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Endless Wonder : 无尽神奇(九)

  第九章

  

  Shaw由衷地感到世事奇妙。

  

  前一天,她还是个亡命之徒,而现在,她成了这世上最隐蔽学院的教师之一。

  

  Shaw慢腾腾地扫视空地里这群站姿各异的魔法师,心里没来由地生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也许是时隔多年,如今旧地重游,站在这群游手好闲的学生面前,仿佛所有经历只是一场梦。由始至终,她都只是学院里的一位格斗教师。

  

  什么时候她也多愁善感起来了。Shaw嫌恶地撇了撇嘴,无奈地望向满脸期待的学生们。

  

  这群年轻人从小娇生惯养,什么事都习惯了用魔法解决,体能差强人意是正常的。

  

  可也不至于这么差吧。

  

  眼前的学生们站姿东倒西歪,面色苍白,手无缚鸡之力,整个跟肾虚了一样。

  

  过分了。

  

  Shaw沉默下来,预感一切都不会像她想的那么顺利。

  

  尤其是…站在第一排最后一位的那个学生,看起来十分眼熟。

  

  Shaw深吸一口气平复心里涌起的不管什么情绪,快步上前拽住Root的胳膊,给其他人扔了句“绕着学院跑圈”的命令,也不顾他们听不听从,扯着Root就往学院内走。

  

  Shaw带着她疾步走入长廊里,克制着上涌的怒气把人推到墙上,尽量不把那份提心吊胆的感觉归类于担忧。

  

  “你疯了吗?我告诉你在旅店等着我。”她左顾右盼,没发现其他教师的踪影,这才压低嗓音道。

  

  “我了解过了,Sameen,这所学院很特别。你看见那些学生了吗?他们都是各国王室的继承人,那些人不会把我的通缉令送到这里来,打扰他们的进修。”

  

  “再有,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是要犯,就不会请你来当教师了。”Root表情自在,还伸了伸脑袋,朝Shaw的背后挥了挥手。

  

  “没有人告诉过你们,学院里禁止谈恋爱吗?”

  

  清脆利落的脚步声在走廊的另一头回荡,不多时,随着脚步声的逼近,它们的主人从一团模糊的影像逐渐清晰,落成两个成年女性的模样。Myka和H.G并肩而行,正朝二人的方向走来。

  

  Myka的目光落在Shaw的脸上时,二人交换了一个惊异的眼神。H.G不动声色地观察Shaw的 “恋爱对象”。

  

  “Samantha?”Myka的好奇尽数表现在了脸上,对Root眨着眼睛,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你认识她?”Shaw有些发懵。

  

  “当然。她是纽约魔法学院送过来的学生,我们检查过,她的学生徽章是真的。”Myka道,“她还有学院院长的推荐书,信上的印章我们也验证了,都是真的。”

  

  …这女人是偷了多少东西。Shaw抽了抽嘴角,没有说话。

  

  “说起来,她不应该是你的学生吗?”Helena并非等闲之辈,她的目光在二人身上徘徊,当即看出了俩人间强烈的化学反应。她勾了勾唇,又补充一句:“但,你知道,这些古板的规则,教师也不必要遵守。毕竟,情爱是人之常情,如果连这也要束缚,未免太残忍了。我是说,Artie虽然有些偏执,但他和残忍可搭不上边。”

  

  怎么有人能把她和Root的关系解读成情侣。Shaw翻了个白眼,但懒得否认,澄清只会让她们更加好奇,于是她直接改变了话题。

  

  “你们俩去哪了?”

  

  “当然是约会。”Helena迅速回答。

  

  “——和后山的几只野兽。”Myka机智地续上后半句。“学院周围的村庄出现了一些异象,他们请我们帮忙解决。”

  

  “这就是我指的意思。”Helena正色道,眸里含着笑意。“几种本应该在山间生存的猛兽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突然能力大增,还发了狂地下山扰民。村庄的人没学过正统的战斗魔咒,莽撞的都受了不少伤。Well,幸运的是,没有人丧生。”

  

  “这些猛兽在战斗的时候展示出了超乎寻常的能力,Helena和我都觉得太蹊跷,打算去拜访一下它们的巢穴,试图找到一点线索。”

  

  “我们想顺道来瞧瞧那帮公子哥训练得如何,没成想,反而坏了你的好事。”

  

  “你们没破坏什么,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不适应她们投来的微妙目光,Shaw瞟了眼全程不做声的Root,还是开口道。

  

  “噢,那是我们想错了。”Helena在Myka发言前道,伸手握住对方的胳膊,示意人先别说话,让她发挥。“对了,你记得上次你离开以前和我的切磋吗?我想出破解你攻击的方法了。也许——哪个时候,我们可以试试。”

  

  Myka双手抱胸,装作不经意地向Root撇去一眼。

  

  迟钝如Shaw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逐渐转黑的脸色,提及格斗,她顿时兴奋起来。

  

  “当然。”

  

  这回,Root在脑海里想出了十几种弄死Shaw的办法。

  

  不嫌事大的两个人过来扰乱了气氛后就并肩离开了。

  

  Shaw后知后觉地想到一件事,按理说,全世界的人都该和Root一样失去魔法能力了,这里的所有学生却还能自如地运用魔法。

  

  这不合理。她思考了会,更倾向于Arthur就是神秘组织的幕后主脑。

  

  Finch能有对付他的办法吗?她陷入了沉思。

  

  “Miss Shaw?”Root的嗓音把她拉回现实。

  

  “什么?”她愣了两秒。

  

  “我们真的得回去了,不是吗?他们应该跑完了。”Root慢条斯理地道,表情平常,完全看不出那张脸上出现过任何的负面情绪。

  

  “他们可以等。”Shaw说,神情有些不悦。

  

  “说得也是。他们不可能有意见――”Root懒散地坐到沿道的石栏杆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垂下,在空中微微晃荡。她的双手按在两侧,支撑住稍稍前倾的身躯,语气充满戏谑。“毕竟,你可是这里最受欢迎的人呢。”

  

  她的嘴角不易觉察地下撇几分,很快又被她重新翘得老高。

  

  Shaw没来由地从这句话里嗅出一丝酸意。她抬了抬眉,转头迎上Root的目光,不理解对方急转直下的态度,只如往常那般“礼尚往来”地给予尖刻回击。

  

  “比不上你,通缉你的告示可贴遍了全国。”

  

  空气中的火药味愈演愈浓,火花几乎要在二人互不相让的对视里迸溅出。

  

  气氛不太对。再这么下去,Root非得和她打起来不可。她们的吵嘴一向是常事,但为这么无理的争执却是头一回。Shaw盯着对方显露着倔强的棕眸,不清楚她们之间究竟是什么有问题了,只能无奈地移开视线。

  

  Root出奇地突然安静下来,Shaw以为她正在酝酿回击的话(或动作)时,她垂下眼帘,双唇微微抿起,脸部线条柔和了不少。

  

  “‘她’从这场战役里胜利后,我可以能说服他们撤掉告示。如果你觉得这样不错——和Helena一起当老师——你应该留下来,我看得出她们都很欢迎你。”

  

  Root的态度变得温和,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转变,空气里似乎凝滞着和Root灌了糖一般的嗓音同样甜腻,又有些粘乎的香味,随着Shaw的呼吸涌入她的身体。

  Shaw咽了咽口水,胃部泛起短暂的饥饿感,随后有点别扭地错开和Root的对视,语气流露着无奈和厌烦。

  

  “…回去上课,Samantha。”

  

  Root盯着她不自在的模样,唇边缓缓漾起一个微笑。

  

  ——Shaw对她有特别的好感。

  

  另一边,Harold正在旅店里精神十足地分析昨天Shaw从Myka口中得知的消息。Reese坐在桌边,有些疲乏地杵着下巴。出于担忧,他夜不能寐,昨天更守了Harold一整晚,直到天亮才放松下来。

  

  他认识Arthur已久,从来没见对方有过所谓“需要闭门不见客”的习惯,可以说,Arthur是他认识的所有人中,生活最美满的一个。

  

  这么多年,他究竟经历过什么?

  

  Reese强打起精神,细细端详手里的那张图片。他不认识其中的任何人,包括揽着Harold的肩膀笑容灿烂的那位据猜测应该是和蔼可亲的Nathan Ingram,就连这些人的传说,他也从未听闻,唯一知道的,就只有Harold的传说。

  

  因为不清楚他们的性格,Reese的猜测比Harold的要更为大胆。他默不作声地将腰背挺得笔直,丝丝冷意从四面八方渗入他的皮肤内,顺着脊梁骨一节一节地攀爬而上。

  

  “有没有这种可能,Finch,我没有任何偏见,只是…如果Arthur就是另一种魔法的创造者呢。”他注意着Harold表情的变化,试探道。

  

  Harold表情一僵,言语颇为苦涩。“在Root和Ms.Shaw得到更多消息以前…我们还是不要下结论为好。”

  

  Reese点点头,理解他不想和唯一存活的挚友反目成仇的心情。

  

  再者,如果Arthur就是对四人一马的经历了若指掌的那个幕后黑手,他就也知道Harold被封印进石像后,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变成了他新生儿的养料。

  

  明明知道所有故事却无动于衷…这个结局,对Harold来说只会更糟。

  

  想到这点,Reese就有些担心Shaw,她和Harold的创造物有着太紧密的联系,又是击溃它的唯一存在,对那个组织而言,她的吸引力远比Finch强上百倍。

  

  眼下又她正在学院里操练学生,如果事情真如他想的那般糟糕…Shaw就是置身敌营了。

  

  各种各样的想法和可能性掠过他的脑海,Reese原想说点什么,在看到Harold不忍的模样后,又把话都咽了回去。

  

  一千年。倘若能力高强的Arthur有足以活上千年的能力,那他的家人、亲属,后代又该怎么办?

  

  寿命过于长久,也是一种折磨。

  

  但Finch也同样经历了千年的变迁和失去,他不想折磨对方,索性对这些闭口不谈。他缄默片刻,装作才想起来的样子环顾四周。

  

  “Root呢?”

  

  这话题转变得虽然生硬,但Harold的脸色也有所缓和,很显然,刚才的对话让他也想到了Reese的猜测。

  

  “她应该在探望Ms.Shaw。说实话…我不知道这二位女士是否适合单独相处,上一回,Shaw把她从马背上扔了下来…”

  

  “Shaw有分寸,Finch,即便她被激怒,也不会失去理智下死手的,这一层你不用太担心。”Reese向他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

  

  “…恐怕你这么一讲我更担心了。”Harold显然不太能消化这样的安慰,他眉头轻拧,神色有些纠结。

  

  Reese意外地挑了挑眉。“什么时候你关心起Root的安危了?我记得你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情况可称不上友好。”

  

  Harold抿起唇,没有回答他的话。

  

  终其一生,Harold都认为生命是平等而珍贵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尽力给自己的创造物设下束缚,要它对芸芸众生抱有相同的态度,不偏向或限制任何人。

  

  他不是很欣赏Root的做法,尽管他能理解她对魔法的狂热,但他纠结于这份狂热的盲目和被殃及的无辜。

  

  Root同意他众生平等的观点,却只将人类都视作可牺牲的棋子,在她的观念里,人类的平等,在于他们都同样的没有意义。

  

  Shaw陷入昏迷那天,Root曾突兀地和他谈起魔法之源的事。

  

  当时,他下意识地想避开,却又出于一种莫可名状的责任感,接下了话题。

  

  一如既往地,谈论最后变成了争执。

  

  Root语气温和,却处处透着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她言辞犀利,字句都刺得他不知该如何反驳——Root站在他造物的立场上,而他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上,本身就没有可公平辩论的点。
  

  “即便你不愿意接受她有生命这个事实,她仍是你创造出来的,活物。”她在提及最后两个字时加重了语气。

  

  “你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接受,为什么?因为你抹去了她化形的能力、限制她的声音,把她锁在那棵愚蠢的树里,你害怕承认自己是对一个生命体做出这些行为的吗?”

  

  Harold罕有地失态了一瞬,但很快又平复下来,嗓音仍旧有些颤抖。“你认为我创造它的时候,有几次它没有试图谋杀我?它不在乎人类的性命,只想要壮大自身的能力,就连现在的状态,仅仅是在我当年把它废掉,锁起来才得到的结果。”

  

  “你被它赋予的特殊性迷惑了,你觉得,一旦你落入敌网,它不会再找其他天赋高的人替她做事吗,Ms.Groves?”Harold在Shaw的通缉令上见过Root的真名,此后便一直这么称呼她。

  

  无关其他,Harold Finch纯粹想提醒这位魔法的狂信徒,她还是个人类。

  

  “我的名字是Root。”她一字一顿地道。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Ms.Groves?去抛却你的人性,变成最接近它的部分?它被锁进树里迄今为止已经有一千年了,这段期间,它没关心过任何人,却突然找上你。我想问你,你在做它吩咐你的所有事——那些需要你身陷险境的事时,你有没有想过,或者问过它任何原因吗?”

  

  Root忽然停止了争论。她抿了抿唇,在周身充斥的魔法元素里体会到,她的神在请求她不要继续争论下去。

  

  “你真的不清楚她为什么求救吗?”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仍是开口了,说话时,神态几乎透着哀求。

    他一滞,随即紧紧闭起双唇。

  “Sameen不过几十年后就能自然老死,她迟早可以从囚牢里解脱,根本不需要靠我接近她。”

  

  “她联系我的唯一原因,是她失去了和那块封印你的石像的感应。从头至尾,她都不是在为自己求救。”

  

  “我和她接触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那让我们的所有感受都联系到了一起。我能感觉到,她很担心你。”Root的嗓音有些哽咽,她闭上眼,喉咙吞咽了一下。“她一直都在担心你。”

  

  “你究竟把她毁成了什么样子…才让她这么在乎人类?”

  

  上课时间才过去半个小时,体质孱弱的法师们都已经躺倒了一地。Shaw摇摇头,满脸嫌弃地拍醒快晕过去的人,让他们给自个儿砸水魔法球。

  

  Root不见了。Shaw巡视一圈,这才记起她在被要求再跑一圈时就溜走了。

      Shaw想了想,无所谓地耸耸肩。
  

  学院围墙外。

  

  Root在这块地方溜达了小半天,打听了好几个学生后,才勉勉强强地从这些人的口中将故事拼凑完整。

  

  除了那四面城墙,以及坐落在学院里那间格格不入、独具风格的酒馆外……这地方确实是所正规学院。

  

  它历史悠久,没人说得清它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只知道学院的人基本不与外界来往,尤其是教师,据说她们有严格的保密规定,不能让学院的消息外泄。

  

  有一点的确如Harold所说,这个地方有着各种各样、不分高低贵贱的教师和领域,与其他只教授魔法咒语的学院截然不同。

  

  但这里的人其实并不真的与世隔绝,所有的学生基本都是正在培养的下一任君主或城主。

  

  现下时局动荡,人心不古,各国的邦交脆弱如斯,没有人愿意冒险让自己的继承人送到可以被威逼利诱的导师手下学习。

  

  而这些得悉Arthur存在的君主们则达成默契,将下一任都送往了这里。一方面是因为没人胆敢与像Arthur——或者说Artie这么年长又强大的魔法师为敌,另一方面,继承者们在这里,不仅可以学习魔法,还可以培养感情,增进了解, 为将来建邦或侵略做准备。

  

  但这也意味着,学院里的任何人都有足够的财势和野心建立那个组织。Root有些苦恼,她们的难度又翻了个倍。

  

  她满怀惆怅地在外围绕着城墙漫步,终于,在转角处,某个熟悉的图形忽然撞进她的视野。她盯着墙面细细搜寻,总算在阴暗的角落里发现了一道魔法阵。

  

  这应当是很常见的:在学院这种地方,随便某个学生都可以突然手痒,想在墙上试试书里某个咒语。

  

  但不知为何,Root的直觉在她把视线落在那道魔法阵上时,前所未有地强烈。

  

  即便失去了与生俱来的魔法能力,她仍能从阵上的刻咒看出几分端倪——这是个掩护类的咒语。

  

  Root隐约记得自己在某处见到过相似的魔法阵,却记不清是什么,也许在某本她翻过的书上。

  

  深埋在某个角落的记忆忽然复苏,残忍地,不受控地在她的眼前铺开,熟悉的感觉紧紧缚住她的心脏,让她一时有些喘不过气。

  

  她挖了六尺才找到的那具尸体,那具一丝不挂的尸体,其背上就有这样的刺青。

  

  Hannah的尸体。

  

-tbc

我喝得有点多,等会,我捋一下。

第一章的关系是谋杀犯与(官方)猎人。

第二章的关系是雇主和佣兵。

第三章的关系是共犯。

第四章的关系是人质与…什么来着,行凶者?用中文怎么说呀…好复杂。总之,就这个。

第五章的关系是…应该能算是敌人?

第六章的关系是,小熊的共同主人(共有财产)。

第七章的关系,亦敌亦友。

第八章的关系就是战友了。

第九章的关系是师生。

耶,我要把所有能搞的Play都搞了。

评论(3)
热度(9)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