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Endless Wonder : 无尽神奇(三)

    第三章 异变突生

 

 

      Shaw没有想过,Root瞒天过海的办法,居然就是大摇大摆地在守卫前走出来。那些站得笔直的人恍若全然看不见她一般,连视线都没有投过来一秒。

 

  作为赏金猎人,Shaw的记录很干净,出城只要给守卫瞄一眼身份证明就可以,她背着行囊,目不斜视,装作身旁根本没有那么高一个人的存在,步伐稳健地走出城。

 

  最后,她才意识到,Root在自己的周围施放了一个反射的屏障,守卫们看向她时,只会看到她利用魔法投射出的身后的影像。

 

  和隐形相差无几。

 

  这种魔法能让她省去多少麻烦?Shaw平生头一回生出了对魔法师们的嫉妒。

 

  恰在这时,她发现有商队正在靠近纽约城门,随即扯开Root的包袱,擅作主张地从中取出几枚金币,上前叫住其中一个商人,买下了他用来拉车的马。

 

“真是体贴,Sameen,但我是个魔法师,骑马远不如我使用风魔法…”Root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二人的新座驾,她还未调侃完,就发现Shaw已经自觉地蹬上了马背,完全没有听她说话的意思。

 

“谁告诉你这是给你的?他是我的。”她轻踢马肚,指示它往前走。

 

Root无所谓地抬抬眉梢,扬起手指为自己施加了一道魔法,双足顿时离地,飘飘悠悠地跟在她身后。

 

  这之后,二人就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旅程。由于Root的逮捕令已经下达到其他城市,随着赏金的增加,追捕她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连没历练多久的普通法师也想碰碰运气。

 

  因此,进城买口粮兼打探消息的重任就落到了Shaw的头上——她的身份还很安全,迄今为止,还没人怀疑她和杀人犯有任何关联。

 

  而她离开的期间呢,Root会藏匿起来,只有那匹被她们取名为“Bear”的马因为被她下过一道连结咒语,能够追踪她留下的细微的魔法波动找到她。

 

Shaw当然知道她防的是谁,无非是担心自己突然改变心意,带一队猎人来追捕她。

 

  但Shaw不知道的是,Bear的身上不仅那一道咒语,在他的腹部还有一个魔法印记不明显的法阵,一旦他与身怀魔法的其他人近距离接触,他就会产生异变,同时给Root发去信息——至于他会成什么样子,Root自己也不清楚,魔法本身就是难以预测的。

 

Shaw买回了她心心念念的肉干,顺道带上了Root要求的新衣服。她撕咬着手里的食物,边往最近的酒馆走去。这段旅程出乎意料地无聊,不来点烈酒振奋精神的话,难保她面对那个性格反复无常的魔法师时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根据她的印象,俩人现在离她的家乡只剩两天的路程,中途能经过她和Reese居住的山,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看见他。

 

  分离以后她几乎游遍了这个世界,但始终没有见过Reese的踪迹,这倒让她有些好奇大个子究竟去了哪。

 

  回忆的这阵子,她已经到了酒馆门口。这地方她印象深刻——她就是在这里以新人的身份完成了第一项高难度任务,最后拖着半死不活的身躯比下了所有魔法师,被一举升到高级猎人的级别。

 

  猎人望着熟悉的招牌,想到往事,不禁弯了弯唇。

 

  一把刺入门框的匕首让她的思绪瞬间回到现实。她盯着那柄匕首,神色渐渐凝重。

 

  事情不对劲。她立即想到了Root,随后想起自己也不知道她的藏身之地,提起的心稍稍落了下来。即便被发现,魔法师们也没法利用她找到Root。

 

  那她们就还有胜算。

 

  她调转方向,朝着相反的路前行。

 

  她知道那把匕首属于谁。她刚成为赏金猎人时,被指配了一个拍档,名叫Cole。

 

Cole和她同属一个师门,由Hersh教导。同所有猎人一样,他也是位天赋异禀的魔法师,实际上,以他的性格根本不适合从事这份职业,但由于他的天分实在过人,Hersh才破例收编了他。

 

  这匕首原来是Shaw随身携带的,但在那次提升级别的任务里,由于Cole对目标太过犹疑,导致Shaw最后落了个半死不活的狼狈下场,她决定从此单干,为了纪念二人的经历,Cole就向她讨了这把对他这个魔法师毫无用处的匕首。

 

  问题在于,Cole如果想要叙旧,绝对不会用这种半恐吓的方式来吸引Shaw的注意——当然,不排除这几年他多愁善感的性子发生转变的可能,但Shaw还是感到事有蹊跷。

 

  她迅速啃完剩下的肉干,腮帮子鼓得满满当当,费劲咀嚼着的同时深思自己什么时候曝露的。

 

  周围的灯火都熄灭了,眼前道路漆黑如墨,伸手望不见五指,她只能凭着投射在地面的微弱月光分辨前路。

 

  微风拂过她的面颊,像有意识一般悠悠地飘向地面,卷起一颗石子,推着它磕磕绊绊地滚到Shaw的脚边。

 

  她脚步一顿,随即反应过来,跟着指引的石头一直跑到镇外的空地上。坐落在她身前的,是一幢用重重冰墙筑成的屋子。

 

Shaw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知道她免疫魔法的人屈指可数。她望了眼完全暗下的天色,低着脑袋迅速冲向面前的冰墙。

 

  和所有魔法一样,冰墙在接触她皮肤的瞬间就溶解开来,墙上开出了一个正好够她通行的口子,又在她进入以后迅速复原。

 

Cole就在屋里,看见冲进来的是她,松了一口气。

 

“你终于到了。他们一直在追查你。”Cole知道二人的时间不多,抓紧道。

 

“他们谁?”Shaw扯了扯身上湿透的衣服,暗自翻了个白眼。

 

“Hersh。他们要的不止是你包庇的逃犯,还有你。我接到了跟踪你的命令,Shaw,他们早就知道你和她在一起,从离开纽约开始,他们就在观察你。”

 

“我早该猜到了,这趟行程顺利得出奇。”Shaw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不,你不懂我的意思,在你成为赏金猎人的那天他们就在监视你,Samantha只不过杀死了一个富翁,根本不值得他们注意,但自从她找上你以后,你们的优先度就超过了其他所有目标,对她的优先度甚至强于你。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什么,只知道他们需要活捉你和她活着,听着,Shaw,不论你要做什么,都别去,带着她,有多远逃多远。”

 

Shaw的表情却愈发地镇静,她看着Cole,眼神古井不波。“Hersh不是傻子,他了解你是什么人。…你今天见过他吗。”

 

Cole朝她露出一个开朗又阳光的微笑,一如Shaw三年前初见时那样。她感觉Cole的目光掺杂了其他的什么东西,却说不上来。

 

  但那种笑容Shaw很熟悉,她在几个目标脸上见过,是赴死前的释怀。

 

“我和他交手过一次,侥幸逃了。”

 

Shaw这才发现,Cole自她进门开始,垂下的左手就在痉挛——显然已经失控了。那些冰墙,和它们周围零落的轰炸痕迹,也许并非他的本意。

 

“她能解决,”Shaw摇摇头,“她很聪明,她能帮你解决魔法失控的事。”

 

“不,我的生命在溃散…我感觉得到,我再也控制不了那些魔法了,Shaw。”Cole紧咬牙关,嗓音颤抖着道。他话音刚落,忽然直起身,透过散着寒气的冰墙望向外部——他隐约望见,几道扭曲的身影正在向冰屋靠近。

 

  没有Shaw的体质,他们只能靠魔法击溃这些冰墙。魔法师念咒需要时间,这就是Shaw的机会。

 

“他们行动了。你朋友匿藏的本领很高,但追捕她的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她被找到只是迟早的事。Run,Shaw。”

 

Shaw叹息了一声,语气里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他们安排你监视我…你就是不能狠下心。”

 

Cole笑了笑,双掌交叠,掌心朝外置于胸前,和外界的猎人争分夺秒,语气前所未有地轻松。“你知道我一直想当个英雄来着。”

 

  未等Shaw阻止,冲天的火光便从他的掌心冒出,两道烈焰交缠着往前疾去,随着他十指的收合,各自朝不同方向绕了足足半圈,带着摧墙断桅之势狠狠相撞,周遭的树木、杂草都在瞬息间燃烧殆尽,那影子里也有几个在这场爆炸里溶解,同自我牺牲的Cole一样,身躯在剧烈的轰鸣声中消散。

 

  这是Cole以自爆换来的时间。

 

Shaw凭着高超的眼力找出开启防御罩苟活的最后两名猎人,在他们念咒的间隙冲进去扭断了其中一个的脖子,把他纯金的身份证明甩进另一人的喉咙。

 

Shaw扒下其中一人的狩猎服,换掉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常服。天色未亮,在找Bear以前,她先回了趟酒馆,拔下了前搭档的匕首。

 

  事情远比她想象的严重。除了滔天的怒意以外,她的心底生不起任何情绪。Shaw一边分析着这些人的动机,一边思考如何让Cole的死更有价值。

 

  她在一汪池塘边找到了还在歇息的Bear,后者兴奋于她的到来,不停在她身边打转,用脑袋蹭向她。Shaw拍拍Bear的头,牵起缰绳坐上马背。

 

  歇了一晚,精力充足的Bear用前蹄踩踏着松软的土壤,奋力奔跑起来,不消片刻,就把Shaw带到了在大树后垂着脑袋熟睡的Root面前。

 

Root的身上有着苦战留下的伤痕,幸而,都是轻伤。Shaw松了口气,瞥见对方正往外冒着丝丝寒气的左肩时又皱起眉,她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揭开黏住Root肌肤的衣服,在肩胛处发现了一道由切割形成的伤口,其深度触目惊心。伤口已经被Root用魔法冻住,没有再往外流血。

 

Shaw望着对方身上的伤,呼吸变得低缓。她现在唯一能想到,就是对方提过的那个传说。

 

  很显然,这则故事的信徒不止她一人,还有其他人觊觎着魔法之源,想利用她们找到。

 

“Root。”Shaw轻轻叫着她的名字,把她抱着推上马背。“我们现在就得出发了。”

 

 

 

评论(3)
热度(10)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