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四)

标题:镜像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rah Shahi/Amy Acker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无特殊题材

“镜中缘,雾里花。最假的,才越心跳。”

第四章

“babe,你的生日快到了,有什么想要的吗?”

Sarah倚着阳台的栏杆,身体朝后仰去,她的后脑勺抵上冰凉的金属,丝丝寒意便从稍显凌乱的黑发间渗入。她睁开眼睛,深邃的黑眸里映着天空的澄净。

  她的眼睛柔软,干净。像个孩子一样。

  伫立她身旁的人神情温柔,欣赏着眼前的景色。她向对方扬了扬手,示意其牵住,又握住人的手背凑到唇边,重重地吻了一下,刻意发出夸张的亲吻声。“你在听我讲话吗,天使?”

Amy被她逗笑,白皙的面颊攀上片片红晕。她羞赧地微微垂首。“我们买下这里已经花了不少钱,Sarah,我是说,我不需要生日礼物…”她考虑长远,为将来做好了周全的打算,言毕,又思忖了片刻,小声地——几乎是嘟囔着道出最后一句话。“你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Sarah的唇角翘得老高,得到夸奖后脸上神采更为飞扬。她站直身体,另一只手自然又熟练地勾住女友的后颈,双唇随即印在了Amy的薄唇上。

  她的舌尖滑入Amy的口中,娴熟地逗弄、含吮着对方的舌头,直到Amy近乎窒息,双腿发软地把大部分重量倾到她怀里,才坏心眼地把人松开。“而你是我的(最好的礼物)。”

Amy轻笑起来,棕眸漾着水光,甜蜜又满足地回应她心上人的话。

“是的,是的。”

——没人能对抗现实。

Sarah Shahi低垂着眼睑,无意识地把玩手中的透明酒杯。她在这间酒吧里已经坐了将近一个小时,面前的吧台上堆了好几个空杯,显然都是她的杰作。杯子无序地摆放着,其底部无一例外地都流动着些微纯白色的牛奶。

  酒保敬业地擦着杯子,皱起眉头看向她,心下已有了判断。

  他猜测对方是在哪次纵情里没有做齐保护措施,留下了某个罪恶的结晶,却不愿意把孩子打掉。

  于是,他的目光变得同情起来,在丧着脸的Sarah出声时已经倒好了又一杯牛奶,更试图安慰一下这个可怜人。“孩子,Huh,糟透了,不是吗?”他的语气充满惋惜,这样的女人他见得太多了,犹豫到最后,她们都会成为新一代的单亲妈妈——并且继续光顾他的酒吧。

“不——不。”Sarah从关于梦境的冥想里惊醒,品味出对方的话外音,以及那无端透着怜悯的语气后,皱着眉头连连否认。她把牛奶递到唇边,打心底希望这是烈酒而自己并没有怀孕,再把它们当作酒般一饮而尽,假装自我麻痹。

  可惜这些东西根本无法麻痹任何神经。她只是尽量把意识从记忆里抽离,转移到其他东西上。

“孩子?他们是上天最好的恩赐。但…我算不上什么最好的礼物。”她轻轻叹了口气。

  酒保懵懂地琢磨了会,没想出个所以然,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回过头招待另一个客人了。

Sarah抿着唇,不安地、苦恼地看着那些毫无用处的空杯。她不可抑制地想起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她与Amy是如何迎着众人的注目假装彼此之间无事发生,在关切下各自找着蹩脚的理由尴尬离场的。

  她不该有那些梦,那些见鬼的幻想。

Amy在洗手间里的确情不自禁地吻了她。但那只是个…蜻蜓点水般简单的梦,而且她们的唇瓣不过贴合了一秒,她就感觉到那双温软的薄唇后知后觉地呆滞住了。她应该在那个时候礼貌地退开,再告诉Amy,没有关系,她没有冒犯她。

  她回忆起那一幕,甜蜜与苦涩便同时充溢了整个胸腔。

  兴许就是荷尔蒙在作祟,或者是她宿醉刚醒,也可能是二者相加的结果,总之,她的大脑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所以她没能顺应理性的建议,而是拥住了身躯僵硬的Amy,吮吻着、啃咬着,以舌尖描绘着人的唇形,用高超的吻技轻而易举地把对方压上冰凉的墙砖,让那记亲吻变得热烈、缠绵——仿若被沙漠的干渴折磨的人忽然觅到了绿洲,一得索求。

  她不愿承认,但事实是,她的确渴望这一幕已久。

  但她从来没有想过梦里的情景会在现实中发生,自己会陷入如今这般两难的境地。这一来,她不仅是出了轨,更把她与应该只是同事的Amy的关系搅得一团糟。

  而更糟糕的是,她怀孕了。

  即便Sarah原来心里还存了一点违反道德的侥幸心理,也在她收到医生通知的那瞬间摔得粉碎。

Sarah招招手,让侍者给自己再来一杯。

“嘿,悠着点,女士,你看起来像是要用牛奶把自己灌醉似的。”酒保善意地提醒道,他的嗓音嘹亮又分明,让坐在她周围的人无意间也听到了这场对话。坐在Sarah右侧的人抬了抬眉毛,把自己的酒杯往前稍稍一推,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转过身来,看向意志消沉的Sarah。

Sarah叹口气,摇摇头让侍者无须赘言,却在接过牛奶时胃里涌起了一股熟悉的恶心感,她立即皱着眉把杯子搁回,深深呼吸了几口气。

“想要说一下吗?你看起来似乎很苦恼…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保证。”那人和善地道。

  噢,好极了,生面孔,而且看起来还不认识她。Sarah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但种种情绪积在心底让她多少体验了番郁结难舒的感觉,她扭过身,沉吟了片刻,终于开口。“你试过做梦见到过某个人吗?那些你梦寐以求,想要和对方在一起的?而且不止一次,它就跟连续剧似的一个接一个,甚至连剧情都能够衔接起来。”

“当然,但…没有经常做可以连接的梦境。”他点点头。

  他是个对“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一话深以为然的编剧,因此从不放过任何能倾听别人心事的机会。当然,他知道自己这样实属不妥,所以在动笔时,他会尽可能地让剧本的故事脱离现实,以免冒犯那些将信任交付他的人。有些故事他只是从别人的经历里汲取灵感,并不泄露任何人的隐私。

  他聚精会神地准备记下Sarah讲出的每一句话。

“梦里的一切都是根据现实造出的,你在其中,但是身不由己,只能去体验它安排的故事…可它又是如此真实,你每天醒过来,才会记起自己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Sarah呢喃着娓娓道来,又几乎不像是在和他交流,似乎思绪已飘向了远方。

“那不是很好吗?我宁愿多花点时间在睡觉上。”他乐观地道。

“但你永远也不可能真的和那个人在一起,你已经结婚,有一个很听话的孩子,更重要的是,你肚子里还孕育着他的双胞胎。”她的剧情急转直下,男人脸上的表情逐渐凝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下定决心要接受现实,但你该死的怀孕期的大脑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想,把你困在那个完美的梦里,无从逃脱。”Sarah的心脏随她吐出的每一个音节愈发地揪紧,勒出酸涩的液体,让她的眼眶也湿润起来。“每一个画面都在告诉你,几年以前,你决定结婚的时候,到底是做了多糟糕,又多正确的一个决定。而如果你……”

Sarah忽然有些哽咽,这不是她平常会显露的状态,她将此归咎于怀孕上。“但你知道,你…我不能爱她。”

  他望着Sarah的目光登时变得极其复杂。“那就放手…女士。你会发现那都只是梦而已,是虚假的。”

Sarah微微阖眼,敛住眸里的心碎。她低沉着嗓音,轻轻地道:“万一事实恰好相反呢。”

-

Amy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无措地绞着手。

  她也不清楚自己在洗手间的时候怎么会失去理智,主动亲吻和她不过是同事关系的Sarah。她们甚至都没有私底下约过餐,没有除了那次以外的独处。

  她深知自己心动的缘由,但是Sarah为什么会回应她的吻?而且如此自然……就像她在梦里做过千百次的那样。

  画面在她的脑海里重现,Amy的小心脏不安地在胸腔里跳跃着。

…有可能吗?

“好吧——大学毕业,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谈些正经的话题了。”Sarah的语气难得严肃。

“唔…比如说什么?”Amy坐在她身旁,修长的双腿垂向草坪,丛生的青草尖端不时撩过她赤裸的双足,让她有些微痒地蜷缩起脚趾。

  这地方是她们用第一份赚得的薪酬租下的,是所置于市区外的木屋,节假日时二人都会悄悄到这里逃避外界。

  依着Sarah的要求,门口还特意置放了一个双人位的秋千。当然,离开前她会把它藏起来,以免被其他度假者发现。

  此刻,二人就坐在那个品味实在叫人无法恭维的红色秋千上,悠悠地晃荡着。

“比如说,你想要有几个小孩?”Sarah拧紧水瓶的盖子,侧过身转向她女朋友,盘着腿坐好,目光顺势聚焦在对方挺翘的鼻尖上,戏谑地开着玩笑。

“我不知道…我觉得…”Amy歪着脑袋思索一阵,犹豫地回答。“也许…五个吧?”

      “咳、咳咳!”Sarah瞪着眼咳嗽了几声,差点被果汁呛死。

Amy忙轻拍她的脊背,柔声细语地安抚。“我只是觉得…孩子都很可爱。”

      “等你要给他们换尿布,半夜三更还被哭声吵醒的时候就不可爱了。”Sarah低着嗓音吐槽一句,考虑到女朋友的性格,又真就把这件事记了下来。“几个男孩、几个女孩?”

     “我不知道诶…都很可爱,也许就顺其自然最好。”

      “Huh…”Sarah下意识地应着,身体略微前倾,捏住Amy的下颚,轻轻摩挲她的嘴唇。“那么我们可得努力了。”

      “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个有…唔。”Amy嗓音轻柔地回应,话未说完,就被身旁人尽数堵回了口中。

      “你说什么?”她无辜地道,手在Amy的身上游走着,目标明确。

  对方紧闭着眸,不由自主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身躯瘫软进Sarah的怀里。

      …噢,上帝。Sarah感到喉头发紧。

      “James?”

      Amy紧握住手机,屏着呼吸静候电话那头的嘟声结束。很快,熟悉的男声便传进她的耳内。“Amy?和剧组人见面得怎么样?”

      “Uh…好极了、一切都很好。”Amy咬了咬下唇,小声道。“我…可能会晚点回去…”

      “没关系,几点,需要我来接你吗?”James立即问,语气里满溢着关切。Amy轻轻地闭上眼睛。

      “不,我不会很晚,我很快就会回家。”

  她心不在焉地讲过几句,很快就挂了电话。尔后,她点开联系人一栏,食指按住屏幕上滑,很快就落到了底点。她的视线落在一行人名上良久,抿着唇拨出了对方的号码。

  那是初演Caroline Turing这个角色时,James十分体贴地推荐给她的,心理咨询师的号码。

  她要结束这场梦境。

-Fin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13)
  1. tianshengqs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