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责任试写

Night Go Slow(一)

娱乐新闻板块。头条: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女子天团即将作为嘉宾出席格莱美颁奖典礼。

以下是组合成员接受访问时作出的回复。

Q:四位怎么看待这次演出的事呢?

A:(Root,贝斯手)噢,我认为它是我们不仅仅靠脸蛋吃饭的一个证明,但我想这大概也不会让讨厌我们的人放弃找黑点的。

A:(Natasha,主唱,昵称为“黑寡妇”)我也不觉得他们会闭嘴,但,不论怎样,我们唱片的销量都摆在那,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

Q:Natasha作为乐队里唯一献声的人,不知这次表演又有没有压力呢,会把自己视作乐队的核心人物吗?

A:没有,实际上我一直在要求她们唱歌,但都被回绝了,至于核心人物,哈,这点我当之无愧,我们四个都同样是乐队的灵魂。

……

休息室里。

Root略微仰头,后脑抵着椅背慢腾腾地旋着转椅,她翻了翻杂志,无趣地把它扔到一边,差点砸到Shaw的手上。

“不好意思。”她语气不带任何歉意地快速道。

后者抬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又继续在茶几前切起手里的扑克牌。

她正在和Hill打牌,为了节省时间,玩的是最惊险刺激的二十一点。

Natasha仍在梳妆镜前,她扭过头,仔仔细细地观察画得完美的黑色眼线,满意地弯起嘴角。

“噢,你真是一刻也不闲着。”Root把双腿架上柜子顶端,调侃了一句,习惯性地把尾音拖得绵长。

“当然,毕竟我是要出卖色相的人。”Natasha涂好唇膏,挑了挑眉。“你们每次都把我推到前边。”

“那是因为你得带动观众的情绪,Nat。”Hill掀开自己的牌,在看见Shaw的欣喜眼神时心下了然败局已定,撇了撇嘴,放弃游戏转过身。

“得了,你们谁不是操纵情绪的好手?”Natasha翻了个白眼。

“我懒。”这是Root的声音。

“我反胃那个。”这是Shaw的回应。

Hill和她对视了会,抿出一个无奈的笑意。“我不喜欢。”

说得好像她就喜欢似的??Natasha在那双湛蓝色眼眸的目光下只好认命,继续捯饬自己的脸。

这四位正是当红组合“050313”——又被粉丝及媒体戏称为“数字组”、“姬佬圈”——的成员,皆是风华绝代的女性。

萨曼莎是乐队的键盘手,艺名为“Root”,据说是小时候沉迷编程给自己取的昵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这个一心一意写代码的姑娘突然转型,学了近十年的贝斯,后还和Natasha组成了乐队,她是个彻头彻尾的谜。

Sameen Shaw则是贝斯手,艺名为“Shaw”,相比其他人,她的性格同她的艺名一样简单粗暴,极其厌恶绕弯子,或是浪费时间聊天。她从小痴迷于各种乐器,长大后因为其样貌透着别具一格的吸引力,自然而然地被星探发掘,却死活不肯作歌手,后转手经纪人,被安排进Natasha的乐队里。

Maria Hill的身世倒是简单多了,她在大约十三岁的时候是个风靡一时的童星,见识过的大人物不在少数,然而在成年后本应拍摄她第一部自传电影时突兀退出,从此销声匿迹,直到名字淡出大众视线后,才复出加入Natasha的乐队,却不再担任主唱,而是吉他手。民间谣传,她在那年被红眼的同行用低劣手段毁掉了喉咙。由于她鲜少参加节目或是接受采访,这个谣言始终没有消散。

Natasha Romanoff是乐队的主唱,普普通通的女孩儿,在家乡的酒吧献唱过一次,从此一鸣惊人,不断有经纪公司向她抛来橄榄枝,但她一直没有回应,直到两年后才联系了其中一间。她在维基百科上的资料十分详细,连家养的宠物是什么品种的狗狗都写得一清二楚,但也正因为信息过于详细,导致有人怀疑它们的可信度。

至于组合的昵称,它的来源倒是极多,据说乐队内部的关系本身就超越了友情,互相都有不同于闺蜜的情谊,而另一个原因,则是粉丝们大都是同或者双性恋,还把她们视作了理想的恋人类型,即便没有实据证明其余三人的性取向。

Natasha打开一盒烟,敲出一根叼在齿间,Root往她的方向瞟了一眼,饶有趣味地挑挑眉。“把它收好,亲爱的,你这副形象要是让粉丝见到,他们可会失望的。”

Hill在脑海里预演了一番,摇摇头。“不,她们会更兴奋。”

“她说得在理。”Shaw熟练地切着牌。

Root努了努唇,语气十分无奈。“好吧,那也给我一支。”

Shaw立即朝她飞过去一记眼刀。Root在她的眼神攻击下叹了口气,微歪脑袋企图诡辩。“那是睡眠烟雾,亲爱的。”

“我知道烟和睡眠烟雾的区别。”Shaw不客气地道。“你手沾上它,就别指望还能碰我了。”

其余两人差点被这突如其来的狗粮噎到,Natasha咳嗽了几声,试图以此提醒语出惊人的二位自己的存在,Hill冷漠地,目不转睛地盯着Shaw发的牌。

“别太激动,Nat。我们只是上床,没有涉及感情。”Root显然是意识出气氛的尴尬,她缓缓地漾起一个优雅的微笑,安抚道。

这话从一个跟踪狂的嘴里说出来真是稀奇。Natasha嘲讽地扯了扯唇角,但也没有揭穿。

Hill抬了抬眼睛,好奇的目光落在Shaw毫无异样的表情上。

Root有过…不可计数的情人。大部分用不了两三天就会一拍两散,她并不真的会动感情,又或者说,她的感情与正常人不大相同。她太容易无聊,因此,每一段恋情里她虽然付出了不少,却又愚弄着她们,热情反反复复地高涨、消退。

直到她遇到了Shaw,一块她难以攻克的顽石。

Natasha和Hill交换了个眼神,瞬间领会了彼此的意思。

她们有种预感,这两人纠缠的时间,或许会比所有前任都长。

-TBC…个鬼。
写它使我心情放松(。)
所以什么时候我郁闷了再接着搞(′▽`)
啊…对了我应该写真人坑的,我在写了,写了个开头…几百字…快了快了(。)

 
评论(10)
热度(7)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