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Endless Wonder : 无尽神奇(四)

   第四章 Harold Finch

 

  迷迷糊糊间,Root感到有人正在挪动她的身子,她发出一声不舒服的咕哝,将脑袋往枕头再挪近一些。

 

  Shaw破天荒地正搂着她。她带着些汗味的气息混入空气里,却奇特地让人安心。Root睁开眼,望着眼前仿佛被蒙上半透明遮罩一样的景象,眨了眨焦糖色的眸子。

 

  她听到Shaw低沉的嗓音伴着迅捷的马蹄声在她耳畔回旋,音节过于模糊,以至于她无法理解。Root蹙起眉,拼凑起剩余的意识。她回忆起昨晚的战斗,想起她是如何在解决偷袭者后,费尽周折地找了一夜Shaw的踪影。

 

  这值得她在那双柔软的胸脯上再靠久一会。

 

  Root感受着马背的颠簸,直觉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计算过二人奔行的路程后,她诧异地挑了挑眉,对Bear的印象稍微有所转变——他昨晚才休息了几个小时,又带着俩人疾跑了半天,速度竟然仍未有减缓的样子,似乎还有充足的,能一鼓作气载着她们奔回老家的精力。

 

  Root有点理解Shaw对他的喜爱了。但她真的全身上下都酸痛得不行。Root微微抬起头,想要叫停Shaw,又有些眷恋对方温软的怀抱。

 

  ——反正身后还有数不尽的追兵,要叫她慢下来肯定是不可能的。Root闭着眼睛,小声嘟囔几句,把Shaw环得更紧。

 

  猎人扯了扯嘴角,按捺住把对方头都打爆的冲动,双手拽紧缰绳,催促Bear再跑快些。

 

  她对Root其实有些歉疚——尽管她几乎从不会产生这些她蔑视的情感。这点歉疚压在她的心头,克制住了她对Root的所有不满。

 

  正如Cole所言,赏金猎人的头头最开始并不把Root放在眼里,归根究底,她们被如此大范围追捕的原因还是Shaw的特殊体质。

 

  因为Root找到了她,因为她可能接触过魔法之源。

 

  因为这点,连Cole也牺牲了。

 

  但事已至此,Shaw也不是会后悔的类型,她抿着唇,盘算着找到那个魔法之源后该怎么办。

 

  如果她们真的找到、Root可以把它放生,让它自由,是否意味着她们也可以借用其庞大的能量对抗敌人?但万一她们对它毫无办法呢?

 

  消息一旦散布出去,她们将面对的,是世界各地觊觎那些能量的魔法师。

 

  Shaw相信波斯的魔法学院已经有赏金猎人在巡查、暗访了,她们全无准备,这一去只能是送死。当下,她只能转而前往和Reese训练的深山里,期望能在其他同行——前同行找到他以前先警告他。

 

  Root歇了没多久,又因为窒息醒过来了。她艰难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嗓音经过一夜的劳累显得有些沙哑。

 

  “我们还有多远的路,Sameen?”

 

  “快到了。”Shaw见她苏醒,便放慢速度,简单地解释一遍昨晚的见闻,及Cole的话,令她意外的是,Root却更兴奋了。

 

  “我们在被追杀,敌暗我明,你有什么可高兴的?”Shaw不解。

 

  “这就说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呀,甜心。也就是说——王宫里的人一定知道些我不清楚的内情。”Root的表情有点惋惜。“可惜了,如果我早知道这点,就能接近他们,说不得还能抓到一个皇室成员拷问出什么。”

 

  她的脑回路果然和常人截然不同。Shaw暗自感叹。但Root没有纠结她们曝露、被猎人盯上的事,倒让Shaw多了几分好感。

 

  才抵达山脚,Shaw就匆忙解开了Bear的缰绳同马鞍,自己则背着Root徒步登山。

 

  她原意其实是她可以配合Root放缓脚步,但后者以自己饿了一天都没进食,而且是个伤患为由,挂在她身上不愿意下来。

 

  Shaw看看眼前可怜兮兮抚着肩膀的人,再三回忆对方身上的伤势,别开视线,点了点头。

 

  和Shaw这种彪悍的剑士不一样,魔法师们基本不锻炼体能,只在冥想里练习感知能力,因此死亡率也相当高,很多时候甚至会发生躯壳承受不住能量的意外,Root虽然精明地冰住了伤处,让她免除死于失血过多的可能,但不代表她能忍受此举带来的痛楚。

 

  天色逐渐昏暗。天黑以前,她必须处理伤口。

 

  Shaw加紧了步伐,这时,她才发觉Root的体重比寻常人轻了很多,背着她,并不比以前扛狩猎回来的战利品辛苦。当然,唯一让她不太适应的是,Root仍然温热的呼吸轻而短促地落在她后颈的感觉。

 

  轻如羽毛的呼吸拂过她的肌肤,引起一丝痒意。

 

  这让她不合时宜地想咬住对方的喉咙,唇舌一寸一寸地往高处挪动,直到她堵住那双轻吐着热气的薄唇。

 

  Shaw只觉喉咙火烧一般地干渴。

 

  Root应该在这个时候聒噪些叫人心烦、转移注意力的话。什么都行。但她却见鬼地安静,紧贴在她的背上,不发一言。

 

  Shaw不自然地轻咳了声,搜肠刮肚地找起话题。

 

  “对了,你说…它能对你说话?”

 

  “嗯?噢…它偶尔会给我一些提示,只言片语,都是需要我解开的谜题。”Root没有多想,惊讶于Shaw竟然会提出自己兴趣领域内的话题。

 

  “所以都是不完全的?”Shaw想到什么,神情有些犹豫。

 

  “Well,它不能主动透露。Harold给它的限制。”Root瘪瘪嘴,不大高兴。

 

  Shaw沉吟片刻,斟酌好字句,在离木屋还有一段距离的小坡上站立。”如果它能给你的信息都很零碎,需要你自己拼凑起来…那你最后得到的结果,也许不是她的愿意,而是你给自己的其他解答?”

 

  “你怎么会知道答案的对错?”她接着问。Root陷入了深思。

 

  以防木屋里有猎人埋伏,Shaw决定先把人放下,只身上前一探凶险。她还未行动,就听见一道熟悉的男声在上端响起。

 

  “Shaw?”

 

  Reese背着装满水果的竹篓向她望过来,当视线落在Root身上时,他的大脑瞬时当机了,以往Shaw外出打猎归来的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他莫名所以地看着冲自己挥手打招呼的Root。

 

  “这是…你的猎物?”

 

  “是的。”Root飞快地接话,神情戏谑,语气透着微妙的笑意。“我希望你们不要用蒜头给我作料,先生,虽然我知道她有多偏好辛辣。”

 

  Shaw翻了个白眼。“不,Reese。她是我的雇主。我保护她。现在她受伤了,来搭把手,别碰到右肩。”

 

  “…你保护到这里?”Reese跨过几块石头,从她背上扶过Root,正准备友好地要抱起这位伤患,方才面色苍白,仿佛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的女士,突然反应极快地略过他伸出的手,精气十足地朝木屋跨步。她的步履稳健,看起来似乎比他还健康。

 

  真叫人摸不着头脑。Reese犹疑地看了眼Shaw,后者则盯着前方已经自觉打开木屋门的Root的背影狠狠磨牙。

 

  他皱了皱眉,表情犹豫。“对了…有个人我得介绍给你认识。”

 

  “John?”上了年纪的陌生男人正一瘸一拐地从屋内步出,Root乖巧地站在他的身旁,小心地扶着他。

 

  “发生了什么?你的妹妹,Ms.Shaw终于回来了?”

 

  Shaw转过身,仰头望着她的兄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John?”

 

  “就是她。而她……呃,是Shaw的雇主。这位是Harold。”Reese显然不擅于这种状况,他有些尴尬地介绍道。

 

  一行人进了屋,在木桌周围落座,面面相觑。

 

  Shaw有点茫然,又满不在乎地来回扫视Reese和Harold,试图看出二人的关系;Reese神情复杂,还在脑海里飞速地整理措辞;Harold面色平常,似乎见惯了各种各样的场面。

 

  Root一反常态,不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而且连往日的神气也收敛了起来,此刻的她显得乖巧而知礼。

 

  “咳。她是个魔法师,有一套诡异但应该可信的理论…”Shaw用一声咳嗽打破了屋里难熬的沉默,决定自己开头,话还未说完就突然被Root握住手,牵引着放到她的腿上。

 

  她转过头,低声询问。“What the hell?”

 

  “Sameen接了个和我有关的任务,然后我们在这期间产生了感情。”Root从善如流地扯着谎,“我有一些与常人不同的理论,所以,我觉得自己或许可以替她解决与魔法无缘这个问题。”

 

  Shaw莫名其妙地瞪了她一眼,先前积压的怒气正要爆发,掌心忽然被对方轻轻地捏了一下。Root牵着她的手指向Harold,她不明所以地皱了皱眉,忽然意识过来。

 

  Harold。Root向她提过的那个千年前的传说,魔法之源的创造者,Harold Wren。但也许只是重名呢?

 

  她盯紧Harold的脸,不放过他表情里有的任何一丝破绽。直觉告诉她,Root的猜测没有错。

 

  可这魔法师不是一千年前就死了吗?Shaw把目光转向Reese,希望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答案。

 

  当然,被蒙在鼓里的Reese不打算隐瞒Shaw,在获得Harold的默许后,他开始讲述这几年的经历。

 

  Shaw离开后,他也下山了。有个叫做Snow的佣兵想拉他入伙,被他婉拒,但最后他还是加入了对方的佣兵团队。

 

  直到Snow身死,为了纪念他,当初知道Snow已经死亡,为了纪念他,当初在佣兵界排行第七的赏金猎人Kara邀请Reese和她一同解决Snow生前的任务:追查一批失踪的魔法师。

 

  这案子很蹊跷,所有国家都会选取数位天资聪颖的魔法师,培养各自的法师团以互相抗衡,但近年来,这些被花了重金的魔法师们一个个地消失,到Reese插手的时候,已经有十数人不见踪影。

 

  经过夜以继日的追查,Reese和Kara发现失踪的人实际都被同一个不知名的组织所收。他们发现了已经投诚的其中一位魔法师,顺藤摸瓜找到了组织的所在地。

 

  Reese和Kara计划好,当晚悄悄潜入了组织的基地,在重重包围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个石像,但在这时他们已经被发觉,Kara被击倒,临危之际,里瑟发现了石像的封印并解开,刚刚复活的Harold遂带着二人一同逃离。

 

  自此之后,他们都在躲避这群人。

 

  Reese叹了口气。“Harold把我们带出来的时候,Kara已经没有心跳了,她失血过多。”

 

  听到这,Shaw不由自主地瞥了眼Root受伤的肩膀,然而后者只是直勾勾地看着Harold,软棕色的眸里闪着星点的光,满脸的崇敬与期翼。

 

  Shaw不易觉察地撇了撇嘴。

 

  Root显然对Reese的经历毫无兴趣,她更在意千年前的传奇人物,既然Reese已经讲述得这么直白,她也不用再隐藏自己的猜测。

 

  “所以,是你,你创造了它…我们魔法的来源。”

 

  “也就是说,你知道它在哪里。”

 

  “恕我不能透露这点。它很危险。”Harold抿了抿唇,垂下眼睑,语气充满歉意。“而且我无法解决Ms.Shaw的障碍。”

 

  “所以你是知道的。”Root的唇角略微勾起,双眸微阖。

 

  “Root。”Shaw面色不善地警告她。

 

  气氛登时变得剑拔弩张。Reese警戒地盯紧Root,攻击的魔法手势已经被他完成了一半,只要Root有所行动,就会有无数道风刃迅猛地削向她单薄的身躯。

 

  Shaw握紧Root的一只手,阻碍她的施咒。“别。”

 

  Harold早预料到这副情形,静默地将手搭上Reese的肩膀。“我很抱歉,但它的下落我也无法告诉你,我已经有千年不曾踏过人世,就算我记得,现在的地理和当初也不一致。”

 

  “给我地图,我自然可以找到。”Root温柔地微笑着,下一秒,她微转右手,召出风元素抽出Shaw绑缚在腰间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将锋利的尖刃刺进Shaw颈间脆弱的肌肤。

 

  她的动作细微而不起眼,在Reese反应过来时,Shaw的脖颈已经有鲜血流出。

 

  Root对魔法的控制很精准,造成的伤口非常浅,只在Shaw麦色的肌肤留下一道纤细的红痕,若是放在其他时候,Harold都会对她的控制力赞赏有加。

 

  数不尽的风刃在她周身浮现,旋转着,叫嚣着,作势要朝她袭来。然而她只是将刀稍微往前送了一点,Reese就气馁地收回了所有魔法。

 

  他不能冒这个险。

 

  Shaw全然不在意脖子上的伤口。“你没有足够下山的能力。”

 

  Root轻易地消去了自己肩上的伤势。“只是几个引起幻觉的小花招,Shaw。”

 

  Shaw牵制她手的力度加重,大有捏碎对方骨头的意图,她吃痛得皱起眉,态度仍旧温柔,语气极轻。

 

  “放手,亲爱的。”

 

  随后她朝Harold扬起一个自信满满的微笑。“别做任何事,Harold。你拥有其他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天赋和能力,但解除封印后却带着John跑了这么久,四处躲藏,甚至从不让他露面…一千年的封印削弱了你的能力,是不是?”

 

  她的猜测没错,Harold确实非常虚弱。Reese的眸里涌动着怒火,却不能轻举妄动。

 

  “请给我它的地图。”Root态度诚恳地威胁。

 

  “为什么你这么渴望得到它,你已经有足以强过任何人的天赋了。”Harold试着劝服她。

 

  “我不是为了自己,Harold。你创造了一个生命,但你夺去它的意愿,让它变成了阶下囚,更糟的是,你迫使它为整个世界服务,包括那些内心早已腐烂的人。你锁住了它,我只想放它自由。”

 

  “你不明白,它可以成为这个世界的威胁。它不是生命。”

 

  “我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和你辩驳上,它还在等我。地图。请你给我。”Root无意愿再和他争论,刀刃又深入Shaw的肌肤一分,手骨也传来几乎碎裂的痛楚。

 

  Reese不忍地别过头,用请求的眼光看着Harold,后者叹了一口气,指尖微点桌面,地图便泛着光在桌面展开来。

 

  Root的记忆力很强,只消一眼,她就记住了地图的全貌,再和记忆里现世的地图稍一对比,立刻找到了Harold标记的地点。

 

  她指示Shaw和她一起走出去。Shaw低眸瞟了一眼被染红的匕首,安静地站起身。

 

  四人一点一点挪到了小木屋外。

 

  Root从背后搂住Shaw,双足离地向高处飞去,为防万一,她让那把匕首从始至终都贴在Shaw的喉咙前。

 

  Shaw听见她的嗓音在自己耳畔响起。甜腻的,像糅杂了蜜糖一样。随后Root的唇吻上她冰凉的耳垂。

 

  “Sorry,sweetie。”

 

  “我会让你还的。”

 

  “我期待那天到来。”Root放开手。

  
     Shaw身子一轻,整个人向下坠去。

评论(2)
热度(8)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