把各种各样的追求者领到人面前。仿佛在炫耀,没有你,还有千千万万个人会上钩,在等着排队。只有她自己清楚,除了Shaw,她谁也不想要。

  这是其中一次晚安。

  她的印象不清楚——她没想过自己竟会有记不清楚的情况。那天她终于解决了掩护身份的工作,回到公寓,随手把挎包挂上衣帽架,弯腰取下高跟鞋,换成毛绒兔子拖鞋,然后开始在客厅查找起公寓另一主人的身影。但是无果。

  她疑惑地走向通往卧室的长廊,轻声道:“Sameen…?”

  Shaw从书房里探出了...

  她们接的任务都是经过Root仔细筛选的,她直觉Shaw不会愿意和普通人的死扯上关系,因而尽量替她找复仇向的雇主。她们被行内的人戏称为“复仇天使”,大意是取笑她们既然成了手染血腥的杀手,又何必故作清高只接灭杀同行的任务——可所有人都清楚,他们故意嘲笑,是怕极了自己被曾经失手的哪个受害者盯上。没人能从Root与Shaw的手下逃生。

  谁能想过医生转变成恶魔后竟这么得心应手,曾经赫赫有名的杀手也会在午夜时分被过去猎物的尖叫声惊醒——或出于愧疚,或出于快感。可Shaw不会,她的心平静如水,别说愧疚,这个新人连感觉都被怀疑是否存在。

  Shaw心安理得地当着“靛蓝”(这是她在业内的代号),不...

  斜阳垂挂在天际,道路在前方无限延长。她们摇下车窗,让风灌进来。旅程过于无聊,Root就顶着Shaw不悦的目光,兀自打开了电台的开关。Root兴致高涨,索性随着音乐轻轻摇晃起来。

  - Oh Francine don't you be so mean.

  歌词如此直白,Root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视线不住地往Shaw身上飘。Shaw瞥了她一眼,无语地扯扯嘴角,并没发言,她不明白究竟Root有什么可开心的,但谁能猜透一个反社会的想法。

  Shaw在昨晚发现Root的体质比一般人差些,而且偏凉,入夜后,身体都是冰的。出于医生救死扶伤的心理——再加上如果对方染病,她的逃亡只会更困难,Shaw...

1 / 9

不是蠢狐狸

肖根|海风|令后

© 不是蠢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