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Endless Wonder : 无尽神奇(六)

  第六章  Bear

 

 

  他有过一个在旧主人眼里相当霸气,但被Shaw嫌恶不已的名字,叫做“屠夫”。平心而论,他并不觉得自己身上有哪一点特质与这门职业有任何的关联,他与屠夫最接近的一次,大概是在屠宰场里。

 

  商人确实是在屠宰场买下的他,经过一番协商后,花了相当低的一笔钱把他带回了家。不像其他长有翅膀或独角的同类,从外形上,他普普通通,仿佛返了一千年的祖,回到了魔力罕有的时代。

 

  商人购置他是出于贫穷,买来后就让他拉货,没少用长鞭催促他。生活过得颇为委屈,尽管他不大愿意听对方的命令,但更不想尝到鞭子落在身上的切实滋味,只能闷着脑袋逆来顺受。

 

  直到某一天,那个挥金如土的矮个黑发女人从他前主人的手中买下他,一切就都有了转机。他眼力见好,认出每回付钱的都是另一个高而瘦削的漂亮姑娘,就异常地亲近她,不过,对方似乎不大愿意搭理他,但也给他起了一个名字。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两个姑娘并不肯同乘,而且明显更加柔弱的Root从不骑马,只靠着魔法移动,Shaw却全程都骑在他背上,连拉Root一把都不肯。看着Shaw四次三番对Root冷眼相待,Bear想到了自己的遭遇,便很同情Root,总是刻意放缓速度,好让她多休息。
 

  ——他并不普通,只是没有显露在外,实际上,他的速度、耐力和魔法的感应,都是同类中最强的,可惜,屠宰场里从来没有认得出好马的人。

 

  后来,他逐渐明白,Root看似瘦弱,却是他见过的所有魔法师还要强、也更黑心的存在。他第一次能凭着魔法留下的痕迹追踪出Root位置的当晚,原以为会得到对方的什么奖励,没想到的是,Root绕着他转悠了两圈,观察良久后,就把一个攻击性极强的魔法阵附到了他的身上。

 

  只要她想,她一个念头就能致他于死地。小熊害怕极了。

 

  他尽职地做好跑腿的工作,对Shaw也粘得更紧了。起码,Shaw对他一直很好,而且Root似乎很听她的话,应该不会轻易施咒。

 

  他也是费了很久才弄明白的。他发现,Root好像连对Shaw的存在充满了好奇,在河边歇息的时候,他经常能看见Root盯着在远处捕猎的Shaw出神——如果可以,她说不得会把Shaw解剖了。然后,再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一道攻击魔法落在Shaw的头上,而且从不打偏,让观战的他看得心惊胆跳。

 

  幸运的是,Shaw总能顺利躲开,就算真的挨着一击,也毫发无损,让他大大松出一口气。

 

  他觉得,没有Shaw,自己也要不了多久也会成为Root的试验品。

 

  随着相处时日的增长,他发现Root盯着Shaw的时间变多了,也不再拿她练习施法的准星,Shaw也极少再为此动怒。或许是习惯了,但这两个人之间,似乎多了某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

 

  终于,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载着二人跑到山脚下后,他知道,他们要分道扬镳了。Shaw没有表现出多少留恋,拍了拍他的脖子,告诉他,如果她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他就自由了。Bear摇摇脑袋,在原地踏了几步。

 

  Root与Shaw不同,她温柔地亲了亲Bear,在摸他肚子的时候,又往他身上加了一道和自己连接的魔法阵――如果她愿意,他就能感应到她的大概方位。

 

  她没有说话,但意思Bear很明白――今后他就归她所有了。

 

  这天他例外地更喜欢Root,他伏下脑袋,乖巧地蹭了蹭她的掌心。

 

  现下,两个主人得以重见,应当是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才对。

 

  Shaw顺利地制服了Root,将她压在了树上,她用单手掐住对方的脖子,另一手,则握紧一把锋利得反光的匕首,尖正对准Root的胸口。Root按着她的身躯,施咒折断了一根粗壮的树枝,尖锐部分直指Shaw的后脑。

 

  他愣在树丛间,望着僵持不下的两人,焦虑得来回踱步,不知如何是好。

 

  “想要我的命,Huh?”Shaw的唇角弯起嘲讽的弧度,笑容好看得晃眼。“用你自己的换。”

 

  Root一如往常地回以甜腻的调笑。“你是说殉情?我乐意至极。”

 

  两人都在试探彼此的底线,一点点地把对方逼入绝境。

 

  这样下去,非出人命不可。Bear踌躇了一会,撒开腿就往外跑。

 

  他不愿意目睹任何一人血溅当场的惨态。

 

  Root凝视进Shaw深邃的黑眸,一心多用地想,这个处境,虽然危险,又透着几分情色。

 

  除了殉情,她还很乐意亲一亲Shaw。

 

  不多时,Bear就在森林外撞到了Reese和Harold。凭着Reese给他的和Shaw相似的熟悉(暴力)感,他用牙齿扯了扯Reese的衣角,拖着他们赶到家暴现场。

 

  Reese和Harold有些发懵,面对这种微妙的场面,他们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不知怎的,身后多了三道视线,Shaw有点轻微的尴尬。Root倒满不在乎,她扭过头,向Harold打了个招呼。“Hi, Harry.”

 

  她一开口,Shaw就刻意收紧了掐着她的手。她除了呼吸有些艰难外,并无多大变化,直到脊背抵着的那棵树突然发出轻微的、只有她觉察得到的嗡鸣,才收敛起戏谑神色。

 

  “尽管我很愿意和你这么继续下去,但东南方向有一队人马踏上了她的地盘,离我们很近,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

 

  Harold愣了一下。“她?”

 

  “为了Harold的安全,我建议你们现在就逃。我得替她解释一句,她知道钥匙的事,但她不想Shaw死。”

 

  “她不想,不代表你不会。”Reese保持着警惕,针锋相对地回击。

 

  Shaw保持了沉默。

 

  “它在和你交流,为什么?”Harold感到不解,为何它会选中Root,而不直接告知自己。

 

  “我猜也许是因为你让她失望了, Harry-。”Root言语间流露出怪责之意,又有些疼惜,她的神灵不断提醒她救他的命。

 

  她对Harold虽有微词,但也尊重他,父女间的关系并不容易调和,尤其是这种关乎天下苍生的情况。

 

  Root冒着被刺伤的危险故意将身体前倾,往Shaw的匕尖送。Shaw微皱起眉,不易觉察地把手腕后移了些。Root的眸底闪过恍然神色,嘴角扬起的弧度更高。她挥手撤落了木桩,瞬间被Reese召出的冰锥包围。

 

  捕捉到Shaw脸上一闪而逝的茫然,她满足地微笑起来,语气前所未有地真诚。

 

  “你知道我们不会在这里死的。放手,我可以解决那些人。”

 

  “Ms.Shaw,她的确没说错。现在她降低了威胁,我想John能在她动手之前制服她,所以…请把个人的恩怨暂时搁置。”

 

  Shaw权衡过后,不甘地松开人,退后几步。

 

  Root咳嗽了几声,迅速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内。

 

  与此同时,森林外不远处响起剧烈的轰炸声,表示她与来人已经开始交手。

 

  “走,现在。”Reese的反应最快,他催促Shaw骑上马,扶着Harold,三人一同离开了森林。Harold听着后方接连不断的爆炸声,紧锁双眉。

 

  他不明白,如果他的创造物不准备逃离囚牢,那它费劲心机破坏他定下的规则,和Root交流,指引她与作为钥匙的Shaw见面,又为了什么?

 

  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想,完美地将所有事情串联起来。

 

  也许除了他,还有其他人创造了新的魔法元素。

 

 

  Shaw的心头被强烈的不安笼罩,她不时回头望向来路,更扯动缰绳让Bear慢下来。

 

  沉默着思索半晌,她不由分说地和Reese道了句别,兀自拉着Bear扭头疾奔。

 

  这条队伍是怎么获得他们的方位的?

 

  Harold可以安然无恙地躲藏几年,就说明关押他的组织还没有能定位他的能力。而Root的那个仇家,嗤,他还没有这种财势。

 

  可能性最高的,只有她的同行。Hersh效忠的王室。

 

  但Root不可能犯任何会被发现的低级错误。她皱起眉,忽然想起了那晚轻而易举就得到的匕首。

 

  她把柄部倒过来,细细端详,终于在底端发现了一个精致,刻痕极淡的连接魔法阵。——这就解释了一切。插在酒馆招牌上的匕首不是Cole所为。

 

  他不会把Shaw送的东西丢下。她早该想到的。

 

  Root没有接触过Hersh,但Shaw清楚对方是个多难缠的厉害角色,如果真把雇佣兵界名列前茅的人都派来,Root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她的心登时提了起来。如果他们能一路跟到这里,就说明木屋的位置已经暴露,很可能还安排了不少埋伏。

 

  Reese和Harold凶多吉少。

 

  她用刀在指腹划开一道小口,把鲜血滴进魔法阵中,“滋啦”一声,那图案渐渐溶解。

 

  Shaw停下来,在营救Root和Reese的抉择中犹豫了两秒,最后果断地奔往第三个选择。

 

  那棵囚有魔法之源的树。

 

  她只剩一个能救所有人的办法了。

 

 

  最近的城镇里一家雇佣兵酒馆的地下室内。

 

  Root用以施法的双手都被特制的手套束缚住,固定在椅子上,连弯曲一下手指都是难事,念动咒语的嘴唇则被用人用银色的金属口罩连同下颚一起封住。

 

  她动弹不得,也无法言语。

 

  “你好,Samantha.”一道身影在黑暗中逐渐显现,来人是位比她年长的女性,嗓音低沉,从语气里一贯的威严判断,应该来头不小,极大可能是是Shaw的上司。“我很惊讶你没有和Shaw在一块,她在哪儿?怎么,她抛弃你了吗?”

 

  有人上前解开了Root的口罩,她扬了扬唇。“我的名字是Root。”

 

  树的根部,最靠近魔法之源的位置。

 

  “我不能给你我的名字,但你可以称呼我为‘Control’。”

 

  “掌控一切的人吗?听起来像是某个高官。”Root假意思索一番,故作好奇地反问她。“你认识任何宫廷里的人吗?”

 

  Control居高临下地笑笑,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微微抬手,一道风刃便出现在了Root的手掌上端。“现在,我只需要轻轻——勾一勾手指,这个可爱的小东西就会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地切断。所以我建议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Root盯紧风刃,不发一言。

 

  “乖孩子。”Control直起脊背,负手对着她。“Shaw的位置可以慢慢来。现在,告诉我,你是怎么接触到它的,它又是怎么给你消息的。还有你超乎常人的能力…是它给的你这些能力吗?”

 

  Root发出一声轻笑。“你的问题真是可爱,我天赋的来源和你们一样,至于能力的强弱――你觉得呢?”

 

  “为什么你能收到她的消息?”

 

  “这是她的选择。就像你这种人也可以得到她的能力一样,这是她的选择。”

 

  “Sameen Shaw和魔法之源在哪里?”Control不再打算和她耗下去。

 

  她眸里闪着决绝的光,笑容优雅又嘲讽。“你真的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Control冷漠地给旁边的人投去一个眼神,悬在半空的风刃立即下落,利索地切过Root的尾指。

 

  说时迟那时快,风刃在碰触Root手指的瞬间突然静止,又旋转着聚成一个轻巧的、随处可见的锤子形状,改变方向,猛地砸在满脸不可置信的Hersh头上。

 

  Control正要施咒,忽然惊惶地发现自己体内再无魔法的存在,也失去了感知的能力。

 

  Root仍旧被困在椅子上,但神情已没有方才的决绝,反而镇静自若地冲她弯起一个微笑,带着她熟悉的,高位者对寻常人的怜悯意味。

 

  “我的创造,是为了让你们的生存变得轻易。遗憾的是,你们有永无止境的贪欲。我的…父亲让我封闭自己,把魔法的决定权交到你们手里。从现在的情形看,你认为他是对是错?”

 

  “我无意伤害你,女士。解开我的束缚,停止对我、以及我的人的追查。或者,我让你的军队失去全部能力。我相信你不会想看到那种事发生的。毕竟,有不少国家对你们虎视眈眈。”

 

  “谢谢。”

 

  她十指交叉,活动活动了手,略过坐倒在地的人离开地下室,堂而皇之地走出酒馆。守在门口已久的Bear欢快地踏了踏马蹄。

 

  她俯下身,搓搓他的脑袋。

 

  “乖孩子。”

 

  ――tbc

  嗨呀越到后面要改的东西越少了…

  到进入学院以前应该都不用再作什么改动了。

 

评论(3)
热度(10)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