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整理】【真相是假】【OOC】番外

  番外 


  在Shaw看来,Root聪明得有些过分。当然这并不算是一件坏事,这种程度的聪慧使她对所有事情都处理得自如又得当。她能轻易地和全校的人员打好关系,稳稳当当地坐在受人崇仰的位置,丝毫不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属于Root的位子上总是堆叠了各式各样被精心包装好的礼物,附贴一张小小的卡片,表面写满了赠送者的心意和称赞。但转眼,这些礼物又会被Root推到她的面前,带着一贯温柔优雅的微笑由她笑纳。


  她把双腿架上书桌,追求者的卡片在她的指间翻飞,她大致浏览了下上面的赞辞,不置可否地发出一声低哼。


  但她不能否认Root确实在待人和相处上毫无错漏,即便是她,除开偶尔看见对方和别人相处时生起的烦躁感觉外,也挑不出一丝错处。


  Root清楚她的背景,她的喜好,她的一切,而且从来不会做让她感到真切的不自在的举动,或是强迫她扮演什么普通人的角色。


  唯一让她感到别扭的,大概是周围人把她们视为情侣的艳羡目光。她打心里清楚,自己和Root并没有半点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她第一次在课堂上和对方交锋后,那些看向她时眼底带着敌意的人忽然都近乎狂热地追捧起二人的…组合。


  是的,她们的组合。Shaw把卡片翻了个面,在看到一句希望Root和她百年好合的祝福语后径直把它投进了垃圾桶内。


  她不明白Root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果只是想要和机器交流,在她单方面假装二人在一起让新闻传进她家老爷子的耳朵里并趁Shaw不在带着大包小包深得他心的礼物找上门来以后,机器就主动找过她一次,也不知道她们聊了些什么,再见面时,她的神情明显较从前愉悦了不少。


  老爷子后来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但机器在那之后似乎对Root极其地感兴趣,甚至违背了Harold的意愿私底下联系上了她。


  这以后,她们应该不需要再来往了才是。得知消息的Shaw罕见地逃了课,驾车一直开到了河边,给自己办了一次野餐。


  可是Root并没有放过她。她驾驶着Shaw一直想据为己有的黑色机车,循着线索追到了河边。Shaw叹着气,听着耳朵里机器的提示,从篮子里抽出一颗苹果,头也不回地往后抛去,被来人稳稳地接住。


  Root小心地躲开她的午餐,坐到她身旁,没有多言。这是她尤为欣赏Root的一点——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开玩笑,什么时候该保持缄默。


  她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某棵树后一闪而逝的白光,根据判断,应该是摄影机的闪光灯。才稍有好转的心情无端地急转直降。


  Root从不做多余的事情,如果她真的显露出了什么情绪,或是稍微体贴了些,那么她身边一定潜伏着悄悄传播校园八卦的小狗仔。


  “你想要什么,Root。”她没好气地道。


  虽然她从始至终都是被利用的角色,但Root为表歉意送的东西都太过合她的胃口,她们瞒着Finch,搭乘私人飞机周游世界,享用各地的美食,偶尔客串一下义警打击犯罪。她心疑这些都是机器的授意,却没有问出口过,担心一旦得知真相,这些有趣又惊险的旅程就该画上句点了。


  “有个小道消息,拉斯维加斯今晚有些特别的活动,想参与吗?”Root依旧是那副甜腻的语调,透着不太真实的亲昵。


  “…当然。”权衡再三,她还是没抵挡住赌城的诱惑,也把那句和机器有关的疑问伴着三明治咽回了肚子里。


  既来之,则安之,管Root究竟想做什么,只要不影响自己找乐子就好。她想。


  于是有关二人的传言便一直流传到了她们毕业的那天。


  暖阳透过敞开的窗户投进房内,Root颀长的影子悄悄地覆盖在Shaw的身影上。


  她抬起头,和噙着笑意的Root四目相对。落日的余晖洒在她披散的棕发上,为她近乎完美的侧颜轮廓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辉。Shaw出神了瞬息,心脏不可抑制地狠狠震颤了一下。


  “他们想为我们拍张照,Sameen。”Root微弯着腰,凑近她低语。“最后一天,稍微忍耐一下?”


  Shaw的呼吸一滞,抿着唇点了点头。


  她们并肩站着,Root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向她耳语。“她给你安排工作了,是吗?——恭喜。”


  Shaw木无表情地面对眼前不断闪烁的白光,低低地“嗯”了一声。


  “真是可惜呢,我原来还想用她给出的新任务弥补一下你的。”Root迎着摄像机露出招牌式的优雅微笑,目光无意间和她的相触,嘴角扬得更高,笑容里多了几分肆意和张扬。


  Shaw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全然觉察不出她的表情有何“可惜”的意思。


  “是啊,是啊。”她敷衍着,强压下内心涌起的不忿,看似随意地继续道。“我总算是摆脱你了。”


  “是啊…”Root微垂下眼睑,轻轻答道。


  拍摄终于结束,她收拾东西时,Root朝她递来一个精致的礼盒。


  “告别礼物。”


  Shaw觑视着它半晌,忽然真切地意识到她们确实要分别了。她接过礼物,连一句道谢也没有。


  她们在门口分别。Shaw咬着下唇沉默了片刻,终是没有要求Root对这次拍摄再做出什么弥补。机器给了她一个相关号码,要在24小时内飞到另一个国家清除几个意欲轰炸标志性建筑的极端分子。胸腔里无解的揪心感觉与国家大事之间,她果断地抉择了后者。


  但她忍不住在校门就拆开了Root的礼物,深红的首饰盒里静静地躺着一把钥匙。


  ——Root的机车。


  她驾驶机车一路驰骋到了机场,机器已经替她安排好了一切,她只需要交出证件,登上飞机,彻底地迈入人生的下一章,由无数枪支、性命与血腥编织而成的,她梦寐以求的成年后不受Finch束缚的惊险、刺激的生活。


  机车她通知机器派人带回Finch的家里了,尽管如此,她即将在世界各地开始不间歇的旅程,四处为家,远用不上Root的临别礼物。


  Shaw盯着那副钥匙出神,让它在指间转动。


  拧紧的结忽然松开。她拿出手机,恍惚地意识过来自己其实可以叫上Root,只要把一切归给机器的安排就行了。


  “不好意思,这位乘客,现在不能使用手机呢。”


  轻柔的提示音在她耳畔响起,语气温柔,礼貌又不歉意。她猛地转过头,动作迅速得对方来不及躲闪,温润的薄唇堪堪擦过她的耳廓。


  她直觉自己耳朵一定沾到了些Root的唇膏,它湿乎乎地贴着肌肤,逐渐将没有被殃及的皮肤一起染红。她望着对方鲜红的唇色,不禁好奇起它的口感该是怎么样的。


  Root就在她眼前。那种揪心的感觉奇迹般地消散,只余下有些酸涨的温暖。某种预感一点点攀上她的心头。


  “正巧呢,Sameen。我和你同一班机。”她道。美目倩兮,巧笑盼兮。


  “那我还真是运气。”她扯了扯嘴角。“我可以帮忙解决你的任务,但你得欠我一顿牛排,成交?”


  Root忽然释怀且满足地笑了起来,眉眼蕴满了柔情。


  “当然,Sameen。…不论你想要什么都行。”


  Shaw素来对事物无所感,但她盯着对方温柔的棕眸,头一回产生了有些飘然的错觉。


  ——溺死在這片深潭里也未尝不可。


  -番外结束


评论
热度(15)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