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被乏味的空白填满。
我告诉Sam,我打算写一部长篇小说,用以消遣日复一日在床上修养,右腿打了石膏,被架在半空不得动弹的时日。她瞪着我,脸上布满不可思议的神情,且定格了许久,活像有人冲她后脑勺开了一枪似的。
“恕我直言…Root.我想象不出你写的爱情小说得多扭曲。”
“你真的不该这么看待我,Sam,难道一个女儿家不可以有点特殊的浪漫情怀吗?”
“我对你的浪漫是否符合大众口味深表怀疑。”
好吧,我的好姑娘对我的喜好了若指掌,但这回她会发现,她那个邪恶-偶尔圣人的女友,也能写出美好而纯粹的童话故事来。

 
评论
热度(6)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