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现代AU】【OOC】真相是假(一)

      “我给你的温柔是假,爱意也全都是假。”


      第一章


  Shaw一直知道,Root在有意无意地接近她。


  ——为了机器。她也清楚。


  她的父亲Harold创造出了对方眼中的“上帝”,在父亲那受挫以后,Root就打起了她的主意,企图通过她接触被严令禁止与人交流的机器。Shaw不是傻子,她明白收下对方的鲜花意味着什么。Root把她的桌柜塞满玫瑰的第一天夜里,她就凭着另一位养父教育的潜行技能,摸黑追踪到了Root的公寓前,把一路下来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礼物用塑料袋装着,挂在门把手上。玫瑰从开口处探出,随着她走时带起的风略微晃荡。


  临走时,她迎面撞见了刚回来的Root,默不作声地别开视线,和人擦肩而过。


  Root自然注意到了门口吊着的东西,颇感兴趣地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回过头,唇角高高地扬起。“所以——你不喜欢我的礼物?”




  “很接近了。”Shaw双手抱胸,有些抗拒地道,语气一如以往地平淡,漆黑的眸里浮着些许嘲讽。“我不喜欢你。”


  她倒不是嘲讽对方有意图的接近,恰恰相反,因为性情淡漠,她并不为此困扰,甚至觉得Root的行为并无不妥——换做她或许也会如此,毕竟绑架等方案少不了触怒坐镇家中的养父。可但凡专业的特工,不论做什么,都该调查一番目标的喜好,即便目标是她这样隐私完全被隐藏起的存在。她对于Root把她当作普通人有些不满。


  Shaw是转校生,鉴于她有把同学的肋骨打断的前科,Harold在为她安排学校时,特意把所有记录抹得干干净净,再加上机器的袒护,就连最顶级的黑客也查不到半分线索——也怪不得Root对她一无所知。


       第二天她就意外地发现,自己常去买早餐的店莫名地倒闭了,往时敞开的大门紧阖。


      她不解地弯下腰,透过外送的窗口望进去,寻不到半条人影。她没能反应过来,抬手敲了敲玻璃,片刻后,老板娘的身影总算出现在她眼前。对方步履轻盈地踩着猫步径直走至窗后,摇曳生姿,脸恰好隐在墙壁后。不多时,一方小小的牌子就出现在她的视野内,上面赫然写着:今日不营业。


  Shaw无所谓地努了努唇,转而买了平日里无感的其他早餐。新的三明治极其难吃,她的心情因此变得暴躁起来,直到下课,她已经折断了第三支Harold赠予的钢笔。


  Root在这时施施然地踏入了她的视线范围,带着一如既往的张扬微笑,在她的眼前晃荡。Shaw的注意力尽数被对方手里不断往外渗着香味的纸袋吸引住了,浓郁的麦香与煎肉香糅合在一起,有目标似的直往她的鼻间钻。


  Shaw意识到今早看见的那道身影并不是所谓的“老板娘”,相比之下,它确实更为瘦弱,且妖娆了些。她恍然了事件的经过,一言不发地觑着身前的人。无需多言,她知道,对方下一步就会把自己想要的送到唇边。


  ——然后再度提出那番追求她的言论。Shaw在心底翻了个白眼。Root带着微笑,将纸袋搁上桌面,随后,不作声地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倒是让Shaw有些讶异。既然Root没有出声,她也不会傻兮兮地打开话题,连谢言都不留,就拆开了包装大快朵颐起来。


  然而,课程刚一结束,她就收到了那位老板娘的号码。Shaw用眼角余光盯向表情坦然与她对视的Root,接着撑脸的动作悄悄戴好了隐蔽的耳麦。“查出什么了吗,Harold?”


  才在玻璃板上贴下新号码证件照的Finch先是一愣,一瘸一拐地走回电脑前,语气略带不满。“你在上课,Shaw,号码可以留给John和我解决。”


  “随时欢迎你和我换位置。”Shaw挪开目光,低语着,又向Root的位置投去一瞥。“机器把号码给我了,或许因为我旁边就坐着个嫌疑人。”


  “什么…?”Harold显然没听懂她的话意,懵懂地应了一句,很快又露出恍然的神情。“但她的动机是什么?据我所知,Ms. Root对无关角色向来兴致缺缺,为什么会突然谋划一个普通的早餐店老板娘?而且——别忘了,她知道机器是如何运作的,也就是说,如果她是行凶者,她根本不会让机器有检测到的机会。”


  “难倒我了。”Shaw不带感情地说,右眉稍稍抬起。“但她今天和我们的号码单独相处了很久,我确定。”


  她的眼睑微垂,在收到被监视者狡黠的眨眼后,十分无语地吐出一条评价。“只有她能连走路的姿态都散着发情一般的感觉。”


  “……”通讯那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在下课后问一下Ms. Root是否知情,Shaw,还有…”他原想叫对方把注意力从Root身上移回书本上,但想起她的嫌疑,又只好拧着眉头纠结了半晌,憋出一句话。“好好学习。我们会解决号码的事。”


  Shaw敷衍着关掉通讯,借着课本遮挡住视线,悄悄地打量着Root。她是行凶者?——可能性过低,即便不考虑对方独特的“人类都是错误代码”的三观,单就她的智力而言,让机器窥测出,都崩坏了这个高智商变态的人设。


  但为什么她上午与人“秘密会晤”过后,机器就跳出了对方的号码?Shaw直觉这两件事一定有着更紧密的联系。


  再者,为什么她会主动找上什么身份都不是的“无关角色”?Shaw停止了猜测,决定直接问个清楚。


  教师在台上的言论她一句都没听入,直到眼前的桌子忽然被人重重一敲,才反应过来。


  “Shaw,我知道我们的校花很好看,但你不用盯着看了整整一节课吧?”他不耐烦地道。

       Shaw猛地回过神,这才发现其余同学都忍着笑意,神情古怪地觑着她。Root更是自得地微晃了晃身子,火上浇油地道。


“我觉得她是在听到你说返校会的时候出了神,因为…怎么说比较好呢…”她扬起一个微妙的笑容。“她和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某些事情公之于众。有关我们的隐私的。”


  她望着Shaw,眼神温柔得几乎能掐出水来。后者磨了磨牙,只觉Root脸上的笑容异常欠缺拳头的调教。她对上教师了然的视线,扯扯嘴角,没有回应。


  下课后,她堵上了Root的去路,意料之中地收到了对方一无所知的无辜回应。


  “Nope.我看起来像是会绑架谋杀一个素昧平生的可怜女人的杀手吗?”Root倚靠回廊的柱子凝立,悠哉悠哉地看着她。“Come on,Sameen,我可比这强多了。”


  “你接着装。”Shaw无意与她周旋。“我看见你和她碰面了。——告诉我,为什么一个雇佣杀手要浪费时间在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人上。”

评论(1)
热度(11)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