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性安宁(五)

(我鸽了那个说要写的肉,对,因为最近没时间…)

  摆脱了那个小号码,这晚,她们终于得以回到各自清净的家中。——称不上家。Root捏着身上的浴巾,扫视着别墅里并不由她一手置办,此刻显得有些陌生的家私,脑海里无端地冒出这句话。

  她耸了耸肩,带着湿漉漉的水汽迈进卧室。瓷砖上铺着柔软的地垫,房间角落还散着几个给那个喜欢半夜三更哭闹的小怪物扔着玩的小玩偶。Root的眼神忽的柔和下来,心底某个位置好似软软地陷下了些。

  兴许继续养着那孩子也不错,反正她不哭的时候确实很可爱,而且只要有她在场,Shaw就会表现得特别温柔。Root想了想,等养到五六岁,不可爱的时候,她再把人交给机器。

  门锁毫无征兆地响了一下。轻微得让人几乎无法察觉。Root怔了怔。

  Shaw还在撬门,表情有些鬼祟。从头上那个压得快盖住半个脑袋的鸭舌帽可以猜测出,她时一路躲着监控,照着阴影地图跑到这里来的。她并没有因为在回去后莫名其妙地感到缺少了什么所以才跑到Root的别墅来。不,完全不是这样的。送别小家伙以后她过于放松,把随身的格洛克落在这里,忘记带回去了。专业特工如她,是绝对不能容许自己犯下这么一个低级错误的。

  Shaw只是来找枪,仅此而已。她在心底万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天知道她公寓的冰箱里究竟有怎样数量骇人的枪支。

  Root用手机调开了门口的监控,在望见来人背影时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于是坏心眼地决定连衣服也不换了。她抿着笑意,尽量放轻脚步到了大门的走廊后——她因此想起Shaw有一回悄悄潜到Harold背后吓他,恶作剧得逞后难掩得意的表情,嘴唇上扬的弧度不免又高了些。但她从来吓不到Root。可爱极了。Root很喜欢她奸计未成,反被Root先发制人的那副略显不忿的模样。

  Root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她歪着脑袋,气定神闲地在门后等着。

  Shaw来之前特意问过Finch和Reese二人是否清楚Root今天的行程,得到否定答案后,她瞎揣摩着,以Root那个换身份的速度,说不定已经变成另一个人了,这间房子……还是有很大可能是空宅的。

  至于为什么想躲着Root……深更半夜、独闯民宅,用手指头想都知道那个拿一点小事就敢大做文章的女人会有什么反应。

  ——噢,Sameen,晚上好,你这么想念我吗?

  是啊是啊,我拿你当我肚子里的寄生虫那么想。

  ——亲爱的,你我都清楚手枪只是个借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入主题呢?

  Shaw翻了个白眼,顺便推开门。

  完美地撞见了等候她的Root。

  Root眨了眨蕴着水汽的棕色眼睛,佯装无辜。泛有雾气的白色浴巾裹在她的胸前。Shaw条件反射地呼吸一滞,随即把视线挪到了Root身边、身后远远的花瓶上。

  “晚上好呀,Shaw。”Root的一只手还捏着浴巾,笑意盈盈。

  Shaw仍在把注意力集中在花瓶而不是Root深陷的,精致的锁骨上。

  黑客的肌肤依旧白皙,光滑细腻。肩胛处有已经淡化的印记——那是重逢时她留下的枪伤。她记得这具身体很容易留疤,轻轻碰一下都会出现红痕。Shaw微微皱了皱眉。身体方面,Root太脆弱,像易碎的瓷器。

  Root神色古怪地拧起眉——为什么Shaw见到她裹着浴巾的第一反应会是皱眉。于是黑客的自尊心一下子被激发,她的眼神从友善的调侃迅速转化为情意浓浓,眸里透着过于明显的戏谑意味。

  “你这么想念我吗,亲爱的?不过,下一次……你不需要撬门,你知道我有多欢迎你的。”

  Shaw环顾四周一趟,“我只是来找我的枪。”

  “噢…但我们都知道……”

  Shaw动作利落地跑进了卧室。

  Root望着人的背影,挑了挑眉,把后半句调情咽了回去。她逗Shaw多数是出于好玩和任务需要,并不真需要发展出什么——至少Shaw不需要。

  她私底下闲极无聊时也想过,以Shaw的条件,做床伴应该是绝佳的人选。

  Root关上门,趿着居家的拖鞋,慢悠悠地回了卧室。Shaw正在小家伙的玩具箱里乱翻一气,地上丢了几个毛绒公仔,其中一个是只棕色的熊,她印象最深,因为小家伙最喜欢往嘴里放的就是它。Root依稀记得这只熊有个不太可爱的名字。

  Root捡起熊形公仔,到床边坐下,语调慵懒。“你把枪给她当玩具了?”

  “她喜欢那个,”说到这,Shaw猛然记起什么,动作一顿。“婴儿车…枪在婴儿车里。”

  她话音刚落,就听闻门口传来汽车的刹车声,车门开合,随后,某个熟悉的警官的大嗓门落进她们的耳内。很显然,Shaw的手枪被福利院的人发现,而且报了警,他们掌握着Sarah Cook的身份信息,很快就找上来了。

  天杀的,丢把枪而已,有必要报警这么严重吗?Root在心里腹诽了一句,Shaw已经冲到了衣橱前,稳准快地拽下几件衣服扔到床上,再关上卧室门,反锁,关灯。

  没有机器随时提醒的Root不清楚,但她可知道,转入地下铁后她资金紧缺,无法大量购入军火,那把枪,是在某个通缉犯的手里抢来的。

  “穿衣服,快点。”

  Root从来不磨叽,她当场散开了浴巾——Shaw早已背对着她,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门缝渗进来的灯光。

  Shaw凭借手感和记忆翻出一双高跟靴,眼见着凌乱的脚步声进了客厅,而且有几道正离卧室越来越近,忙伸手在床上摸索Root的双足。Root的身体在她手掌贴上的瞬间明显地僵硬了一秒,迟迟没有放松下来。

  Shaw捉紧Root的脚踝,朝自己的方向微微拽了下。她的指尖往上挪了挪,直到牛仔裤的裤脚划过她的手指,才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只差鞋子了。

  Shaw可说是有些粗暴地把Root的脚往靴子里推,全然没有注意到她的脚趾正紧紧卷起。Root的呼吸节奏都被这次突如其来的接触打乱了,全身感官在黑暗里仿佛都被调动起来,一丝不可言书的微痒顺着脊梁骨,一寸寸地向上攀爬。

  似乎是认为Root的夜视能力一定不及她,向来考虑周到的Shaw拉住Root的胳膊,匆匆忙忙地带着她往窗户赶。

  然而自诩视力精准的特工猝不及防地被脚下的玩具绊了一脚,身形踉跄了下又迅速站稳身子——Root的胳膊被她这一下攥得生疼,不由自主地低低闷哼了声。

  在Shaw的催促和推动下,Root很快就翻出了窗子,高跟靴轻轻踏在后院的草地上。有Samaritan盯着,Shaw不能冒着泄露掩护身份的风险劫警车逃跑,可眼下二人都没带手机——Shaw此行抱了不想被机器或任何黑客发现的念头,又无法联系Harold帮忙。

  她们在夜幕的遮掩中,借着微弱的月光交换了一个眼神。

  然后她们决定步行。

  鬼知道这地方离市区有多远。Shaw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带着炸药准备端了Samaritan服务器的那天,她踩着单车从骚乱不断的纽约横跨新泽西,去救某个自寻死路不息的黑客。

  说起黑客……她这才注意到,Root的脸色似乎比刚才苍白了些,眉头微微皱起,表情透着隐忍。

  “怎么了?”Shaw的语气不无担忧。

  “Well,我想是刚才扭到了脚。”Root朝向Shaw,不忘露出一个微笑,但随即又因痛楚紧紧抿住唇,她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语气仍旧轻松。“或许是跳下来的时候没注意。别担心,应该不严重。”

  Shaw向后瞄了一眼,确认没人追来后,表情如常地扶住Root的胳膊,让人把重心向自己身上移。Root扭过头,嘴角不住地向上翘起,再转回时,脸上的笑意已经被她压下了不少——太肆意可是会失去这个顺理成章挽住她的机会的。

  “是我把他们引来这里的。”Shaw的语调平静,话里隐隐透着自责。

  Root轻笑了声。“是的,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能已经被抓了。或者…比这会更加狼狈。”

   Shaw的脸色并没有好转。Root的步伐一轻一重地向前行进,有人专注前路,她就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身边人的脸上。清冷的月光映着人淡漠的侧颜,那双深邃的黑眸不时地投过来些许余光。

  Shaw对于这样被注视着感到不太适应,但考虑到这次事故是自己的过失,只好在心底权衡了下,做出让步。即便如此,她也无法克制自己的目光朝Root的方向飘,期望后者能识时务地会个意,把这些不该为人知的嗜好和习惯收一收。

  她不是不知道Root看待她的眼神里都掺杂了怎样复杂或纯粹的东西,她是情感障碍,但不代表她不明白感情为何物。

  Shaw心不在焉地扶着Root,继续想,但Root和正常人不同,她是时常需求肾上腺素飙升的反社会,情感的需求也和常人有别,谁知道她说的那些暗示意味极浓的调情台词,究竟是不是因为她闲。

  归根究底,她们之间涌动的不只是无端增长的情欲和各种意义上的冲动,还有暗战。Root不知道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地撩拨,处于被动地位的她唯一能做的,便是不回应、不拒绝任何一句话,一旦把Root消遣的东西当真,就意味着她输了。

  而Shaw的胜负欲极强,强到连监视号码期间划个船,都要拔得头筹。

  Root的手顺势摸进Shaw的大衣口袋,指尖触到了某个软软的,毛茸茸的玩意。她的唇角缓缓漾起一个笑意,把那个小小的公仔拽了出来。

  Shaw的反应很冷静。“刚才太混乱,拿错了。”

  Root捏了捏手里的贝贝熊,满脸不以为然。“当然,拿错了。”

  “你觉得Bear会喜欢它吗?”Root突然问。

  “对他来说太软了,不。”Shaw回答得干脆利落。

  她们就这样走了很久,直到某辆陌生的车闪着暖黄色的车灯迎面而来——隐约可见驾驶座上晒得肤色无限趋近于黑炭的John Reese,他用食指点了点耳机,似乎在和谁通信。Root大概能想象出电话另一头Harold的表情。

  延续了三十余年的不安定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她和Shaw紧挨着,把身体的大半重量都交到了身边人手里。有人在担忧她,有人在守候她,有人在保护她。生平头一回,她对这个世间产生了归属感——放在之前,是多荒唐,甚至可笑的事。

  也许哪天,Shaw会发现,Root有时候…一点也不在乎她们之间的输赢。

  如果可以,等这一切都结束了,她还想去看看Elinor。

评论(11)
热度(37)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