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ot(Tracy Bering)】往居幽灵(四)

  Chapter four

 

  Root离开的这段时间,Amy寝食难安,连晚餐都没有吃上多少。她抱着枕头在沙发苦等了半个小时后,院子终于传来了刹车声。

 

  “Hey,Cutie。”Frankie自来熟地和她挥了挥手。“我是Frankie,她们的保镖。”

 

  “What is going on?”Amy呆呆地看着对方旁若无人地取来餐具、坐到桌旁给自己盛汤,木讷地把视线移到Claire身上。

 

  “噢,对了。”后者赶忙把Root放出来解释,尔后坐上Frankie对面的位置,加入用餐的队伍中。

 

  Root假装整理衣服,看Amy一副坚决要解释的模样,耸了耸肩,微扬的尾音透着浓浓的撒娇意味。“我们…别担心,她们很快就会离开这的,就让她们在这里呆上几天,Amy,Please。”

 

  Frankie和Claire都悄悄抖了一抖,互相交换过眼神,若无其事地把视线移从Root身上移开。

 

  “…好,好吧。”Amy不懂拒绝人,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就这样,Root的队伍集齐了。她们自发地帮助Amy清出杂物房和书房,各自选一间搬了进去。

 

  当晚,适应不下生活突然挤进三个人Amy满怀心事地在床上翻来覆去,但怎么也无法安稳地阖眼,只得蹑手蹑脚地爬起床,登上屋顶散心。

 

  既然在家里,她们也无需关掉藏物,于是,Root便理所当然,顺理成章地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睡不着吗?”Root轻声问。

 

  Amy被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险些掉下去,她喘着气,安抚地拍拍胸口。“还好…还好。”

 

  “你似乎有点不太高兴,是因为她们搬进来了吗?”Root身形下沉,作出坐在她身旁的样子。

 

  “其实,我感觉还好。”Amy低下头,小声嘟囔。“我只是感觉…你们什么都瞒着我。你靠一封帖子认识了Frankie和Claire,但你告诉她们所有事。”

 

  “有时候,不知是福。”

 

  Amy没有出声。Root为难地抿了抿唇。

 

  “那么…你想知道什么呢?我就在这里,你可以向我提问。”

 

  “真的?”Amy不太明白,前几天还守口如瓶的人,为什么突然愿意把她也划进信任的小小圈子里了。

 

  “你究竟是谁?”

 

  “Trace Bering,我的家人叫我Tracy。”

 

  “那‘Root’是……?”Amy不解地出声。

 

  “我自己选择的名字。我有一度很沉迷计算机编程,所以为自己起了这个名字。”Root有问必答。

 

  “为什么你要招募其他人?”她终于问起最关键的部分。

 

  “我们正在…计划闯进某个戒备森严的地方。我需要她们,鉴于我现在没有实体了。”她抬起手,在月光下端详掌心的纹路。

 

  “你告诉我,那个…藏物,装的是你的回忆,那你的身体呢?为什么有人要对你做出这么可怕的事…?”Amy放轻语气,生怕戳中对方的伤心事。

 

  Root却忽然郑重了起来,她回过头,神情认真地盯住Amy。“这是我的惩罚。但实际上,它也没有那么可怕。”

 

  “这个世界上不止双面神硬币一个藏物,我知道你不清楚那是什么,我会给你解释的。”Root开始讲述她的经历。“还有很多拥有特殊能力的东西,所以,理所应当地,也会出现一个专门保存这些藏物的机构,它叫做十三号仓库。我曾是这个机构的一员,收走藏物,保护了很多人。”

 

  “就像那种暗地里拯救世界的特殊特工一样?”Amy立刻Get到了重点。

 

  Root失笑。“是的,差不多那样。”

 

  “但不幸的是,我的导师,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Harold Finch因为某次意外,被藏物所杀。在那时,我们明明有复活他的神奇物品,但机构的决策者都拒绝在他身上施展,所以,我只能看着他们把他装进木棺里,在下葬以前日渐冰冷。”

 

  “他是个好人,Amy,我从未见过像他这般高尚,恪守道德的人,他值得更好的结局。所以,我决定自己用藏物救他。我的第一次行动被Helena,我的同事撞见了,她替我守住了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告诉我,复活Hary需要的藏物都在决策者的手中,而且警告我,如果我继续尝试,被发现的后果堪忧。我很感谢她,因为她让我知道我该怎么计划了。”

 

  “你一定…很敬仰他,那位教授。”Amy轻声说。

 

  “是的。他就像我的父亲。我的生父待我不薄,我对他并没有不满,只是…Harold更加理解我。所以我开始策划盗取他们手里的藏物,也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仓库里的藏物可以组合起来,一旦叠加,它们能发挥的能力也会有所变化。但我已经没有时间钻研如何组合治愈和使雕像变成活体的藏物救他了,下葬的期限将至,我只能闯进其中一个决策者的家里,迫使他们给出藏物的位置。”

 

  听到这,Amy垂下眼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成功地救了他,让他拥有了不死之身,但…也因此受到了惩处。”

 

  “我很抱歉…”Amy低喃了一句,她认为自己要让Root回想这些故事有些过分。

 

  Root笑起来。“不是你的错。想要回去睡觉吗?这会可有点晚了。”

 

  Amy点点头。Root望着她的背影,暗自叹了口气。

 

  Claire和Frankie同住一室,互相都有些别扭,于是直到Root慢悠悠地飘回二人面前时,她们还在对坐着大眼瞪小眼。Root在她们身边转悠了一圈,不禁笑出声。

 

  “你们在讨论谁更应该睡床的问题?”她问。

 

  Claire摇摇头。“不,只是不太习惯和别人睡一个房间。我们在等你回来。”

 

  Frankie坐得双腿都麻了,她锤了锤失去知觉的长腿,换了个坐姿看向Root。“你离开得太久,我和这个小女孩就玩起了牌,每局都是她赢。”

 

  “太无聊了。”Claire插嘴道。

 

  Frankie翻了个白眼。“我以后只和你玩二十一点。说回正题,你的计划是什么?”

 

  Root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我们明天就出发,Claire和我负责找仓库现在的位置,查出它现在销声匿迹的真相,至于你…你会派上用场的。总有人要来保护Claire。”

 

  “那你呢?我们就抱着那个圆球跑来跑去?你不打算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了?”Frankie愕然道。

 

  “她有自己的人生,我不想打乱她的生活。”Root沉默了片刻,说。“她是如此甜美、真诚…我不想破坏她,Frankie。”

 

  Franki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早该在看到赏金的时候就意识到这是个有去无回的任务。”

 

  Root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它穿过厚实的白色墙壁,悠悠地拂过Amy的耳廓。

 

  她站在门口,失魂落魄地怔在原地。

 

  第二天清早,贤惠的女演员准备好早餐后,额外做了三份三明治,把它们整齐地放进装便当的篮子里。

 

  大家都清楚她已经知道了所有事,就都没再说话。缄默地享用过早餐后,她们把那个装有三人份午餐的篮子放进后备箱里。Frankie发动了引擎,Claire在副驾驶上聚精会神地研究着Root给她的每日密码破解任务。

 

  Root的投影在客厅里。临别以前,Amy叫住俩人,说要和Root商量一些事。Claire瞥了眼午餐篮子,静默着点了点头。

 

  “你想要和我说什么,Amy?道别感言吗?”Root的语气不太好,她多少猜到了对方的意图。

 

  “会很危险吗?”Amy问。

 

  Root的态度软和下来,她摇摇头。“我不会有事,你瞧,我碰不到别人,也意味着别人伤不了我。”

 

  “可是Claire她们呢…?如果那个存钱罐被人抢走,你也会被困在里面一辈子了。”Amy微微皱起眉,认真衡量过后,眼神流露出几分祈求。“我是不是…用着你的身体,Root?”

 

  Root一下子抿起唇。

 

  “不,你在用的是你自己的身体,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只是一段记忆……你的记忆。”她叹了口气。“但这也有所区别。我来自你已经遗忘的过去,他们把我从你的大脑里抽离,尽管如此…我们仍旧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什么…?”Root的解释远超Amy的理解程度,她愣了半天,始终没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

 

  “你曾是Tracy Bering,你曾是Root,你曾是…我。”

 

  “有一回,我在研究的某件藏物失灵了,所以我的意识被短暂地变成了可传送的状态,我任意穿梭,体验了所有人的视角、经历、情感…”

 

  “你曾是所有人。”

 

  风从敞开的门口灌进来,穿透Root的影像,吹起她落在眼前的一绺棕色卷发。

 

  “现在你终于有一个休息的机会,”Root继续道,“过平凡生活的机会,这是我希望你拥有的,Amy。”她笑起来,“别想着还给我身体,你没有从我身上夺走什么,天使。所有的东西…都是你应得的。”

 

  “就算是为了我。别再有这种念头了。”她摇摇头,回身走向门口,示意Claire把藏物关闭。

 

  “等等…!”Amy忽然想起什么,她追上前,赶在Root的身影消失以前道。“我见过Myka!”

 

  Root登时怔在原地,惊愕地望住她。

 

  Amy总算在离谱的真相中缓过神来,她定了定心神,目光坚决地凝视进Root那双和她并无二致的棕色眸子。

 

  “我知道她住在哪,还有她的联系方式…你说她也是仓库的特工之一,对吗?你们可以从她身上知道仓库的事情…但我有一个条件…”

 

  Amy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这是她第一次和人谈判。

 

  “你们得带上我一起…”

 

  “它很危险。”Root已经预想到了交涉的结局,轻声道。

 

  “可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些都是我的过去…你不认为我有权利了解它们吗?”

 

  Claire把视线从笔记本上移开,在僵持的二人身上徘徊。她扯了扯嘴角。

 

  “我收回那句她一点也不像Root的话。她们俩都出奇地固执。”她不耐地舒出一口气。“我们本可以连夜离开的。”

  

  “不,这就是Root想要的。”全程安安静静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出声了。“从昨晚找Amy开始,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内。Root太了解她了,所以故意让她知道真相,引导她做出这样的决定。”说着,Frankie皱起眉。“这就是她的Plan B——以防我们合作查不到真相,她还可以回到自己身体里继续。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不直接这么做,能省掉很多事。”

  

  “也许Root只是想和她呆在一起。”Claire耸耸肩,轻描淡写地道,语气嘲讽。

评论
热度(5)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