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 Chance(一)

标题:Second Chanc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Katherine/Louis,Katherine/Elena,Katherine/Caroline,Echo/Whiskey,Emma/Regina,Taylor/Karlie,Carmilla/Laura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本文三观不正,某三个角色含有NTR情节,大量血腥残忍屠杀剧情一笔略过。第一人称预警。

Shoot:“再黑暗的心也会跳动。”

Katherine:“有些人不值得第二次机会。”

Echo/Whiskey:“I trust you with my life.”

Swanqueen:“Together.”

Kaylor:“初见时你我都尚年幼。”

Hollistien:“Be your ownhero.”

第一章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如今的处境,我刚从沉睡已久的状态被唤醒,用了四五包血浆才让身体恢复原来的模样。吸血鬼极度缺乏鲜血的时候,皮肤会干瘪,收缩,最后会以一副瘦骨嶙峋的可怕样子失去所有意识。

梦里,我一直在回国的道路奔跑,就像被转化的那天一样。那条路在当时的我看来,前所未有地长。

我是自愿被封进石棺的,至于原因……实在一言难尽。

那位把我从永无止境的黑暗里强行拽出的年轻人送来了几套现代的衣服,附带着,还有我熟人的一封信。我试图从他口中撬出点真相,但他在我提及Katherine时表现得很呆滞,仿佛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人。我上下打量他两眼,确认他是被迷魂了。

他留给我一部手机,说有什么事可以联系里头唯一的号码,尔后乖乖地离开。

洗漱过后,我怀着复杂的心情拆开Katherine给我的信,但没从里头找出任何有用的讯息,内容无非是祝贺我重见天日云云,结尾留了一串地址,我并不想见她,所以看完后直接将信撕成了两半。

我对她的擅做主张一点也不感激,原本我可以不受良心的谴责,长眠地下,不伤害任何人。

——不,若不是她,我根本也不需要靠这种令人厌恶的方式维持生命,时刻需要绷紧神经,控制自己的欲望。

我原来是个鲜活的,拥有美满生活的普通人类,是她的到来毁掉了一切。

究竟几千年我已记不清了,那时,我的父亲是某个王国的主宰,备受他子民的爱戴;母亲作为王后,也相当受人尊敬;至于我,由于是独女,在那会,整个王国的未来似乎就担在了我的肩上。

我虽然很乐意尽心尽力地守护我的子民,但又觉得这些担子实在太重,便满心期望母亲能再诞下一个孩子,我愿意全力辅佐他治理国家。

母亲和我想法相似,解决方式却不太一样,她认为我可以嫁给一位德智双全的年轻男人,共同治理国家。

我断不肯这么早出嫁,也不愿把王国的未来压在伴侣上,再者,婚姻之事我还是更希望由自己选择。

在当时,我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所幸我也并非一般的女子,所有骑士应当学的技能,父亲在我小时便开始培养,我也全付出了心力,很快,公主的名气便在王国内传开。

它替我带来了不少的追求者,但在我看来,他们追求的更像是这片土地,所以迟迟没有答应任何王公贵族的请求,随着年数的增长,母亲也开始挂心起我的人生大事。

我深知自己的一个决定便会改变全国人民的命运,因而经常躲避着,母亲的相亲安排,清晨便骑马出外训练,直至中午才慢悠悠地回来。

那时已经入秋,天气尚算凉快,骑马驰骋了一上午也不至于大汗淋漓。我牵着马,把缰绳递到马夫的手里,拍了拍它便去洗漱。

我一脸神清气爽地跑进大厅,分别与父母亲打过了招呼,迅速坐到自己的位子,挽起长袖,拿起一只鸡腿的骨头就往嘴里送,打算在母亲还未讲话前速战速决。

“拜托了,Louis,用你的餐具。叉子就在眼前。”

我笑容不减,放下食物朝她道:“噢,没有你我可要怎么办啊,母亲。”她翻了个白眼,不再坚持纠正我的用餐礼仪。

我才拾起刀叉,就听到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其主人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我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捏着餐刀的手收紧,盯住刚进厅里的帕克辛。

帕克辛是我父亲的国师,似乎从我出生前,他和我父亲的关系非常好,比起君臣,更像是朋友。至于为什么在母亲诞下我后,这位重臣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我也不清楚个中缘由。

他一进门就瞧见了我,眉头快速地皱了皱,又恢复常态向父亲行李,特意附到他耳旁低声诉说什么。

我皱起眉。我不喜欢他,总感觉他看我的眼神没有丝毫尊重。我朝他们的方向略微倾斜身体,想看看他是否又在对我毫无公主风范这点夸大其词,但父亲突然向母亲使了个眼色,让她带我离开。

我虽然很不愿意,但他们的神情相当严肃,公然违抗他们的意愿只会让他们的心情更糟。我跟着她走出大门,心却仍在帕克辛的窃窃私语上。

母亲在门口停驻,随即转身命令我:“现在回你的房里去。”

在她面前我毫无顾忌。“我不喜欢帕克辛,他对我没有一丝尊重!”

她仿佛因这话受了惊吓,闭起眼,过了一会才睁开,认真地看着我。“这话你不能当着你父亲的面讲。即便那是真的,你也不能在你父亲面前对他的大臣有任何逾礼的行为,回你房里去!”

我怔了怔,不甘地点点头,调转脚尖往自己房的方向步去,同时悄悄竖起耳朵,注意母亲的脚步声。趁她走远后,我回到厅外的窗户前,手脚并用地攀上窗,窥视厅里的情况。

帕克辛领来了一位猎人打扮的中年男人,对方行了个礼,便开始谈起他的所见所闻。他们离窗户太远,我只能捕捉到只言片语。

“几个世纪以来,超自然生物进入了我们的世界,潜伏在我们的身边,自喻为更高等的存在肆意妄为……”

“吸血鬼…我们,杀不死它。”

借由丰富的想象力,我大致猜出他禀报的是什么。我们的国家潜入了可怕的夜行生物,吸血鬼。我扒着窗户稳定身躯的手由于紧张而不自觉地攥得更紧。

无法战胜的、永恒的,黑暗生物?

为什么我们国家要遭受这些!?我为所有子民的未来感到恐慌,面对永生而强大的黑暗生物,人类根本没有胜算。我屏住呼吸,听他讲述那个女吸血鬼的可怕事迹,帕克辛适时地上前,安慰受惊的父亲。

“我找到了一份女巫的札记,用里边的巫术成功将她困在了南边的山洞里。但,陛下,我们不确定那咒语能持续多久。”

父亲松了口气,一下子坐到王座上。

女巫的札记,绝对记载着杀死它们的办法,帕克辛却缄口不言,连领功劳的机会都放过,难说他没有野心。我盯着帕克辛,决定连夜替父亲盗来拯救王国的东西,再一举杀死那个威胁到所有人类存在的吸血鬼。

然而,我的幼稚却将整个王国引向了末路。

- Fin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