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ot(Tracy Bering)】往居幽灵(一)

Chapter  one

      Amy Acker和其他人一样,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磕磕碰碰,拼搏至今,都还只是个十八线的女演员,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来到纽约的第一个星期,她就遇到了远超预期的麻烦。

  她被幽灵缠身了。

  呃,令人意外的是,这位鬼…小姐,和她有着完全一样的样貌——或者说形态?

  总之,事情还要从最开始讲起。

  准确的七天又四个小时以前,Amy Acker接到了一通电话,邀请她前去纽约为一个角色试镜。对方给出的信息十分模糊,只说让她尽快赶到就是了,由于那人是Amy的老熟人,她也没有作多猜想,当天收拾好行李,就依照指示搭上了早班的飞机。

  这是个很普通的角色,某对夫妻的大女儿,照Amy估计,这样的性格,她可能连女配角都算不上,勉强只算得上客串的,但是,对她来说聊胜于无,不是吗?

  试镜很成功,就在她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终于要登上大荧幕时,其中一位女导演却表情复杂地把她拉到一边,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为了满足某对老夫妇的愿望,他们得了老年痴呆,记不起自己的大女儿已经在一场事故中丧生了,以为她还在外边的某个地方活得好好的,因为Amy的长相和已故的死者十分相似——她通过这才知道,女导演就是死者的妹妹,所以他们决定来请她在圣诞节那天演一出戏,满足老人同聚天伦的心愿。

      Amy是何等善良的人,听到这番话当即感动得热泪盈眶,不住点头同意。

  为此,她需要先搬来纽约,熟悉一番附近的环境,并且尽量在这段期间模仿自己角色的一言一行。她试图向女导演要来一些照片或是录像,但对方只是遗憾地摇摇头,表示自从事故发生后,所有东西都因一次失火被毁掉了。

  虽然有些古怪,但Amy并没有多想,她依然敬业地从女导演讲的故事里稍微摸索出了那人的性格。噢,为了方便称呼,初次见面时她们就互相交换了姓名,导演的名字是Myka Bering,而她的姐姐则叫做Tracy。

      Tracy未婚,死时仍是单身,据Myka所言,她曾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程序员,以替公司编写防火墙为业。Tracy爱恶作剧,经常会讲些略带讽刺意味的俏皮话,又总明白什么时候该停下。在待人方面她拿捏有度,和不同类型的人都能聊到一起,但Myka却认为,那些人中,没有一个能走进她的心里。

  众人准备了一个星期后,圣诞节终于到了。

      Amy的扮演十分出色,有好几回,她在喝果汁的时候能看见Myka微微皱着眉,用怀念的表情有些出神地望着她,尔后又恢复过来,强装出笑意继续用餐。

  离开的时候,那对夫妇泪流满面地抱了她很久,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人,其中一位往她怀里塞了一个包装精致的方盒,对她露出慈爱的微笑,并道:“这是给你的圣诞礼物。”

      Amy又抱了抱二人,点点头和他们道别。在离开的时候她给Myka打电话,想把礼物退还出去,毕竟,它属于Tracy Bering。Myka沉默着听她讲完,然后礼貌地示意她把东西留下,因为整间屋子都没有Tracy生活过的痕迹了,再留着它,难保哪天两位夫妇不会睹物思人,再唤醒那些不该记起的回忆。

  在回家的路上,Amy把礼盒拆开,躺在里头的东西,看起来是颗球形的储钱罐,球身刻满了意义不明的古文。她好奇地举起储钱罐左右端详,发现这颗球的正中有一条不明显的界线,如果按住顶端的圆形按钮,就可以转动它的上半部分。Amy瞧着那些铭文,内心隐隐地感到异常,却说不上来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洗漱完后,她把夫妇送的礼物郑重地摆在了客厅最显眼的位置,便坐到沙发上看起新出的电视剧来。

  不知不觉,她便在女主演甜腻的嗓音下沉沉地睡着了。她的脑袋靠在沙发柔软的扶手上,左手垂下之时划过空格键,恰好暂停了剧集。

  也许是夜半时分生起的凉意,Amy睡得很不安稳,迷迷糊糊的,总望见自己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茫无目的地航行,除她外空无一人的轮船在海面上摇摇晃晃,迎接一道又一道的巨浪。

  她感到孤独。Amy站在甲板上,深知这艘船不会轻易被击倒,却抑制不住内心巨大的悲哀。她向下眺望,海底透着无端地令人心惊的暗蓝。不一会儿,似乎有什么可怕的、充满痛苦的生物正从看不真切的蓝色里缓缓上升。

  她从梦中惊醒,余惊未定地轻抚着心脏,不断喘气。

      “做噩梦了?”一道关切的,让人莫名其妙感到熟悉的嗓音从她上方传来。Amy抬起头,发现沙发的另一端,有道透着幽蓝光芒的身影正袅袅婷婷地飘着。她惊愕得瞠大了眼睛,就在这时,那身影的色彩逐渐沉下来,像是创造者终于为它涂上正确颜料了似的,它变得…真实起来,连肌肤最微小的细节都与真人毫无差别。

      Amy差一点昏迷过去,但是,她成功地扛住了几乎压倒自己的恐惧,并在内心反复提醒自己这不过是有一个离奇古怪的梦境而已。

  直到那梦境开口了:“你看起来很害怕,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女声甜美,温柔,不像她想的那么可怕。

  哦对,这就是Amy的声音。她醒悟过来,颤着嗓音问道:“你是Tracy…?”

  对方轻轻皱了皱眉,摇摇头,却肯定了她的话。“是的,但,我还是更喜欢被叫另一个名字,你可以称呼我为Root。现在,你的名字?”

      “Amy Louise Acker。”她战战兢兢地回答。

      “好的,Amy。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你先睡一觉,等你清醒过来,我再和你说清楚,好吗?”她极有耐心地道,语气仿佛在哄一位小朋友。

       “好…好的。”Amy听话地闭上眼——更主要的是,她期望自己醒过来,眼前这个方才还冒着蓝光的幽灵就会消失,又或者,她会从梦里醒过来,然后发现什么鬼啊,死者啊,都是她累到不行产生的幻觉。

  还有一点就是,她很担心如果自己不乖乖听话,幽灵小姐会对她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TBC

评论
热度(5)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