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e(二)

标题:Cur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Katherine Pierce/Elena Gilbert,Katherine Pierce/Caroline Forbes

等级: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NTR,三角恋,狗血程度堪比琼瑶。

“有些人不值得第二次机会。”

第二章   新成员

这一天,风和日丽,很是个旅游出行的好日子。

Elena Gilbert的所有家庭成员也都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们选择了今天送家中最小的Jeremy Gilbert去另一个城市读书。所有人都湿了眼眶,目送载有他的车逐渐驶远。

Elena是最不舍的那个,父母双双出了车祸的后几年,Jeremy和Jenna就成了她仅剩的亲人,如今他还要离开神秘瀑布镇——她虽然理解,但情感上的难过总还是有的。

姑妈Jenna在送完车后就不知去向,偌大的房里如今除她以外空无一人。孤寂感从四面八方不断朝她涌来。Elena怀着一种既自豪又难过的微妙心情窝进了自家沙发里,把靠垫抱在身前,决定暂时地对外界充耳不闻。

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铃响。Elena轻轻地叹了口气,挪开靠垫懒懒地起身,缓缓走到门后打开门,然后愣在了原地。

一位和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女人面带微笑地向她歪了歪头。“嗨,Elena。”

她呆滞地盯着对方的脸,恍惚地以为姑妈恶作剧地在门外放了一面镜子。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她上一秒还消失得无影无踪的Jenna姑妈此刻就站在这个女人的身边,笑容为难,看起来正困扰着什么。

“嗨……什么?”

Elena花了近半个小时才理清消化Jenna所说的真相。

“你是说,我一直有一个,秘密的、失踪多年的双胞胎姐妹,而你们把这件事瞒了我十多年!”Elena近乎叫喊地道。

Jenna担心着她的反应,慌忙给她递上一杯温水,断续地解释其自己和她父母瞒她的苦衷和原有。Katherine则神色自如地翻起了Elena落在桌面的《呼啸山庄》。

“你们怎么能瞒着我这么重要的事这么久!”Elena捧着水杯,她的脑袋一下子挤进了太多情绪,激动地质问。

凭着两人的长相,她已经相信了Jenna口述的事实。Katherine百无聊赖地观察书页上的折痕,推测出二重身喜好的她开始回忆起自己有没有认识什么对文学严重痴迷的吸血鬼。

噢,想到一个。

见面礼有了。Katherine挑了挑眉,把书放回它原来的位置,抬起头望着神情复杂的两个人,站起身替Jenna补全Shaw迷魂灌输给她的过去。

“在那之后,我就被一个富有的富豪收养了。这次我来,只是想见见我真正的亲人。Elena,Jenna。我只想和你们相处一段时间,没有别的。”Katherine站起身,充分地发挥了她几百年来无所用的演技,琥珀色的双眸蕴着真诚的水汽,隐忍般抿起了双唇,直直地望向Elena。

Elena是一名——据Katherine这些天以来听到的传闻——极其友善、注重家庭并且愿意为此付出一切的人,Katherine需要做的,只是取得她的信任,成为她重视名单中的一员而已。

计划的第一步是融入这个家庭,为此,就需要Jenna这个无干系的普通人作为棋子了。至于能不能赢得Elena的感情,就看Katherine的发挥了。

Shaw目无表情地坐在Jenna的车内,屋里腻歪的欢声笑语穿过厚实的墙壁钻进她耳内。模糊的棕色轮廓瑟缩在她脑海的某个角落里,时隐时现。

但她仍旧什么也感觉不到。

有了收养富豪作为掩护的背景,Katherine把从另一个吸血鬼的手里剥削来的初版《呼啸山庄》送给Elena作为见面礼时,她眼里的震惊还处于可理解的状态。

但显然,她也为此兴奋不已。

收下了这么贵重的见面礼,Elena认为自己一定要有所回礼。她拧起眉,挖空心思也想不通自己能送什么和这份礼物的贵重程度相当的物品。

没有。

她苦恼地划掉了本子上的又一个名字。

就在她思索回礼时,Katherine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她家,转向她最好朋友的所在处。

Elena也是个注重友情的人,这意味着,如果为保计划万无一失,Katherine就必须要获得她朋友的欢心和同意。

也就是说——她需要得到那位金发控制狂的认可。Caroline。

Shaw载着Katherine停在了Caroline举办的余兴派对附近。她坐在驾驶座上,嗅着几乎溢出树林的酒香味,难得地扯了扯嘴角。“这次倒是好差事。”

Katherine倚着车身,远远地望着处于派对中心却毫不自知的金发女人,微够了勾唇,抬起手,轻轻落下一句话。“玩得愉快。”

“当然会。”Shaw阖上驾驶座的车门,朝人群走去,扬起的手准确地拍在了Katherine静候的掌心上,车钥匙就此易主。

也许派对女王的称号Caroline真是当之无愧。两人并肩走近余兴派对上那群热闹至极的无脑青年,由衷地想。

而她们的目标——Caroline正和其他人起哄着灌某个大个子啤酒。

“喝!喝!”此起彼伏的哄闹声响彻树林。

Shaw仍旧是一副漠然的表情,站到啤酒桶前,双手按着两侧,倚靠臂力倒立在酒桶上,开始喝起了啤酒。

Katherine的到来则让Caroline有些无措,她早在Elena的口中听到过有关这位被富家人收养的神秘双胞胎姐妹的事情,但一直没有机会正式见面。她尽量表现出友好的那面,答应Katherine跟她一起换个僻静的地方聊天。

所有人都在注目那个“拼命给自己灌酒的新面孔”,自然没有人发现有意避着其他人眼光悄悄溜走的两人。

Katherine领着她走到河边,东拉西扯着些不重要的话题,寻了个时机,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表示自己得离开一会儿,去找洗手间。

Caroline微笑着点了点头,望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想。

她和Elena不单是外表,就连性格都非常相似……

这个念头在她脑里冒出不到一秒钟,突如其来的失落感就侵袭了她全身,落寞伴随着恐慌情绪也因此占据了她的内心。

一个Elena就已经处处强她一等,再加上Katherine。被取代的念头只在她的脑海里闪了一瞬,但她深以为然。

还没来得及就此对未来展开其他推测,Caroline忽然感到脊背传来一股不可抗的力度,推着她朝河里扑去。

刺骨的寒意立时从四面八方渗进她的皮肤内,顺着脊梁直窜上大脑。Caroline怒不可遏地站起身,甩开挡住视线的湿发,搜寻起推她的人来。

然而四下空无一人。

河边一阵沉寂。Caroline颤抖着往河岸爬去,除了自己划出的水声外,隐隐约约地只能听见远处的叫好声。

而始作俑者理了理衣服,悠哉悠哉地踱回了河边,在发现刚上岸的Caroline时浮夸地惊叫了一声。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

她快走到Caroline面前,帮着把她拖上岸,甚至好心地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对方身上。

Caroline感激地看了她一眼,瑟瑟发抖着跟她上了车。

Shaw靠眼角余光望见驶远的车,轻松地按着啤酒桶跳回地面,人群里爆起一阵掌声。其中一位男人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她转过头,四目相对时对方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Shaw的目光落在他脖颈上,弯了弯唇,回以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

“别让我知道是谁推我下去的!”Caroline低声道,把Katherine给的小外套裹得更紧些。她望向前座正在开车的人的侧脸,轻声道了谢。“还有…谢谢你。”

“举手之劳而已,Caroline。我只是好奇,按你所说,那个肇事者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你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嘛?”Katherine抑住嘴角上扬的弧度,故作认真地道。

“别了。我还是情愿相信是有人推我下去的。这个世界没有鬼,没有。”

车在一幢大宅前停下。Caroline疑惑地探头望去。“这不是我家,或者你家。我记得你是住在Elena弟弟的房间?”

“对——但我不喜欢小男生的房间,那里全都是玩具什么的。”Katherine敷衍地回答,打开门扶着她往里走去。“这是我暂时的住所,但Elena不知道这点。”她定定地看着Caroline。“你能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Caroline一时有些迷糊,Katherine对她的态度实在太好,让她本能地感到这件事不对劲,但一边接受别人的好意一边怀疑对方这种行为又让她感到不齿。她愣了两秒,“呃,当然……”

接二连三的新闻冲击以及她对自己多疑性格的不满让她乖乖地听着Katherine的指示去浴室洗浴。Katherine悄无声息地潜进浴室,赤脚踩在湿漉漉的地砖上。

磨砂玻璃模糊地映出一个正在活动的轮廓,不时有几滴水珠洒到上面,贴着玻璃直直地落到地上。

Katherine看了一眼,赞赏地挑挑眉,随后带走了Caroline的衣服,把干净的衣物放回去。

同时被带走的还有Caroline生日当天她母亲送的,被她视若珍宝的项链。

没有人能让一个生性多疑、缺乏安全感的人对一个足以威胁到她和她亲爱的闺蜜间的友情的陌生人谈及信任。至少短期内不行。Katherine深知这点。

所以她并不打算在Caroline跟前扮演Elena的角色。

她不需要感动Caroline。她只要对方依着自己的剧本走就行了。

Caroline陷入了一种复杂的状态中。Katherine待她太好,让她很是感激,但同时她又隐秘地希望着对方是个和Elena判若两人的婊子。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她脑内的小人开始交战起来,她脑子一片混乱,换上Katherine准备的衣服后还没有意识到缺少了什么。

Katherine坐在厅里无聊地扯着项链玩,在听到浴室传来的脚步声时机警地把东西塞进了沙发的缝隙里。

“听着,这…我非常感激这些…我…”风从敞开的窗口灌进来,拂过她裸露在外的锁骨,使她忽然打了个冷颤。随后她意识到什么,右手指尖触上颈部。“我的……”

Katherine没给她说完话的机会,站起身朝门口走去。“穿好你的鞋子,Caroline。我得载你回去了,顺道说一句,你的衣服我已经拿去洗了,我想明天他们就会把东西送到你家里。”

“噢…噢!”Caroline点点头,决定等派对结束后就先去要回自己的项链。

Katherine载着她回了派对,和Caroline道别后,Katherine和Shaw打了个照面。她歪了歪头,盯着Shaw唇上明显的猩红,神色自然地走到她身边,附身拿起一枚果冻酒,音量压低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程度。“噢,不错的‘唇彩’——希望那个人被埋到在六尺以下了,Sameen。”

Shaw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出了人命这类新闻势必会让羔羊们陷入恐慌中,而Katherine肯定容不得她性命攸关的计划出半点差错。Shaw虽然理解,但对方暗含威胁的语气仍是让她感到不快。

“不妨用你的鼻子闻闻看,Kdinedrina。”

Shaw嗓音微哑,用一句挑衅意味尤其明显的话回应,顺走了她掌心的果冻。

Katherine Pierce(原名Kdinedrina Petrova)倚着桌子,颇为讶异地微扬眉梢。“看来某人做了些调查工作呢。”

“彼此彼此。”Sameen Shaw撕开纸盖,一口闷掉了里头的伏特加。

评论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