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Endless Wonder : 无尽神奇(八)

  第八章  旧识

  这晚,世界各地都沸腾了。一半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烟花表演中失去了他们的魔法,而另一半在往日中将能力深藏不露的人,也终于能在防护咒的区域外肆意动用充盈全身的能量。他们毫不在意民众惊愕的注目,昂首挺胸地在街上张扬,沉默了这么多年,总算吐气扬眉。

  不知晓幕后真相的大部分人将他们当作了神的使者,以为是传说里的魔法之父对他们滥用魔法的忍耐终于到了底线,于是收回了他伟大的馈赠,更降下这些人来管理,自愿找关系接近他们。也有人觉得它不过是居心叵测的人篡夺了天下人的魔法的结果,他们的目的旨在获得对世界的独裁。

  一时,众说纷纭。

  天蒙蒙亮,Shaw一行人就动身了。Harold体内那点微弱的魔法元素还属于自然的赠予,完全不受这场事故的影响。Reese虽然变得和Shaw一样,但他体能强健,且有大半生都是不靠魔法过的,也就不介意这个变化了。

  Shaw在马背上摇摇晃晃,把视线投在随队伍步行的Root身上,她瞧出对方的步伐变得缓慢,脚步也较之前的更重。

  她不发一言地扭过头,正好对上Reese望过来的目光。

  Reese牵着缰绳,觑了一眼Root的腿,犹豫地和Shaw交换了一个眼神。对于这个威胁过Harold,而且有极高谋害同伴的可能性的队友,他生不起一点同情,但他怎么说都是个还算有点道德修养的人,放着一个从来没有费过力气的姑娘陪他们一起跋山涉水,他打心里觉得别扭。

  考虑到Shaw和她之间尴尬又奇特的亦敌亦友的关系,他用眼神和Shaw交流时,表情明显有点尴尬。

  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摇摇头下了马。她拍拍Root,拇指朝向小熊,惜字如金地吐出一句话。

  “去。”

  余下的二人对视了一眼,神色都有些无奈。

  他们不知道的是,刚启程时,Shaw就尽量友善地让Root和她共乘。

  然后,这位似乎从来没有过任何坐骑的女士,效仿上次受伤时的状态,面对面地坐到了她身前。

  Shaw的嘴角抽了抽,可瞧着面前笑意盎然的Root,她又觉得,只要对方安安分分的,那她也不是不能把这个人视作风景的一部分。毕竟Root的相貌并不差,甚至可说是靡颜腻理,稍作打扮,还能当个祸国殃民的角色。

  她刻意别开视线,用眼角余光端详Root。她的目光望进那双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的棕色明眸,内心一番暗涌过后,把她推下马的念头又悄悄淡了下去。

  事实证明,她对Root抱的期望果然还是过高。

  Bear抬起前蹄,还未真正发力前冲,Root就一副重心不稳的模样前后微晃,接着,一副早有预谋的样子,直直地摔进了她的怀里。

  她深呼吸一口气,强行把冒起的火压下去。

  “不是我的错。”仿佛怕刚才的行为还没有触及Shaw的底线,Root的脑袋仍旧埋在Shaw的胸里,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无辜”,她高举着双手,示意自己碰也没有碰Shaw。

  Shaw当即把她扔下了马背。

  Root盯着她,眸里晃着狡黠的,晶莹的光。

  “如果可以的话,Shaw——?我有点不太懂得怎么上去。其实我不介意和你同乘的,我们一起也能快一点。”

  她很介意。非常介意。

  Shaw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不情不愿地扶住了Root的手,一步步教她踏上马镫、攥紧缰绳,随后Shaw一拍马肚,给机警的Bear发号施令。

  “给我跑。”

  Root身形一个踉跄,差点被带着摔下去,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内。

  Reese皱起眉,正准备和Shaw讲点道理时,却见Root已经自如地骑着马跃过横木、灌木丛等障碍,冲着他们奔来。

  看到这副情形,Shaw抬起脑袋和Reese对望。

  “你还想说什么来着?”

  “…没有了。”

  Shaw瞥了眼炫耀骑术的人,在和对方目光交汇的瞬间别过头。

  她就知道,什么不会骑马,全都是装的。

  第一个搭上那神秘组织的人恢复魔法能力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全世界。在一片哗然中,自愿者的人数也成倍增长,不多时,手腕上有特殊刺青的人几乎遍地都是。这些人,全部成了另一种魔法元素缺失的耳、目。

  敌对势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获胜的可能趋近于零。

  停下来歇息的时候,Harold和Root探讨了许久,得出一个还算乐观的结论。那个魔法元素暂时还没有追踪他们的办法,除非它也被植入能蔓延全世界的自然造物中。

  至于Harold的创造,这点他们还不需要担心,击溃它的方法只有两种,一是通过Shaw,虽然他们还没有研究出如何施行,另一种,是同类之间,硬碰硬地相互吞噬。

  风险过高,想必另一个魔法元素不会选择这种方式。

  尽管敌人的发展极其迅速,但Harold这边好歹也积有上千年的能力和名声,对方还不敢轻易让两个魔法元素碰面。现在,他们可能派人手正在各地搜寻Shaw的踪迹。

  考虑到他们信徒如今的数量,Harold有点担心。

  终于,在野外渡过了几天几夜后,她们抵达了那所与城镇隔离,不隶属任何国家的“学院”。

  学院的外墙和寻常的城墙没有分别,不同的是,大门的两侧没有重兵把守。

  Harold饶有兴趣地仰头观察城墙高处刻下的学院名称,往事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他不由得轻轻弯起嘴角。

  “Arthur说过,迟早有一天他要创立一所非比寻常的学院,它会是其他人梦想的世外桃源,而且绝不只钻研魔法,要建造不需要魔法也能帮助人类的东西。”

  “我们只当他在说笑,于是他和我们打了个赌,到了那一天,他要用最不可能的名字为学院命名。”

  Shaw眯起眼睛遮挡刺眼的阳光,首次注意到学院大门上方那块用刀刻下,刻痕刚劲有力的六个大字:十三号仓库。

  到访过一次的Shaw轻车熟路地带着遮住面孔的Harold与Root抄小路进了一间旅店。

  由于学院本身距离遥远,不少亲属或旅客都动了在这里置办店铺的心思,除了名字外,它和一个小镇并无区别。何况它确实还有城墙。

  这里有家举世闻名的酒馆,Shaw知道学院里的教师有时候会到这里来,她和其中一位老师Helena打过交道,说不清对方来的目的是消愁,还是纯粹的爱好。Helena隐藏得很深,也相当聪明,如果要从她身上获得Arthur的信息,恐怕得费一番周折。

  深谙人性的Root主动请缨,要亲自出马套消息,当即被Shaw按了回去。

  单凭直觉,她认为Helena身上有种和Root极其相似的感觉,让她们相处,这俩人说不定会沆瀣一气,让情势愈演愈坏。

  于是,Reese陪Harold在旅店回忆过往、理清现事,试图找到将Shaw脱离这一切的方法。Shaw陪同Root到了酒馆,当然,她坐在了最显眼的吧台边,Root则被塞到了无人瞧得见的角落。

  但谁也说不准Helena今天是否会来。

  “叮。”

  一声脆响,喝得烂醉的吟游诗人把侍者端给他的酒杯排成一列,微颤着伸出指尖,点了一下杯沿。兴许是因为他用了魔法的缘故,酒液在杯中震颤出道道波纹,醉人的香气也随之在空气中漫延。

  他凭天生的音乐直觉将每个杯沿一个个地敲击过来,逐渐地,音符变得连贯,化作一首动人的乐曲。

  酒馆原本宁静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糅杂进空气,不见形迹地影响了所有人的心神。

  Helena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Shaw的身旁。她的胸前别了一块证明身份的徽章,头发披散及肩,比Shaw稍微高出一个头,身材凹凸有致。

  她熟练地点了一杯烈酒,举手投足都发散着属于成熟女性的荷尔蒙。

  Root换了个位置,在能听得到二人的对话的角落坐下,不留痕迹地打量一遍Helena,不以为意地撇了撇嘴。

  “好久不见了,猎人。”Helena和Shaw碰了碰杯,打量了她的全身,适度地在时长变得无礼时收回视线。

  她怀旧地感叹。“你比上次见面时强壮了不少。”

  “你也一样。”Shaw露出一个笑意,把酒一饮而尽。

  Root隐在斗篷帽下的眼睛登时危险地阖起。

  或许是背景音乐的原因,Shaw的态度罕见地柔和,闲扯了几句当初任务的情况,又聊到之后的生活。

  Helena的回答天衣无缝,都是她私人的经历,和学院搭不上半点边,每次Shaw把话题引向各自的职业,她总是摆出一副兴味索然的模样敷衍几句,又对Shaw极富冒险的旅程充满了兴趣。

  Shaw借着把玩酒杯的动作,搜肠刮肚地找话题和应答(让一个不爱社交的人找话题,也当真是难为她了),Helena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看向Shaw的眼神略有变化,言行愈发谨慎。

  硝烟味在两人之间弥漫,暗战汹涌。

  Root将腿架到了桌面上,身躯微微后仰,脊背抵住冰凉的墙壁。她握起和Shaw点的同样的酒,皱着眉强行抿一小口,在心里琢磨出数十种除掉Helena的方案。

  Shaw和Helena其实已经暗暗地接近剑拔弩张的危急情势,稍有差错,二人都可能拔剑相向——Helena是位魔法师,但她的腰间却佩了一把长剑,从她手臂的肌肉来看,很显然她钟爱“切身”实战多于靠魔法远观,也难怪她能和Shaw聊得还算投机。

  但Root就是觉着这副景象让她不适,她努了努唇,心头有些泛酸。

  Helena忽觉肩膀微沉,扭头望去,一道熟悉的身影随即映入了眼帘,她不禁挑了挑眉。

  “Myka。”

  “Helena,”Myka的语气透着惊喜,“你没告诉过我Shaw来了。”

  她转过身,熟络地和Shaw攀谈起来。“过得怎么样,Shaw?告诉我,你考虑过了我的提议,准备来做老师了?”

  坐在角落的Root一口酒差点呛着,她愕然地看着Shaw,发觉自己对她的过去知之甚少。

  Shaw终于想起这么一回事,决定顺水推舟。

  “算是。我刚才想从H.G的口中撬出点关于学院的东西——你来得正是时机,Myka。”

  “你没法从她身上知道任何事的。”Myka摇了摇头,神态多少有些自豪。

  得知了这个消息,Helena终于释然,微蹙的眉头舒展开来,又暗暗瞥了眼Myka仍旧搭在她肩上的手,唇角漾起不易觉察的了然笑意。

  新教师需要请示院长,但只要推荐人够格,也不需要理会他有何意见。由于推荐人是Myka,Shaw的新晋教师身份当晚就敲定了下来。

  趁此机会,Shaw问及Arthur的下落,却被告知他最近正在闭门,不会见任何人,这种事情时有发生,教师们都习以为常了。如果她想见到Arthur,可能还要再等上一阵。

  刚得到希望的Shaw登时哑然,在他出现以前,她都得去教导那些小崽子怎么打架。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缓缓地、不易觉察地瞟了眼酒馆角落。

  Root迎上她的目光,点点头,向她投来一个鼓励的眼神。

  Shaw抿起唇,总觉得那眼神里还敛藏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幸灾乐祸。

 

评论(3)
热度(8)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