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I met your mother(一)

标题:寻妈记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Emma Swan(The Savior)/Regina(The Evil Queen)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童话镇同人

“Together.”

第一章

  宇宙黑暗,冷漠而残忍,从不曾有过任何安排。

  因此,在无尽的绝望中,为了满足幻想,童话故事便诞生了。它在众多作者的笔下、口中存在着,牵引无数孩童通往另一处美好的世界。

  然而童话也不全是大团圆结局,尤其在最开始的珍本中,为了迎合世道的残酷,主人公们常常拼搏了半生,迎来的,也还是一个破碎的、残缺的结局,任由反派欺压,或是变成其中一员。

  唯一有足够能力产生新世界的,便是最残忍的那一版本。

  白雪公主的确打败了巫后,和王子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可惜好景不长,他们统治王国的时间还不够将女儿抚养长大,巫后便率领着她的军队攻上城堡,逼得这两位新上任的国王王后把婴孩放入一棵具有传送能力的树内部,送往另一个世界。

  巫后推开宫殿大门的时候,俩人已经饮下了施过魔咒的酒,双双变成了石像,而国民们铭记于心的,是国王曾经请人为新生的公主算的预言。

  公主会成为救世主,改变巫后统治下的一切黑暗。

  二十年后,巡逻队伍在一处村落发现了魔法的踪迹,巫后闻声而至,却发现魔法的迹象已经消失,留在原地的,只是个出生不久的婴儿。

  他有着一双绿色的眸子,这让巫后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已故的父亲,他的眼睛也是幽绿色的。她打量了这个孩子两秒,在属下跃跃欲试上来伤害他时阻止了人。

“我会把这个孩子带回去抚养。”她想着自己已故的父亲,抱起婴儿。“从今往后,你就叫做Henry。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

  从不轻易动真情的巫后,在这个婴孩身上投入的越来越多,完全将他视为己出,而后,举国上下都知道了这件新闻:他们多了位王子。

  有的人暗暗期盼着王子长大后富有灵性,明白如何分辨善恶,然后——一剑结果巫后的性命,救他们于苦海中。渐渐的,大家也忘了二十年前,关于真正救世主的预言了。

  事实证明,真情实感都是要遭报应的。

  王子长大以后,的确愈发地明事理了,他从其他人身上得知了母亲——或者说养母做过的所有错事,便不再轻易对她绽开笑颜,总是绷着小脸,严肃地、冷漠地看待着巫后。

“你不是我的母亲!”巫后在给他生日准备的宴会上因为暴怒处罚了一个仆人,而后和颜悦色地想讨小王子开心的时候,他猛地站起身,朝着巫后大叫了一句,随即冲出了宫殿。

“Henry!”巫后坐在王位上,烦躁地扶着额头,给一旁的猎人下令。“追上他,别让他出事了。”

  猎人点点头,退出了众人的视线。

  巫后轻轻地叹了口气。“都撤下去。”

  再说到Henry,他跑出宫殿后并没能走多远,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只是想暂时脱离他控制狂母后的掌控,气一气她而已。

  只是…想到自己的母亲是个众人眼中的大坏蛋,他就有些沮丧。

“你不能每次心情不好都到这里来。”猎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她总会发现这个秘密地方的。”

  他耷拉着脑袋,往旁边挪了挪,给难得的玩伴腾出些位置,华服因此染上不少的灰尘。“Graham。”

“她很担心你。”

“我知道。”他皱起眉头。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Graham?”

“你该叫我‘猎人’,她不允许我们有自己的名字。”

“拜托了,Graham。”

“好吧。”猎人叹了一口气。

  王子请猎人带着他回到最初遇见巫后的那个村落,回到自己出现的那个空地。他用鞋尖碾着柔软的泥土,没来由地感到鼻尖一酸。

“我的母亲在哪儿,Graham?”

  猎人沉默了片刻。“她在宫殿等你,殿下。”

“不,我不是指王后,不是她。我的母亲,我真正的母亲!”Henry气恼地道。

“我…我们都不知道。”

“我想静一下,Graham。Please。”Henry闷闷不乐地坐到那块地旁的石头上。

  猎人点点头,背过身去,就在这时,他发现了草丛中埋伏着什么东西,随即警戒地拔出长剑,大吼。“谁在那!”

“我告诉过你这招行不通了。”四下响起抱怨的窃窃私语,猎人这才发现,他们不知何时已经被村庄的平民所包围了。

  说起平民,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多人,把所有跳出草丛和他正面对峙的人加到一起,也才七个,而且他们全部都身形矮小,显然不是寻常人类一族的。

“矮人族的?你们不挖矿,在这里做什么!?”猎人厉声喝道。

“Graham!”Henry对他的态度颇有微词。

“抱歉,殿下,但对付平民就要用这样的语气,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我相信这些平民会让你知道傲慢的后果是什么的。”二人身后传来成熟的女声,随后,一道光芒从她手中放出,犹如有意识的绳索一般缠上了猎人的身躯,将他牢牢捆在最近的一棵树上。

“Emma!”其中一个矮人兴奋地叫起来。“我们的救世主!”

“Ugh,这称呼还是少用,我说过很多遍,我不是你们的救世主,我只是来这里寻找我的…儿子。”话着,她的视线终于落在了Henry的脸上。

  也许母子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奇妙的特殊感应。在见到Henry的那瞬间,她的心里忽然泛起一阵说不出的亲切与熟悉感觉,这使她放松了警惕,不敢置信地望着失而复得的人。

“妈!”小王子先她一步,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了她。

  矮人们也在这刻一拥而上,把猎人打晕了。

  往后的故事走向如此必然,Emma作为救世主,被推举成起义军的首领,她本想推辞,但碍于自家儿子的请求,还是同意了,用天生的魔法带着他们把沦陷的镇子一并夺回。

  战争再度打响,巫后却对此漠不关心,她派遣了所有军队去找寻小王子的踪迹,但都无果,眼看着起义军终于冲到了宫殿门口,所有仆人皆已逃散,只剩下她一个人。

  起义军们并不敢贸然闯进去和会黑魔法的巫后硬抗,所有人都守在了殿外,只有Emma独自一人进了宫殿。

“你比我想象的年轻一点。”Emma抬头望着王座上的巫后。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救世主英勇地闯进巫后的城堡,随时准备决一死战。”巫后语气慵懒,充满了嘲讽。

Emma耸了耸肩。“我可不打算决一死战,我儿子还在外头等我带他回家呢。顺道说一句,你们这远没有我那个世界好,至少在那他还有游乐园。”

“你的儿子?”巫后迅速抓住了话里的重点,随即她危险地眯起眼。“你是在其他世界传送来的?”

“是的,不瞒你说,那是我经历过最诡异的事情了,传送我的居然是颗魔法豆子。”

“Henry是我的儿子。”巫后从王座起身,盯着Emma的脸,一字一顿地声明。“你送走了他,现在你想要来宣布他是你的儿子?我把他抚养到现在,我是他还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的唯一原因!”

“我明白那点,所以我没有和你打架的意思,你也许很邪恶,但Henry说你对他很好——”

“你认为你能够打败我吗?!”巫后被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她扬手召出一团火焰,双手在身前一推,冲天的焰光迅速照亮了整座宫殿,火柱猛地冲向了Emma。

“他还告诉过我你很难讲理。”Emma摇摇头,白色的光芒在双手集结,不一会儿便凝出一个盾牌抵挡对方的攻击。

  营地中的Henry心念着两个母亲的安危——即便他打心眼里看不过眼巫后的所作所为,但她仍旧是抚养他的人,而且,巫后在他面前从来不会摆出对待仆人的那种态度,如果可以,他也希望战争能够讲和,陪同Emma征战的时日,他见到了太多的伤亡,平民的、军队的。

  他从没想过和平需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看护他的那个懒惰的矮人扛不住习惯,趴在桌上睡着了。他悄悄溜出营地,沿着自己以前逃出的小路潜进宫殿。

“你以为我很愿意做这些事,打这些毫无意义的战争吗?”

  二人的战斗已经变为了纯粹的黑暗与光明两种魔法的较量,在宫殿中心僵持着,她们的魔法效力如此之大,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扭曲起来。

  事情不妙。

  再发展下去,她们极有可能炸了整个宫殿——连带着外边扎营的起义军,更糟糕的是,甚至可能炸掉大半个陆地。而她们都清楚,Henry还在这片土地上。

  然而事已至此,一旦两人有谁稍微收手,就会毫无疑问地被对方的魔法击溃。

  身经百战的巫后自然比新来到这个世界找儿子的Emma先一步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她犹豫片刻,考虑到Henry还不知道在外面哪里,她下意识地收回了些法力。

  自小耳濡目染的Henry当即看出了不对劲,“No,Mom!”他猛地冲到二人身旁,“你们必须停下来,再继续你们会毁掉整个宫殿的!”

“她是我妈,Please don’t hurt her。”他转向巫后,露出了请求的表情。巫后抿起双唇,只感到心口一阵抽疼。

“她也是我妈,尽管她做过那么多的错事,不…他们都会死的!”

Henry咬了咬牙,负疚感沉甸甸地压着他的心头,他分别看了两人一眼,而后义无反顾地一头冲进两种魔法的交界处。

“Henry!”

 

评论
热度(1)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