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整理】【重发】Unspoken

        今夜月色很美。暗蓝色绸布披盖天际,偶有零落的几颗行星,亮得晃眼,似是外界的光线互相推挤、争先恐后透过幕布上星点的缝隙钻进这方狭小、黑暗的空间。

       城内一样灯火遍地。车流此起彼伏的鸣笛远远地传过来,幸而因距离过远并不刺耳,却仍让人觉得有些不适。难得有凉风拂过,吹起Root披散着的几绺卷发,带动它们贴住略为干燥的嘴唇。她不自觉地让舌尖在唇间轻轻划过,抬手勾下视野内乱扬的棕发,斜倚着天台的栏杆伫立。

       楼下车水马龙,周围却凝聚着悄无声息的静谧。她的指尖抚上脖颈微凉的项鍊,顺着链身滑至胸前挂着的戒指,出神凝望天际的某颗行星。月色映亮大地,星光落进眸里。

       电流在重新植入的人工耳蜗内流窜,发出微不可察的响声,提醒着她,眼前这个世界的真实——大脑超乎寻常人带来的副作用即是她不受控的、鲜活的想象力,同机器一样,她能在脑海里构建出合乎现实逻辑的世界,不经意间冒出的每道猜想都会推动剧情,或是新生一个。即便如此,至今为止,她还没有在任何世界里装下过自己的结局。

       实在难以猜测她这种职业的收场会是落进敌人手里饱受折磨——还是忍受不下寂寥自行了断。没有上帝相伴的日子,她时常迷失在这些和自己无关的、他人的世界中。

       耳内响起的脚步声适时打断了Root渐渐失控的臆想。这是机器给她的提醒,通常都和一个人有关,至于愿意如何反应…那是她人性化地留予的自由。难以遏制唇角不断上扬的笑意,她抿了抿唇,将调笑的弧度收敛,装出一无所知的神情继续观望,又在内心做着对来人的评估。

       猛兽接近猎物时,会刻意收敛起自身散发的危险气息,压低存在感悄然近身——再予以致命一击。这是她在无数个生死间磨炼出的本能。如果没有提示,Root根本捕捉不到身后细微的异动。

       Shaw经常将作战积累的经验用在从背后吓唬他人上,以此为乐,颇有点和特工身份不符的孩子气。可怜的Harry不知从她身上受过多少次惊吓,屡次教诲她都不肯改掉这个喜好,也只好听之任之了。

       “在这里吓人可是很危险的,Sameen.”Root无须回头,眼里噙着笑意,背对着人开口,脚步声便戛然而止。Shaw的乐趣是作弄其余队友,Root的乐趣,便是见她吃瘪时无奈又气恼的模样。

       ——差了一点点,hmm?

       “我可能会掉下去。”Root转过身,从她的表情发现了与以往不同的温柔,尘封已久但绝不会被遗忘的记忆涌上脑海,叫人惶悚的画面仍旧历历在目。微妙的悲哀感在她的心头油然而生。Shaw的性格在数次的死亡与重生里被摧毁得彻底,不真实感长久地折磨着人,却也让她把Root作了唯一的救命稻草。Root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面对这种令她既渴望又心碎的状况。落到衣襟内的戒指在她的胸膛发冷,冰凉的,逐渐被体温捂暖——和她即将送与的人有相同的特质。

       “她说你在这里。”Shaw在离她稍近的地方停下,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不常见的宠溺,披散的黑发被风吹动。“情人节离家出走,你也算是头一个。”

       Root迎着她的视线,笑容半认真半戏谑。“姑娘家总需要悄悄思忖一些事的空间,Sameen.”

       “但你通常不对我保密。”她学着Root平时的神情,饶有兴趣地微歪脑袋,漆黑的眸映着城市绚烂的夜景,和流光。

       Root没有言语,揣摩着究竟这么将对方认为不必要的形式塞到她手里,于她而言,是不是有些过分。

       她们住在一起,偶尔发生一些微不足道的争吵,用令人颤栗而满足的性爱收场…和婚姻并没有不同。或许只是少得可怜的少女心发作,也可能是单纯地想看她戴上能让全世界的对她有非分之想的人望而却步的证明。又或许,是Root想成为她的所有物。

       对这种形式的渴望,Root猜想,也许如其他的喜好般,隔一段时间就能消退。不论谁的指上是否有那么一枚戒指,她们都属于彼此。——没有不需要满足的。

       可这份心思又太强烈,驱使着她微低着脑袋,把串进项链的戒指从颈上取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瞧向她,垂下的另一只手悄悄地颤抖着。

       ——我爱你。Root在内心想道,没有说出口,怕这句话成为逼迫对方接受的缘由之一。求婚礼物静静地躺在她的掌心上,镶嵌的宝石反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她默不作声地谛视那枚戒指许久,轻轻地从Root手上攫走它,尔后,像是听到什么毫无幽默感的笑话一般,突然发出一声轻笑,极其无语地微晃脑袋,睨视过来。“这就是你让我放弃享受上好的菲力,半夜三更跑到屋顶感受冷风的原因?你知道情人节很多餐厅很难订吧。”

       没有令人心碎的迟疑和尴尬的沉默,对不擅长表达情感的她来说,这就是应允。

       Root的心脏因欢愉而剧烈地跳动起来,柔软又温暖的感觉在胸腔缓缓荡开,她的嘴角高高翘起,终于恢复往日的神态。“我可以黑进系统再买一份。”

       “双份。但别指望我会在教堂完婚。”

       “Hmm,图书馆更不错,成交。”Root牵起她的手,轻巧地,心满意足地把戒指套进对方的手指。

       宇宙无垠、混乱且冷酷。而她在分崩离析的世界里寻到了意义。

评论(5)
热度(23)
  1. Root、林懷瑾 转载了此文字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