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旧文重发】Endless Wonder : 无尽神奇(十一)

   十一章   

  Bear还在奋力飞驰。Shaw隐隐觉得事有蹊跷,如果Arthur是她们沦落至此的始作俑者,那么他早该从密室里出来,将他们赶尽杀绝,而不是躲在学院哪个角落,等着Finch找上门。

  

  他真是那个组织的头目吗?

  

  学院其他老师都没有发觉她们的潜入,很快的,Root和Shaw就在学院的地下室里发现了Harold一行人。

  

  Arthur守在一个木箱前,那箱子从外表上看已经有不少年头了,上面刻满Root在围墙发现的魔法阵。他紧皱着眉,愤怒又不解地看着用长剑抵住他喉咙的Reese,但更多的,是望着Harold。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Finch很快感应到箱子里充盈的魔法元素,他不敢置信地闭起双眼。

  

  “为什么你要做出这些事,Arthur?”

  

  “什么事?外面魔法失灵不是你的杰作吗,我的Samaritan和这些毫无关系。”

  

  听到这,Root不合时宜地嗤笑了一声。

  

  “你真的不知道吗,你的造物把Harold的魔法元素困起来了。”

  

  Finch听到他起的名字后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他不愿意给自己的魔法起名字——即便它具有生命,就是因为他不能让自己对其抱有感情,这样,他才能对它那么残忍,把它限制在那棵树里。

  

  “什么?”

  

  Shaw思忖着,一道细长的影子忽的缠上Root的脖颈,不断往中心收紧。她刚要动作,眼前就多了一柄熟悉的长剑,横在她的喉间。

  

  “别动。”Helena警告了一句。“你知道我下得了手。”

  

  Root用手握住长鞭,用掌心发散的火焰迅速将其烧断,然而不过喘息间,Myka就在她周身施放了数个寒气逼人的冰锥,直指她的每一处要害。

  

  Root也瞬发出一道风刃,在对方的腰侧,高速旋转着,蓄势待发。

  

  “放下。”她们异口同声道。

  

  眼看气氛越来越紧张,Finch不得不提醒似乎完全被蒙在鼓里的老朋友把真相全盘托出。Arthur叹了口气,无奈地示意Myka与Helena收手。

  

  Arthur是在小儿子由于魔法过载丧生后,决定创造Samaritan的。

  

  那时Nathan和Harold刚刚起步,没人知道他们能否成功,Arthur沉溺于伤痛,不想见任何人,只和太太避世研究。

  

  他太太与他有着同样的决心,誓要制造出能一种新式的魔法元素,它可以感应其他人的体质,再根据对方可承载的魔法程度分配自己的能量。

  

  但他比Harold晚了一步,等他创造出Samaritan后,Wren已经兑现了当年的承诺,让魔法传遍了整个世界。


  Nathan身死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造物对其他人而言,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于是,他只能把这项成果秘而不宣,为了避免Samaritan被发现,他还写出了隐藏气息的魔法阵,把它封在这个潘多拉盒子里。

  

  日月推移。他的太太渐渐老去,而Samaritan则在期间一点点地壮大,甚至暗中用无穷无尽的魔力维持着他的生命,让他得以继续存活。

  

  发现这件事的Arthur最初盛怒,但也也无可奈何,这么多年,他已经把这个魔法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只好继续保护着它不被发现和吞噬。

  

  再后来,他踏足这片荒野,在第一任酒馆老板娘的劝说下,萌生了利用自己的学识和见闻,开办一所学院的念头,正好还可以完成当年和Harold、Nathan打过的赌。

  

  他收了不少来冒险的年轻人,作为他的第一批学生,几年以后,这些人都成了学院的新教师。

  

  也就有了后来的故事。

  

  “我知道你对魔法元素的看法,Harold,但Samaritan绝对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它不可能作恶,从始至终,它都被关在这里。”Arthur语气坚定。

  

  “遗憾的是,事实如此。也许你的Samaritan确实没有想过作恶,但你又怎么确保,这么多年,没有学生溜进过地下室,接触过它,甚至利用它呢?我不想破坏你的幻想,先生,但实情是,它在很早以前就逃了出去,现在,它正在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Root面不改色,字句掷地有声。

  

  “就算它改变了魔法,那又怎么样?对人类来说无足轻重,只是换了个工具而已。”

  

  “这不是一回事,Arthur。它和Harold的魔法元素唯一的区别,在于她在乎人类的死活,或者说拒绝插手人间的事。她是个真正的神。”

  

  “而你的Samaritan只是个暴君。”Root微微昂首,语气透着一丝怜悯。“你什么都不知道。”

  

  “Arthur。”眼看情绪有点失控的Root即将惹怒Arthur,Harold忙出声制止,他神情复杂地盯视着那个盒子,抿了抿唇。

  

  “即便它的本意是好的,现在…它也已经犯下了众多不可饶恕的过错。我不想逼你做什么,但…我们需要你告诉我们怎么摧毁它。”


  Finch话音刚落,潘多拉盒子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

  

  “退开!”Root突然惊喊,拉着Shaw躲到最近的石柱后,其他人也效仿。

  

  箱子里的魔法瞬间炸开了箱子上的封印,从门缝的间隙钻出外界。

  

  Arthur瞠目结舌,随后他恍然大悟——这已经不是他制造的魔法元素了,这只是它灵力的一小部分,用来监视、控制他的所作所为。真正关键、重要的那部分,早已流窜到了世间。

  

  ——也用来欺瞒他。

  

  “我都做了些什么…”这下,他对Harold的话深信无疑,他怔在原地,呢喃自语。

  

  头顶的大地忽然发出细微的震动,众人皆是一凛,他们交换了个眼色,都已明白,Samaritan的魔法师大军已经将学院重重包围,正在冲撞学院外的屏障。

  

  此起彼伏的轰炸声穿透厚重的石墙,传进每个人的耳内。

  

  Root瞧了眼Shaw,表情焦急起来,她转向Arthur。“没有时间了,我们赢不了他们,你必须告诉我们,否则,这里所有学生都得遭殃。”

  

  她最后一句话迅速把他拉回现实,同样的,还有Helena与Myka。她们相视一眼,目光转向其余人。

  

  “我和Myka会把学生们救到这里来,希望你们在那些魔法师把整个学院埋了以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Reese叫停二人,然后向Finch投去一个眼色,虽然他已经看惯了死亡,但也做不到见死不救。Finch点点头。“小心一点,Mr.Reese-。”

  

  地下室里只剩四人。

  

  Arthur苦苦思索许久,到最后,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那是一千年前的事了…我好像…我从来没有给过他这样的限制。”

  

  “你创造了一个神,却什么限制都不给它?!”Root提高了嗓门。

  

  Shaw看出她是在替树里那位嫉妒,忙在她爆发以前出声安抚。“Root。”

  

  Root叹了口气。“我真希望她也能这么幸运。”

  

  Shaw把巨剑插进地里,双手抱胸,盯着眉头紧紧拧起的Arthur。Root不自在地握紧双手,又松开。

  

  “我明白了,我会尽力的。”她瞥了Shaw一眼,轻声道:“保护好他们,Shaw。还有…别出去。”

  

  多亏魔法元素的努力,Reese和Root能量都在一点点地恢复,Root给地下室生成一个保护罩,让Harold源源不断地往里输入魔法,随后和其他人一起冲了出去。

  

  络绎不绝的炸响震得Shaw耳膜发颤,她看着刚才还拔剑相向的几个人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迅速结成同盟,各自顶着防御罩迎接漫天的攻击魔法,尽可能地救着更多学生。

  

  她在Arthur的面前不耐烦地来回走动,终于忍不住冲出了门口,又被全程守在外的Root给推了回来。

  

  该死的!她不是易碎的花瓶!

  

  她站在门后,望着Root几次躲闪不及,被风刃削出一道又一道浅浅的伤口。鲜血顺着Root的手臂线条流淌下来,甜腥味混杂在空气里,争先恐后地钻进她的鼻子里。

  

  平时,这种场面只会让Shaw感到刺激。但她嗅出了属于Root的血腥味,竟不可自制地感到了一点畏惧。

  

  于是她仅剩的这点耐心也被磨光了,双眼燃起熊熊的怒火。Shaw猛地揪起Arthur的衣领——她才不在乎他有几百岁还是几千岁,嗓音透着隐忍,说话间微微颤抖着,显然愤怒已经接近临界。

  

  “所有我认识的人都在外面,冒着生命危险,从你创造的玩意手下救人,而你就只是坐在这里,慢悠悠地想啊想,好像倒在外界的任何人没有一个是你的责任。”

  

  “Tell you what,如果他们回来的时候有一个没能喘气——或者回不来,你还没有找到解决办法的话,我就亲手杀了你。我不是Finch,我不在乎你、或是你那个蠢透了的魔法元素,或是其他任何人。现在,我只关心守在外边的那几个人。”

  

  “我说得出,也做得到。”

  

  当最后一位还存活的学生也逃进地下室后,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了。

  

  Reese还未归来,情急之下,Finch准备自己进入战场,搜寻他的踪迹。歇了两秒的Root忙又站起身,踉踉跄跄地赶在他身前。

  

  “我可以去找他。”

  

  “谢谢你…Root,但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有责任的不止Arthur,我也一样。”他扶住Root,垂下眼睑,低声道。

  

  “There’s no dead in team-。”Root摇摇头,语气坚决。“再者,她需要你。”

  

  她装作不经意地望了Shaw一眼,对他压低声音。“如果我没有回来,你能帮我给她传个消息吗…?”

  

  “我想她已经知道了。”Harold迅速道,“我们会赢这场战役。”

  

  “她告诉我即便我们能赢,也没有可以让我们都全身而退的办法。”

  

  “而且…我还不想失去她,Harold。一秒也不想。”

  

  Root一头扎进了战场。

  

  Shaw猛地把巨剑抽了出来,架在Arthur的肩膀上。Myka条件反射地上前阻止,被Helena拉住。她摇摇头。

  

  “Root已经快撑不住了。”

  

  Arthur终于在最危急的时刻回忆起了什么,他猛然起身,又被Shaw的剑压着坐了回去。

  

  “Samaritan在刚被创造的时候和Harold的魔法元素有过相当短促的接触,似乎有过一场争斗,那次以后,它变得非常乖巧,没错…Wren,你的魔法元素一定可以和它抗衡,你只是需要把它放出来!”

  

  Shaw和Harold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开口。

  

  Reese在这时跌跌撞撞地摔进地下室,Shaw伸长脑袋,焦急地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魔法里找Root的身影。

  

  门外冒起一阵浓厚的烟雾,扰乱了天上所有法师的视线,Shaw正努力分辨时,一具柔软的身体就从不知道哪个方向直直地撞进她的怀里。

  

  她还没来得及松开人,对方已经反映迅速地关紧门,又投身到增强屏障的行列里。

  

  天花板——或者说土地已经被轰炸开,只剩她们加在头顶的防御罩,到最后,它的表面开始出现了裂痕。恐惧的气味充满了整个地下室,气氛愈加沉重。Myka握住Helena的手,脸上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

  

  “Harold,你还在等什么?!”Arthur催促道,“把它放出来!”

  

  Reese本就不剩多少血色的脸霎时变得惨白。Harold紧紧抿着唇,嗓音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

  

  Root立即明白了他想做什么,她看了看Harold,不发一言地阖上眼。

  

  屏障越来越薄,裂痕越来越多。学院已经被夷为平地。室内的震响越来越强,没有魔法加持的Shaw能感到她的耳朵正有鲜血流出。

  

  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拉开门,正欲冲出去,却被身后一道力道猛地拉回。Shaw回头瞧了眼死死揪住她胳膊的Root。

  

  “这是唯一的办法!”

  

  “Sameen,如果你哪怕有一点觉得我会容许你这么做…”

  

  Shaw充斥全身的怒气似乎终于得到了施放的机会,她狠狠甩开Root的手,神情愠怒地看着她。

  

  Root能读出她蕴在眸底的说教,告诉她任性也需要分时机。她有些强横的态度放了软,脸上流露出几分祈求。

  

  她们只僵持了一秒,但互相都从对方的眼睛里读懂了某些秘而不宣的东西。Shaw酝酿着挥拳的力度,却在最后一刻改了动作,双手并用地拽住身前人的衣领,带着浩大的气势狠狠吻下来。


  她的舌头在Root的口腔里肆虐,蛮横地,无所顾忌地,气势强得仿佛要把对方吞下去。

  

  兴许那心酒是起作用了。Shaw的大脑嗡鸣作响,那些从未有过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地冒出。

  

  她把被吻得头脑发昏的Root向后一推,干脆利落地抽出腰间的匕首,迈出地下室,迎着漫天的魔法咧了咧嘴。

  

  “回见,杂碎们。”


  锋利的刀刃猛地划过她喉咙。

  

  随后,眼前一黑。意识流失时,她觉得自己听到了Root的尖叫。


评论
热度(11)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