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 Chance(四)

标题:Second Chanc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Katherine/Louis,Katherine/Elena,Katherine/Caroline,Echo/Whiskey,Emma/Regina,Taylor/Karlie,Carmilla/Laura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本文三观不正,某三个角色含有NTR情节,大量血腥残忍屠杀剧情一笔略过。第一人称预警。

Shoot:“再黑暗的心也会跳动。”

Katherine:“有些人不值得第二次机会。”

Echo/Whiskey:“I trust you with my life.”

Swanqueen:“Together.”

Kaylor:“初见时你我都尚年幼。”

Hollistien:“Be your ownhero.”

第四章 

距离第一次见到Taylor,已过去了上千年,我没想过,有一天Katherine会主动在我面前提起她。我的面色登时沉了下来,原因无他,害得Taylor与Karlie天人永隔的罪魁祸首,正是我与Katherine。

当时,我刚把Katherine接回城堡不久,Karlie便发现了她的不同寻常之处,但由于我正处于被迷魂的状态,凡事都听信Katherine的吩咐,Karlie担忧我的安危,便缄口不言,却在暗地里计划着如何杀害吸血鬼。

Katherine从未在王国中出面。她要求我每晚出外狩猎,为她带回活人饮血,我毫无清醒意识,只能对她言听计从。

但直到有一天,另一公国忽然派人来信,邀我们这些子世代的王子与公主前往一聚,用她们的话讲,让我们这些未来的君主可联络一番感情。但在我与父亲看来,倒不如说是一次试探,从储君身上找出最弱小的国家予以打击。

迫不得已,我们还是出发了,行人只有我与Katherine,父亲原要求我与某位臣子的儿子同行,据说青年是名骑士,但因着Karlie也有骑士称号,经过我的再三央求,他终是批准了我调换人手的要求。Katherine伪装成我的女仆,但在其他人发现以前就钻进了我的马车里,我和Karlie分别在两侧骑马行进。

宴会进行得相当顺利,但超乎我意料的是,Karlie与Taylor似乎成为了极好的朋友,甚至在我们回国以后,二人还在暗中通信。可惜的是好景不长,平安日子没有过上多久,Taylor的公国便宣布与我们为敌了,Karlie只能断开与她的联络,否则,她就会被以叛国罪处理。

我并不清楚个中的缘由,只知道后来Karlie的事情被帕克辛告发,尽管我苦苦央求解释,父亲还是把她关进了地牢里,等候行刑。得知这个消息的Taylor只身越过了我们的前线,悄悄潜入了城堡,也因此,我们才发现她原来身怀异能,有着她强大的女巫母亲留下的血脉——她是公爵的女儿,但父母极早就过世了,将她留给了国王抚养。

她巧妙地利用能力躲开了众人的视线,却在地牢口就被帕克辛发现,原本,公主潜逃到这里还有挽回和谈判的余地,但她是女巫的事情被公告天下,无知的国民群情激昂着要对她处以火刑,她国家的君主知晓这一点,纵使再想包庇她,也无计可施。

她被绑在火刑柱的当晚,我和Katherine便潜入了地牢,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知Karlie,她并不在乎Taylor是否众人口中带来灾害的女巫,换上了装甲执意要去救人,Katherine说自己不能露面,也不介意她有什么行径,直接回了宫殿,我在父亲的眼下也不能有太多影响民心的行为,只能向她道了歉,隐藏了起来。

随后我们收到了消息,民众聚集到了广场,要一举烧死Taylor,Karlie试图救她,却死在了同僚的软剑之下,倒在Taylor面前。深受煎熬的Taylor释放了所有法力,其效果强大得冲散了人群,但也在顷刻间,灵肉都烟消云散了。

我等到他们都离场后,悄悄把Karlie的尸体带了回去,问Katherine找解救她的办法,但刚回去,Karlie就苏醒了过来。

——以吸血鬼的身份。Katherine早在离开地牢以前就喂给了她自己的血。

我迎着三人的目光沉默许久,轻轻地叹出一口气。“她死了,就在我沉睡以前。有人用木头刺中了她的心脏。”

“……不,故事不能有这种结局。”说这句话的人是Root,她握紧了身边人的手,连连摇头。

“如果这个骑士消失了,我们还要怎么对付Taylor?”Shaw回过头问Katherine。

“我完全没有主意。”Katherine耸了耸肩,并不很在乎。

我感到不明所以,现下得知的一切都冲击着我对过去的认知。

“我知道这么说你可能不太理解:她简直是块永不断电的发动机。”Root努了努唇。

“所以,有人在利用她的天赋。可你们试过终止她们之间的联系吗?”

“毫无用处。再者,即便我们想,看见没有?——我们这群人里没有一个女巫,更别提精通法术。”Katherine指了指她和Shaw,Root虽看起来古怪,但浑身没有一丝魔力的波动,而且显然也不是位吸血鬼。

“总是把我们给忘了,这些自负的吸血鬼。”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甚至没有听到门口的脚步声。

“你一定是Louis,我是Regina,而这位——是我孩子他妈,Emma。”

“我告诉过你停止那么称呼我的。”我听到Emma不自在地低咳了一声,转过头颇为尴尬地和她低语。

“嗨。”Emma打了个招呼,“你们找到击败她的办法了吗?”

她们在我们对面的沙发坐下来,夹在两对情侣中间,我不免有些别扭起来,这就是作为吸血鬼的坏处了,你能够听到、感觉到这些人散发的浓情的、甜腻的气场。

令人窒息。幸好,Katherine的心情很沉郁,多少减轻了些我的难受。

“介意从头到尾把整件事讲一下吗?”我实在不明白她们的关系。

“是的。”

“介意。”

两对情侣异口同声。

Katherine拿着酒瓶碰碰我手里的酒杯,“故事太长了。”

 

评论
热度(1)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