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Endless Wonder: 无尽神奇(二)

  第二章  Deal

 

  挨家挨户巡察了半夜仍旧无果的守卫终于敲响了Shaw所住客房的门。

 

  他们刚进门,酒馆老板就迎了上来,滔滔不绝地抱怨Shaw房间“过于剧烈”的动响,守卫们猜测逃犯有很大可能是闯进了如老板所言“秉性暴躁”的那女猎人的房间,现在酒馆里悄无声息,显然战斗已经落幕,可未见过她们的实力,守卫们难以推断谁会胜出。

 

  于是,商量过后,他们决定先派一个人上前敲门,其余人站成两排,做好防御的准备。

 

  门“吱呀”一声,缓缓开启。出现在门后的人和酒馆老板的形容一模一样,她肤色偏黑,个子稍矮,从体型看应当很可爱的人面色却十分不善,正目光锐利地睨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并非他们搜查的逃犯。

 

  几个守卫面面相觑,互相交换过眼神,有人推了推站在最前方、也是去敲门的那位,后者在猎人冰冷的眼神下有些瑟缩,但迫于队友的威压还是壮着胆子开口。

 

“晚上好,女士…我们在找一位逃犯。您新到此地,可能不知道,她是个犯下滔天罪行的残忍杀人犯。她的名字已经被贴上了悬赏板,如果你发现她……你知道的,我们的赏金相当丰富。”

 

  猎人淡漠的神情渐渐转向不耐烦,她毫无温度的眼光从守卫们身上一一扫过,唇角微扯。“不,我没有见过她。老板向你们投诉了,是吗?那些动静是我在训练。这个——宝贝的重量有点重,闹出的响声可能会大点。”

 

  她把门敞开了些,让这些人看见她手握的巨剑。“我正准备睡觉,你们还有别的事?杵在这里聊天可没法替你们抓到犯人。”她转过身,嘭地摔上房门。

 

  守卫们想发作,想起她手上分量不轻的武器时又噤了声。没人知道剑士这么古老的职业能力强弱,但仅从对方在雇佣兵界的排行都能知道她不好惹——名列第七的“靛蓝”不可能是什么省油的灯。

 

  众人没有继续在门口磨蹭,推搡着匆匆赶往下一个搜查点。

 

“他们走了。”

 

Shaw单手锁好门,侧头看向全程躲在门后的Root。对方倚墙而立,偏了偏头和她对望,软棕色的眸里漾着水光,直勾勾地盯住她,蕴着某种期待的神色。

 

Shaw不为所动,也没有开口的意思。Root挑了挑眉,扬起嘴角。“我就当做你同意接下我的任务了。”

 

Shaw歪了歪头,没有放开手里的巨剑。“你能给我什么报酬?”

 

  时间跳回几分钟前——

 

  在这场和魔法的战斗里,Shaw一直处于下风。体能的消耗让她精疲力竭,却也让这个从来没有在实战里尽情发挥过的猎人感到了从骨血里震颤的兴奋。

 

  逐渐的,身经百战的她勉强拉平了战局,越来越接近Root。

 

  然而,就在Shaw终于寻到对方攻击的破绽,准备加以利用时,翻完行囊的女魔法师毫无征兆地停了攻势,一扬手指,让巨剑砸到地上。Shaw一击落空,险些跌倒,幸好她反应极快地单膝跪地支撑身体,趁Root有其他动作前,握住了跌落在地的重剑。

 

“你是个赏金猎人。”Root忽然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她直起身,又本能地扶了下腰,微微垂首俯视Shaw的双眸。

 

“正好…我有件任务要给你,有兴趣吗?”

 

“谢了,不过我更对那群废柴出的赏金有兴趣。”Shaw站起身,习惯性地挥动持剑的右手,但由于精力不足没能掌控好力度,剑尖略微刺入了地板。

 

Shaw不易觉察地抽了抽嘴角,脸上仍旧保持着那副目无表情,波澜不惊的死样。

 

Root微笑着,指尖朝向上方,天花板立时震动起来。

 

“你很聪明,Sameen,我想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魔法师,我可以毫发无损地让这间旅馆崩塌。你能避开那把可爱的剑,这点我很佩服,但你能躲得了整个旅馆吗?”

 

“我倒是很想试试。”Shaw毫不在乎地道,说话的同时,她眼角余光已经锁定住敞开的窗口,全身肌肉蓄势待发,随时准备跳窗逃生。

 

“如果这个任务和你的特殊体质有关呢?”Root不是傻子,外头还有追兵,这种大阵仗就等同于暴露自己。若不是顾虑这些,她早在明白该如何对付Shaw的时候就把整个旅馆都毁了。

 

  现在,她倒有点庆幸自己没那么做,眼前这个猎人的作用比她想象的更大。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三声迟缓的敲门声,还在谈判的俩人一怔,天花板的颤动消停下来,周围陷入一片死寂。

 

  门外的窃窃私语她们听得一清二楚。Shaw瞥了Root一眼,回身开门。

 

  单从Shaw对守卫的态度来看,Root就知道她对自己的提议心动了。

 

  于是识趣的女法师没有再去占据猎人的睡床,而是神态悠哉地踩着木凳,坐到了房里仅剩的另一张桌上,仍旧居高临下地看着猎人。

 

Shaw不悦地眯了眯眼睛,但没出声。

 

“你知道那个神话吗,关于我们的魔法的起源?一位伟大的、能力高强的法师创造出了能为任何人所用的魔法元素,造福了全世界。”

 

  这故事Shaw听了太多遍,几乎要在Root甜腻的嗓音里睡过去。她面色不耐地示意Root说重点。

 

Root撇撇嘴。“但有件事你或许不知道,那个他创造出来的——我们的力量之源?它具有着自我意识,它是个生命。而且正在呼救。”

 

Shaw不相信她,但以她对魔法的那点了解,也无法对其产生怀疑。看在上帝的份上,她甚至感知不了魔法元素,又怎么知道它们有没有…呃,有生命是什么感觉来着?

 

“我能接收到它的信息,只是一点,而且大都很抽象……需要一定时间去理解。也许是受了什么限制,它不能通知我Harold用何种手段把它困在了何处。我一直在试图定位它,Well,作为魔法之源,它被困的地方肯定是大陆上魔法元素最充足的。但这个世界太大了,Sam,我的感知能力不足以把所有地方都进行能量强弱的对比。”

 

Root讲完故事,顺便提了下她杀害那位乡绅的原因。“他们都崇敬的那个男人,杀死了我的朋友Hannah,把尸体埋在了他在纽约的后院里。”

 

  这件事Shaw尚能理解,但像这样不切实际地追寻一个只存在于神话里的东西?这更像是疯子的作为。

 

  或者她就只是需要一个爱好。Shaw想。但她仍然对Root态度的突然转变毫无头绪,她抑制不住好奇开口。

 

“我对你能有什么用处?”

 

“你是我见过唯一免疫魔法的人,说明你一定或多或少地被它影响过,我的意思是,所有人都被魔法影响了,但你不同,你很可能近距离地接触过它,或者接触过…它的囚牢。如果我能找到那个地方,也许就能找到它的下落。到那时,当它解决了我的所有困惑,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解除这个谜题。你觉得如何?”

 

Shaw陷入了沉思,却记不起自己碰过什么说得上奇特的东西,她盯着Root,大脑疯狂地运转着排除一幕幕不相关的回忆:十三岁和镇上潜力最高的魔法学生、Reese一同锻炼体能;七岁第一次检测魔法能力……

 

  她想直接拒绝,把人就地掐死,然后开门喊守卫过来收尸。

 

  但她想到了Reese。那大个子要是知道她也能学习魔法了,应该会挺高兴。何况自己目前也没有紧要的任务,这次雇佣对她来说,不过是趟无需耗费任何金币的旅程。

 

“我七岁的测试在另一个国家,波斯。就是那里的学院宣布了我毫无感知能力的事。”Shaw把剑搁到床边,道。

 

 

“看来那就是我们的第一站了。”Root愉悦地翘起唇角,她能感觉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她离魔法之源越来越近了。

 

  猎人歪了歪脑袋,看着她,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讲完了?”

 

Shaw突然的示好让她有些讶异,愣神点头的间隙,她就迎来了一记拳击,身体倒在桌面上,意识陷入昏迷。

 

“我早该这么干了。”

 

Shaw满足地舒出一口气,理了理凌乱的衣服,爬上床,舒舒服服地躺了下去。

 

  紧绷了一晚的身体放松下来,很快,她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

 

Root用煮鸡蛋轻敷着脸颊上的淤青,知趣地没提昨晚的事。Shaw收拾行囊,准备好一切后,伸手把她的鸡蛋扔进了垃圾桶,两人启程。

 

  寻常人不会理睬Root这种戴着斗篷,神神秘秘,拒与外界接触的人——通常这类人不是逃犯就是性格古怪的魔法大师(而Root恰好两者都是),如果不想惹事上身,最好敬而远之。

 

  但她们要出城,就得通过城市交界处的守卫——所有出入者都须在警卫前出示身份证明,确认后才能离开。

 

  快到正午,昨晚没睡好的二人在城门附近的餐馆里暂作休息。Sahw点了满满一桌的食物,边进食边琢磨安全离城的办法。

 

  直到餐桌只剩一片狼藉,侍者上来结账时,她的视线自然地越过正在取金币的Root,落到家具店的招牌上。

 

  一个绝佳的主意突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Root虽然身材颀长,但又极瘦,而且柔韧性非常好,如果她屈起腿,再稍微低一点头——绝对装得进那个中号箱子。

 

Root目送侍者离开,循着猎人若有所思的眼神望去,当即猜到了她的企图。

“想都别想,Shaw。”

 

“除非你们还有隐形这种魔法咒语。”Shaw擦干净双唇,双手抱胸看着她。

 

“没有,但我会找到其他办法的。”Root抚顺衣服上的褶皱起身。

 

Shaw也背好巨剑,朝家具店的方向迈步。

 

  临出门时Root不经意地回头瞥了眼侍者正在收拾的餐桌,Shaw用餐时风卷残云的气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有些庆幸自己在那个乡绅的屋里顺手拿了足够的金币。

 

  反应过来时,Shaw已经领着她踏进了家具店,Root回过身,拉着对方就往外走。

 

      “我不要,Sameen。”

 

     -TBC       

     第二种关系:雇主&佣兵

     单膝下跪等于求婚(bu)

 
评论(6)
热度(10)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