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e(一)

标题:Cur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Katherine Pierce/Elena Gilbert,Katherine Pierce/Caroline Forbes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NTR,三角恋,狗血程度堪比琼瑶。

“有些人不值得第二次机会。”

第一章  始端

  暮色四合。清冷的月光透过层层乌云,折在枯草上。风打着转轻轻刮过草丛,卷着悉悉索索的声音朝前方涌去。纯黑色的乌鸦立在“你正在前往神秘瀑布镇”的指示牌上,忽然像受惊一般,凄叫着快速冲上天空。

“天啊,这个镇子真是有够偏僻了。”Katherine Pierce朝惊慌的乌鸦抛去一个白眼,慢悠悠地继续往前走。她的汽车在前半段突然抛锚,只好弃车步行,可惜这走了大半夜也没见有行车经过。

Katherine去神秘瀑布镇是有目的的,她要在这个小镇里找到女巫告诉她的“二重身”,然后诱使对方去替她送死。

  尽管如此,她看上去仍像一个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逛,无所事事的闲人。她边走边张望着,试图在这荒无人迹的公路上找到一点儿人类或是车辆的踪影。

Katherine叹了口气,在心里第二十次祝愿那个给她下咒的女巫不得好死。就在前阵子,Katherine得罪了某个能力非常强大的女巫,对方显然知晓对于她而言怎样的折磨最是痛苦,并没有当场杀死她,而是对她下了一个无比恶毒的咒——让她在一年后的同一天,快速衰老死去。

Katherine费了很大心思才在新奥尔良找到了另一位巫师求救,然而,纵使这位巫师能力高强,面对女巫下的诅咒也毫无解救之法。在Katherine濒临绝望,准备将后半吸血鬼生耗在让自己尽兴的事上时,他又透露给她一个有关始祖的传说。

  相传吸血鬼的始祖——该隐,是一名强得足以媲美神灵的存在,在他横行无忌了数十个世纪后,几个部落的巫师联合起来,以活祭的仪式愣是把他封印到了一座山里。所有吸血鬼的能力在封印范围内都会失效。由于该隐有控制生物的能力,巫师本族的族人一旦靠近山林,都会被豺狼虎豹的獠牙撕成碎片。据传闻说,巫师的仪式采用了世间罕有的二重身,而只要该隐吸食完二重身的最后一滴血,就可以破除这个封印。

“如果你是那个救了他的人,他说不定——只是说不定,还会救你一命。但是记着,Katherine,你不能用吸血鬼的能力催眠她,在封印的影响下,就算你这么做了,迷魂也会在她踏进山里的瞬间解开。二重身必须自愿才能成为仪式的贡品。”

  不论这方法听起来多虚幻,Katherine为了她那条自保了五百余年的命,决定一试。

  而巫师的最终定位,落在了神秘瀑布镇上。

Katherine还在思忖着接近二重身的办法,忽地,她超乎常人的吸血鬼听力捕捉到了车辆破开空气的呼啸声,而且听起来,开车的人并没有让车速缓下来的念头。

Katherine皱起眉,听着快速逼近的引擎声,靠速度从黑暗中瞬间冲到了道路中央。

  她本意是想让这辆车在自己跟前停下,或是不得已撞上自己停下的,但是没有想到,车主在发现即将撞上人时,硬生生打着方向盘掉转车头,轰地一声撞上了路旁硕大无朋的指示牌。

“……”

Katherine露出的算计微笑登时僵在了脸上。

“见鬼的。”她无奈地走上前,曲起手指敲了敲堪堪别在车侧的门。浓烟自车头冒出,轻飘飘地往深蓝色的夜空上窜。车主似乎是听到了这声响,朝她的方向微晃了晃脑袋。浓厚的血腥味从车窗碎裂的缝隙间渗出,径直往她鼻子里钻。

“噢,看来是还没死。”Katherine拉开车门,动作粗暴地扯着车主往外走,随之滚出车外的还有一个深色的木匣。

  盒子砰地摔在地上,盖子应声而开,一瓶圆柱形的物体循着惯性弹出,又狠狠砸在了盒面上,瓶身碎成了几块,深蓝色的液体从里涌出,沿着盒面的纹路流淌起来。

Katherine揪住披散着一头黑发的女性车主的衣领,把她拽起来,好奇的目光越过不算高大的人,落在那滩蓝色液体上。随后,她不在乎地耸耸肩,熟练且快速地用獠牙咬伤自己的腕部,再把流着血的手腕贴在车主的唇上。

“好了——喝吧,喝吧。”Katherine低沉的嗓音带有某种蛊惑性,极有耐性地重复着。

  对方已经不清醒了,只下意识地将她喂的血一一咽了下去。

“不用谢。”Katherine看着对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的伤口,努了努唇,轻道。随后,她一口咬住了身前人的脖颈,吸干了对方血管里的每一滴血液。

Katherine满足地擦去唇边猩红的血迹,把尸体扔在那块木匣上。

  瓶子锋利的碎片划开了受害者的皮肤,深深地扎进了她干涸的血管内,淡蓝色的液体有意识般地朝伤口缓缓流动,一点点地渗进了尸体的体内。

  尸体微不可察地抽搐了下。

Katherine觉得自己恍惚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和眼泪落地的声音。她狐疑地望着空无一人的四周,然后松了一口气,任受害者的尸体在大路中央躺着,转过身,高跟鞋踏着沙地,继续前行。

“下次见。”

--

  在终于见到Elena的时候,Katherine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位巫师会说自己不需要照片也能认得出来了。

  因为这位传说中的二重身,不仅样貌,就连身材都和她一模一样。

“我大概是清楚为什么我当人类的时候那么多人想杀我了。”Katherine隔着一条街道,望向对街正在和一个金发女人就着橱窗所展示的礼服聊天的Elena,摇了摇头。

“以及,为什么我自杀变成吸血鬼后还有那么多吸血鬼想杀我了。”

  见鬼的巫师和他们的仪式。

Katherine在心里第二十一次诅咒那个给她下咒的女巫不得好死。她在路上偶然撞见对方,并由此展开聊天变成好友的计划破灭。

“不过…这样更好。”Katherine在Elena即将发现自己时,闪身进了破釜酒吧。

  她悠悠然地走到吧台前,还没点酒时,酒保已经面带微笑地把一杯深蓝伏特加推到了她跟前。“这是那边角落的女士送您的,大概两分钟前她进洗手间前。她说,如果您进酒吧了,就请您喝一杯。”

Katherine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循着酒保的指示看向沙发,那里空无一人。

“好的。”她的警惕并未放下,为了避免在烈酒里喝到会让吸血鬼失去能力的马鞭草汁液,Katherine把酒推给酒保,以一贯的优雅微笑示意他把酒喝了。

  无可否认,Katherine是名外表极为标致的女人,很少有人能抵挡她的魅力。

  当然,可以抵抗的那些人都被她用迷魂能力改掉了答案。

  就比如现在这位酒保小哥。

  婉拒的话在他盯住Katherine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时生生地堵在喉间,随他恍惚地饮干整杯酒的动作,混着酒液滑回腹中。

Katherine扛起她的手提包,决定去会一会那个神秘女人。

  然而就在她刚移动身形的那刻,洗手间的门忽然开启,一位穿着黑色背心、工装裤、马丁靴的女人从里走出。

Katherine歪了歪头,终于记起这个跟被扔进墨缸里染了一圈一样从头到脚都是黑的一点时感都没有的女人是谁了。

“看来你醒过来后找到活人了呢。”Katherine坐到沙发上,对方也跟着坐了下来。“我猜你不是来跟我叙旧的?”

  黑色系女士倒是单刀直入,连寒暄问候都省掉了,直接扔出自己的疑问。

“我只是不太明白一些事,觉得会在这儿找到你,就来了。”那人声线低沉,平静得恍若没有任何感情夹杂其中。

Katherine不感兴趣地摇了摇头,“我可不是吸血鬼百科全书,女士。或许你该在问我十万个为什么以前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杀我的时候可没见你问我这个。”提及这个,她神色平淡,表情看不出喜怒,抬手让人再送上几杯威士忌,才对上Katherine的视线。

“我是Shaw,名字你就不用知道了,我不习惯称呼太亲昵。”

“Katherine Pierce,”Katherine看着Shaw,内心依据现今的状态逐渐拟起一份计划来。她眼里划过一丝狡黠,不客气地从桌上拿了杯Shaw的威士忌。将酒一饮而尽后,她把玩着酒杯,漫不经心地听Shaw讲她的情况,同时,暗自观察Shaw淡漠的眼眸。

  一个关闭人性的吸血鬼可是个不稳定的因素。Katherine想。

Shaw是位极其特殊的吸血鬼。特别之处在于,她或许是唯一一个无法靠自己血液转化人类的吸血鬼。

  她们这一族的转化仪式非常简单,喂一个人类足够的吸血鬼的血液,然后再杀死他们——当然,要能存有全尸的那种。

  然后这些半人半吸血鬼的生物会有准确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来决定,究竟是喝一口人类的血,完成转化,还是等着时间到后以人类的身份死亡。

  而Shaw的问题在于,她的血液不仅无法转化任何人,甚至还对所有生物都有致命的效果。据她所说,她曾将血喂给毫发无损和奄奄一息的两个普通人,可两人都落了个当场猝死的下场。有一次机缘巧合下她被一名认不出同类的吸血鬼咬了脖子,结果那只吸血鬼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他的死因和当初作为人类时被杀的状态一样。

Katherine听着,悄悄把刚拿起的又一杯酒放了回去。Shaw的情况实属诡异,Katherine活了五百多年,也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案例。但她对Shaw的事丝毫没有兴趣,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自救。她清了清嗓子,向Shaw表达了自己对此事的无能与遗憾,接着讲述起始祖该隐的传说,及自己的计划来。

Shaw觉得自己反正还有永恒的时间去挥霍,现下也没什么目的,就答应了替她助攻。

  酒杯碰撞的清脆声响在两个各怀心事的吸血鬼间荡开。

-Fin                                      下一章

评论
热度(1)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