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ologue.

       Sameen被拖走的那刻,我知道即便她会回来,也未必是离开时的人了。

       经历了七千多次的失去,我疯狂爱着的那个Sameen Shaw已经被摧毁了,回来以后的她怀疑一切,甚至无法判断世界的真实与否。

       然而我与她心知肚明,事实是,已经杀死过七千次队友后,他们是否真实,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知道自己随时都可以向Harry扣下扳机,结果其余人的性命。

       她从那个在John企图孤身犯险时拉住他,说出“队伍里没有死亡”这句话的Sameen Shaw,变成在世间漂泊的一缕游魂。

       我深切地渴慕着的人,却由于这份残缺与我锁在了一起,没有我,她就无法判定世界的真实性。我感到痛苦又慰藉,但也坚信她的恢复只是时间问题,耗上十年、二十年,我总会把她带回来。

       ――但我如果做不到呢?

        我和The machine展开了一次交谈。我在上午特地为她加了一道保险机制,她告诉我,Harry的号码会跳出来,Samaritan发现了他的掩护身份,生存会更加紧迫艰难。

       我请她计算扳回一局的可能,她沉默了很久,一个答案也没有给出。Harry在这时穿戴整齐地进了地下铁,我可以从他的神情看出,他很放松,全然不知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他和我一样在为之前失去Sameen的事情自责,现在人已经回来,他所背负的仍旧沉重,然而相较之前已经轻松不少。

       我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我看出她沉默的原因。

       “失去”是关键。

       我心口一紧,喉咙干涩得发不出声。我必须做这件事吗?没有回旋的余地?

       离开地铁站,映入眼帘的就是我爱人的脸。她不愿意回来,仍在纠结模拟的事情。

       她怀疑一切,却愿意和我在一起。

       Oh my love.

       我几欲哭出声。假若我不那么做,假若我追寻那个虚无缥缈的美好结局,最后会否导致我们输掉这场战争,导致我彻底失去她?

      我决定冒一次险,为了那个虚幻的结局。

      他失去了Elias,他的知己,即便如此,这还不够,远远不够,他需要被提醒――真正的提醒。

     他面临的,是事关生死存亡的战争,而被压在“生死”界线里的,是他所有亲近之人的名字。

       她突然响起警铃,不断提醒我前方埋伏的狙击手。她给出了攻击方位,射击时间。

       警报的频率快得令人心惊――她在求我别这么做。

       我……从来不自认是个救世主,只是在依照命令行动,间或拯救几个号码而已,我没有救全人类的欲望,虽然知道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但也仅此而已。

       她从不将我视作棋子,但我是,我把自己看做可牺牲的物品,而这些人……让我有了归属感,也让我体会到了以人类的角度――而非上帝的使者去拯救世人,是什么感觉。

       离狙击手的射程范围趋近,我必须道别了。在这一刻,我忽然明白她的沉默表达的是什么,她会选择谁的嗓音。

       ……

       生而为人,只是错误的代码吗?

       不,每条生命都弥足珍贵。

       浩瀚宇宙里,人类、文明,只是庞大系统里渺小的一道形,是几不可闻的噪音,不存在任何意义。

       不,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

       Mon'amour.

       她记得我,她深爱我。

       我永不会死去。

评论(9)
热度(23)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