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性安宁(番外)

  故事的结尾,英雄拯救了世界,再然后呢?唉,然后就是无趣的生活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也许还捎带一点刺鼻的硝烟味。

  第一篇  烦人的邻居

  孤寂带来的彻骨寒意渗入了每一寸空气,目所能及的皆是如墨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Root觉得自己仿佛躺在一具棺材里,阴冷潮湿。然后是一只冰凉的手扒上了她的脸,五指攥着面颊用力扯了扯。

  Root皱着眉头醒过来,与趴在她身上的婴儿四目相对,表情又软和下来。本应看管好Elinor的人坐在床边,好整以暇——又恶作剧似地弯起唇角,神情颇有些幸灾乐祸。Root缩在被窝里的手动了动,探出被褥勾住Shaw的手指。

  天色尚早。她耳机里的声音播报了一遍天气和时间。九点钟。还可以再睡一会嘛。

  “我们有新号码吗,亲爱的?”Root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Shaw松开手,把搂住Root脖子想亲她的Elinor捞下来,放在她身边。

  “我觉得小家伙想你了。”

  Root抿唇也忍不住嘴角上扬的趋势,她支起身体,歪着脑袋,一副了然的模样。她们的相处一直如此,关于羁绊与眷恋,彼此心知肚明,从不说破。当然,Root有时候会以开玩笑地口吻提及,但那也是她撒娇的其中一种方式。两年的婚姻生活,已经足够Sameen Shaw对她产生充分的了解了。

  今天暂时未有号码,黑客决定再拽着作息规律的特工在床边颓一小会儿。她戳了戳不安分的婴儿脸颊,身体又往被窝里滑了些,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

  指望一个二轴开启话题是天方夜谭,但她若是没有借口,再赖床下去就要被她的亲亲妻子拽起来了。自从她借枪伤假死以从Samaritan的枪杀名单被删去,又带着一身伤回到地铁站后,经历过丧偶之痛的Shaw就规划了一份时间表,在不干扰号码工作的情况下加强Root的体能。

  至少期望她可以和Shaw在相同的时间正常死亡。或者非正常死亡。都可以。

  她们都清楚情况和以往不同,末日级别的危机已经解除,如果其中一人身死,另外一位会毫不犹豫地吞枪自尽。但这种结局还是来得尽可能晚些比较好。

  Root一心二用地迷迷糊糊地思索着这些,低头瞧着一点点向被窝爬的小家伙。严格的教官把快钻进被子里的孩子抱出来,又腾出一只手去扯被褥。

  “你比Elinor还懒,起来。”

  Root装作不情不愿的样子起了床。

  Shaw的目光始终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

  要撼动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的心理并不简单,然而,在那之后重塑Shaw的现实感,只会比Samaritan摧毁她时更加艰难。起初,Shaw时常在夜半时分溜出卧室,到洗漱台前一遍遍地检查耳后是否有芯片留下的疤痕。她的双手握紧又松开,没法辨认这种触感究竟来源于真实的世界,抑或是Samaritan的模拟。 

  只有Root给她的感觉才与真实搭得上边。所以在一起的每一天,她都过得和重逢后的那七天一样,尽可能地寸步不离。

  Root的身躯有着太多伤口留下的后遗症,所以锻炼程度也很轻,Shaw其实只是监督她在跑步机上慢跑,再举举小杠铃,做几道动作而已。

  但是今天慢跑者忽然出了个小意外,她的步伐乱了几秒,险些从跑步机上摔下来。而原因很简单,说起来甚至有些可笑——Root不是很想被人知道——她被邻居忽然外放的音乐给吓了一跳。

  那是首节奏非常强劲的音乐,旋律处处透着喜庆。她慢下脚步,仔细听了一会,发觉时强时弱的旋律与她印象里在哪个华人周围听过的某首和卡路里有关的歌完全吻合。

  但这首歌实在是…太不入耳了。Root拧起眉。Shaw也满脸厌倦地翻了个白眼。新迁来的邻居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沉迷于用立体音响外放这些——另一个国家的大热歌曲,效果堪称洗脑武器。

  该归咎于此,Root瞧着Sam进食的时候,脑子里偶尔会不受控制地蹦出她懵懵懂懂理解的几个汉字,都是它的歌词。

  Elinor已经先一步大哭起来,这让Shaw与Root更加烦躁。Root停下跑步机。

  “我们该搬家,Sam。或者让Mr.Zhang搬离这个街区。被迫欣赏的次数过多,我已经失去了鉴赏他们歌曲的能力。”

  机器是绝对不会同意她们对普通人开枪的。Root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不代表她们不能恐吓。Shaw捏了捏眉心,把小家伙塞进Root的怀里,利落地给手枪上膛,然后,踹开了邻居的门。

  那个男人在枪口下瑟瑟发抖,显然对她们的国风早有耳闻。Root神情戏谑地抱着Elinor在Shaw身边观戏,旁若无人地逗着小孩。

  不消片刻,邻居就完全领教到了她们的投诉,公寓只剩下发抖时牙关打架的声音。Shaw满意地拽着Root回屋。她不是很乐意让那个蠢货的目光投在她的所有物身上。

  几分钟后,她的公寓迎来了两辆警车。观察全程的机器口吻玩味地通知二人,那个男人报了警,告她擅闯民宅,持枪恐吓,威胁他的人生安全。

  Shaw倚着窗口远远观望从车里下来的两个警员,发现其中一位正是她们两年没见的战友,神情微妙地挑了挑眉。

  “Fusco来了。他是凶案组的警探,这种事不归他管辖,我猜是机器干的好事。”

  Root把安睡的Elinor放进婴儿车里,不甚在意地耸耸肩。“也是时候和他见一面了,我回来只给他发了条短信。”

  Shaw努了努唇,前去给人开门。

  久别重逢,却是在这样的环境下,Fusco显然有些愕然,又感觉这情形理所当然——可不是,会闯进别人家里持械威胁的女疯子,除了她们俩还能有谁?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他一眼就瞧见Root怀里的Elinor,神情愕然之余又添了几分震惊,他完全不敢想象这两个人能教育出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说来话长。”Shaw用眼神示意他身边还有其他警员。他会意地点点头,转身和同伴神色坦然地道:“这两个是我的线人,让我处理这件事情。”

  于是Root和Shaw的新家就迎来了第一个访客。Fusco有些不自在地看着Root就像寻常主妇那样给他倒了杯咖啡,然后和Shaw一起坐在他身旁的三人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个孩子。画面着实诡异得让人惊恐。

  但他识趣地没有多问。“隔壁那个男的是怎么回事?”

  Root耸了耸肩。“他的音乐品味不太合我们的口味,尤其是Elinor的。”

  “她会哭个没完,”Shaw的表情有些不耐烦。“你带过你儿子吗,真的很烦。”

  “…没有,那会都是我前妻在忙,即便这样你也不能直接闯进去——算了,和你们讲道理是不可能的,我会和其他同僚解释,但你们得停止再去找人麻烦。”

  他话音刚落,隔壁忽然响起一阵强劲的音乐,其声势之大,把几个人都吓了一跳。这显然是那个男人的报复。Root伸手去捂Elinor的耳朵,但为时已晚,小家伙皱着脸,嘴瘪了又瘪,“哇”地一声就嚎哭起来。

  Shaw当即就抄起枪要冲出门,被警探拼命拉住。“让我解决这个问题,你会毁了人家一辈子的。”

  Root神情疲倦,抱着小家伙回了卧室。其余二人敲响了邻居的家门。

  门被开启一道小缝,那个男人透过缝隙瞥了一眼,瞧见的正好只有亮出警徽的Fusco,于是放心地打开门,才注意到站在警探身旁还有一个黑着脸的Shaw。

  “Woah!”他心有余悸,先是后退了一步,尔后才大着胆子指向Shaw。“警官,就是这个人,就是她闯进我家!”

  “而且我还带了枪,我告诉你再那么做,我就废了你。”Shaw目无表情地接下他的话。

  “你听到她说的了!警官!”男人朝Fusco的方向挪了挪。

  “呃,是啊。”Fusco指了指他家的立体音响。“你介意把那个关小声点吗?她们俩我无所谓,但隔壁还有个孩子。”

  “等等,你不打算逮捕她吗?”那男人明显慌了,他看出眼前的两人是旧识,于是稍微提高了嗓门。“我要找另一个警官处理我的事!”

  Fusco也被震天响的背景乐烦得不行,摇了摇头,和Shaw对上一个眼神,侧身让开。“行吧,但记着别下手太狠。”

  “那我可不能保证。”Shaw在男人惊慌的眼神下一步步迈进屋。“我是怎么说的来着,Mr.Zhang?如果你再吵到其他人的话?”

  砰。

  世界登时安静。

  Root把Elinor放在婴儿房的地上,由她爬来爬去,自己则坐在角落的沙发里,疲倦地揉着太阳穴——直到音乐声消失。废掉了邻居音响的Shaw和Fusco道过别,赤脚踩上房里柔软的地垫,Elinor立时爬到她脚边,扒着她的裤管要抱。

  她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小家伙挪开,指指房间另一角落堆积的儿童玩具。“看,Elinor,那有玩具,去,去。”

  Root不禁莞尔,Shaw对待Elinor的态度永远都带着些无所适从。无所事事的救世妻妻坐在同一张懒人沙发上——当然了,Root是坐在Shaw的腿上——倍感无趣地瞧着小家伙四处扔她的玩具。

  “Hmm…Sam?”Root忽然开口。

  “什么?”

  “你想把她留到几岁,亲爱的。”

  这有点为难,Shaw当初把Elinor接回来纯属偶然,也因为小家伙会让她回想起Root,所以机器鼓励(或者说用Root的嗓音怂恿)她把孩子留下。后来Root养好枪伤回来,见到许久未见的Elinor也很是惊喜,她们干脆就一直养到了现在。

  她们都知道自己不是抚养后代的料——开什么玩笑,她们培养不出正常人的。虽说即便反社会也不是什么坏事。

  迟早有一天她们要把这个孩子送走。但Shaw没有想过几时适合,有了小家伙后,她多了不少找Root的借口。不过Root会提出这个问题倒有点出乎意料,她记得对方明显是两人中更喜欢小孩子的那位。

  “你觉得腻了?”Shaw挑了挑眉。“你可喜欢她得紧,天天抱怨她太亲近我。”

  Root撅了撅唇,回身跨坐在她腿上,低首搂住人的脖子。“那是因为她真的太喜欢你了。”

  Shaw成功地忍住了笑意。

  “噢是吗?你嫉妒了吗?”她接下Root的目光,低声调笑。

  “Hmm.”Root发出一声绵软的低哼,她们的距离只有几英寸,说话间呵出的温热气流都能拂过对方的唇。“当然,Sam。”

  顺理成章的,她们开始接吻。

        偶尔的平凡生活着实让人生厌,但如果是和Root在一起、如果是和Shaw在一起——生活就不可能沉闷。

评论(5)
热度(38)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