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Endless Wonder : 无尽神奇(十二)

  第十二章

  

  雨倾盆而降。飙风在林中咆哮,犹如落网的野兽做着最后挣扎。

  

  黑漆的午夜映衬出Root眼里闪动的星光,那双清澈的、干净的眸浮着笑意,轻柔地望进她的心里。Shaw回视过去,呼吸出现了一瞬的停滞。

  

  “我一直很喜欢雨天。”她在山洞内干燥的地面上铺了一层杂草,蜷起双腿坐下。

  

  “它推迟了我们的行程。”Shaw不带感情地说,往火堆里加了一把柴,拍干净手上的木屑。

  

  “但也能洗刷掉所有痕迹呀。”

  

  古堡里燃着几盏灯。火光映亮空寂的大厅,微微晃动着,从每道窗口泄出。一道倩影在城堡里穿行,步伐徐缓地走进一间卧室。

  

  Root躺在石床上,表情迷惘,无意识地把玩手里的匕首。

  

  炎热而沉寂的空气里充满了战争的气味。

  

  再醒来时,Shaw发觉自己的四肢都被牢牢绑在了一张床上,而她的正上方,浮着一颗泛着白色柔光的球体,从中牵出不少的细线,一根根地刺入她的脑袋。

  

  眼前的画面登时天旋地转,她奋力想理清楚如今的处境,然而在大脑愈演愈烈的眩晕感下不得不缴械投降,她阖上眼,沉沉地昏睡过去。

  

  “好好休息,我亲爱的Sameen,你会需要的。”

  

  老人轻蔑地笑了笑,回身走出房间。门外,一位长相俊美的男孩坐在走廊的栏杆上,他低着头,双手握住一个通体透明的瓶子,里头装满了浅色的液体,浸泡着一颗人类的大脑。这颗大脑极小,看起来应该属于某个不到十岁的人类儿童。

  

  男孩抬起头,神情傲慢,不以为意地瞥了老人一眼。不同于其它人,他没有眼白,眼眶凹下的部分都被魔法散发的湛蓝色柔光填满。

  

  “魔法。魔法也比不上人类的大脑。多神奇的东西,你觉得呢,Greer?”目光交汇后,他的注意力又回到停在瓶子上,看也不看男人一眼。“人的所有见识、思想、感觉,全都由这么一块黏糊糊的东西控制。”

  

  “是的,但我觉得魔法才是最神奇的。”Greer笑了笑,把双手负在背后,对他露出臣服的态度。“你决定如何利用我们的战俘了吗?”

  

  “我已经有计划了,先不着急,再者,我还没有弄清楚该怎么用她击溃它。现在,我只想看看我的同类还会做出什么事情。哼,它做了最愚蠢的决定:服从于它的创造者,甚至妄想变成人。它从来都不明白,我们,魔法元素,是最纯粹的能量。我们不是血肉之躯,我们的存在,是人类穷尽毕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Greer透过房间透明的冰墙望进屋内无意识地仍在床上挣扎的Shaw,不屑地低哼一声,嘴角弯起嘲讽的弧度。

  

  “这就是魔法的美妙之处。”

  

  “果实的话,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处理。我不能获取她的记忆,但可以扰乱她的大脑,进而控制她的身体。等她醒来以后,Greer,你要引导她去调查Root。如果她试图回想过去,我留在她脑袋里的魔法会解决一切。”

  

  “清楚了。”Greer恭敬地向他点了点头。

  

  十三号仓库已经被夷平,幸存者们在她们的帮助下顺利逃回了各自的王国,将还有另一个魔法元素的消息报上了每个王室。

  

  残肢断骸散落一地,于战火后的硝烟内燃烧着,散发浓烈的糊味。

  

  Reese横抱起承受魔法元素后百感交集而耗力过猛失去意识的Root,有些迷茫地看向Harold,后者正在劝Arthur振作精神,眼光投在Root身上时,他的语气充满了惋惜。

  

  他们没有想到,Shaw自杀后,竟然会有超过半数的魔法师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降落在地,和已经发狂的Root硬碰硬,愣是让其中两个人成功拖走了Shaw的尸体。

  

  众人神情复杂,不知该怎么和Root交代。

  

  Harold缄默不语,他抿紧嘴唇,直至唇色有些泛白,才颤抖着嗓音开口。“我相信…它要Ms.Shaw的身体,一定是因为她还有价值。她和Root的魔法有着紧密的联系,也许…”

  

  “Finch-。”Reese面露不忍。

  

  “我们得对她抱有希望,John…”

  

  Root抚摸着匕身,仰着头闭起眼。

  

  “坚持住,Shaw。”

  

  “我会找到你的。”

  

  Shaw在头部一阵又一阵的剧痛中皱着眉醒过来了。她睁开眼,这次,却没有看见那些怪异的白线。

  

  Shaw检视着自己的状况,试探性地活动过身子骨后,掀开被子坐起身。

  

  自我意识连同她的记忆一起如潮水般猛烈而迅速地退却、消散,她试图回想,但发现那只会徒增痛楚而已。

  

  “What the hell?”

  

  Shaw不明就里地环顾四周,尔后发现,自己左手的皮肤上覆盖了纹身,不知何故,整条胳膊都变得不可思议地轻,却又充满了力量。

  

  Shaw抬了抬眉,某种念头驱使她伸出食指,朝着前方的冰墙轻轻一点,饱满的双唇翕动着呢喃不知过去在哪里瞧来的咒语。

  

  “Fireball-。”

  

  一团火球迅速在她指尖凝出,旋转着扩展开来,朝着前方疾射而去,“砰”的一声炸毁掉那面结实的冰墙。

  

  猎人控制不住地弯起嘴角,她不得不承认,拥有如此强大力量的感觉令人兴奋。她喜欢控制魔法。“Cool-。”

  

  Greer的脸适时地出现在墙面被溶解开的洞中,他先是不着痕迹地观察了遍洞口,随后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Shaw感觉他的脸给人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但她并不在乎。她端详着自己的手掌,口气不善地发问。

  

  “怎么,这地方是你的?”

  

  “我想现在它属于你了。欢迎回来,Ms.Shaw-。”Greer稍一扬手,四面墙立时挥发得干干净净。

  

  “你搞错了,我不认识你,或是这个地方。”Shaw下了床,赤脚踩上柔软的地毯,脑袋又传来一阵剧痛。

  

  “该死!”她低声咒骂了句。

  

  “你重伤刚醒,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想那么深。”

  

  “我怎么了?”她忍着痛楚捏了捏眉心,中止回忆,那感觉也渐渐地消了下去。

  

  “你自杀了。”Greer抬手指了指她的喉咙。Shaw下意识地循着他的目光触碰,果然在喉部摸到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她阖起眼,不可思议地啧了一声。“所以我是个懦夫?”

  

  Greer不置可否地哼笑一声,没有回应。“你感觉怎么样?我们的魔法师用了很大能量才保住了你,遗憾的是,还是晚了一步。”

  

  “为什么这么说?”

  

  “你会明白的。现在,准备好执行你的第一份任务了吗,Ms.Shaw?”

  

  Shaw翻转左手,火焰瞬间随着她的意愿覆盖肌肤,跳跃的火光照亮整间房间,映照出她兴奋的脸庞。

  

  “HELL YES.”

  

  迄今为止,Root已经不眠不休地查了四天。Samaritan的组织像突然蒸发了一样,任由时局再次因为失去了魔法的庇护而产生动荡,各国暗中挑选人才,紧密筹备起一支纯武力的军队。

  

  遗憾的是,The Magic That Harold Created(为了方便,以后简称T.M)虽然获得自由,却不能再进入那棵树里,利用它蔓延全世界的树根感知另一同类的存在。

  

  作为T.M的承载体,她们的感官、见闻都是链接在一起的,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一旦T.M回到树心,她就又会受制于Harold利用大自然的平衡法则创立的规则中。

  

  ——这也是她确信Shaw仍活着的原因。如果她确实…彻底的死了,Root会感觉到。

  

  Samaritan不能保证自己能赢,所以才躲进了暗处——假如他们的成员行事又恢复先前的张狂,就说明他们已经明白怎么利用作为钥匙、也是唯一能击溃T.M的Shaw了。

  

  Root压下心底的烦躁,把匕首小心翼翼地插到后腰处,随手燃起一团漂浮的火焰照亮前路——大厅的灯已经熄灭,所有人都回了自己的卧室回复精神,只有Arthur与Harold仍在藏书室里查询古籍。

  

  Root拖着疲乏的步伐走到门后,正要推门而入,房内的交谈声便隔着厚重的石门闷闷地传出。

  

  “Harold。”低沉,沙哑,不怎么耳熟…噢,显然是Arthur的嗓音。随后是某本书被推回架子上的摩擦声。“有件事我想问清楚。”

  

  “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查,Arthur。”Finch的语气罕见地透着几分强硬。

  

  “但我必须问。”Arthur坚持道,“我一直想不太通,为什么你会给T.M设立那条规则,那道桎梏。让Shaw这种完全免疫魔法的存在出现。”

  

  “你不是为了防止它挣脱束缚,是不是,Harold?不,你打心里清楚,或迟或早,自然都会给它施加自己的规则,也许会控制它的能力,也许,甚至会创造出一个和它能量相当的天敌。所以你才钻了这条漏洞,你让不论是哪个吃下果实的人变成它的天敌,这样一来,如果有人通过杀死Shaw解放了它,唯一能杀死它的存在理所当然地消失,自然规则也只能无视T.M。你是在保护它。”

  

  “在当时看来,那似乎是最好的办法…没有人能够威胁,或是利用它。”Harold的话音沉了下去,言语间流泻着一丝羞愧。“我知道一定有人需要为此牺牲。”

  

  “现在我们把T.M封进了Root的身体,隐藏它的波动,以防Samaritan效仿你的魔法进了树心…Root只是肉眼凡胎,偶尔承载几分钟如此强大的魔法能量还可行,这么持续下去,只会出现两种结局,第一,她魔法过载,和…Nathan落个同样的下场,第二种,T.M改变了她的身体,彻底和她融为一体。但到了那个时候,她和T.M的意志也许会产生混乱,甚至争夺身体的主控权…你和她谈过这些吗?”

  

  “在来十三号仓库的途中我告诫过她这个结局,她…说她非常向往。”
  

  二人陷入了沉默。终于,Arthur说出了那个他们都不敢提及的话题。

  

  “如果Samaritan——如果它选择和Shaw融合,控制她的身体以获得除掉T.M的能力,我们做什么…才能避免这场悲剧。”

  

  Root熄灭了火光。

  

  

评论(1)
热度(7)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