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仍未清楚那天Samantha Groves抢饮料的动机何在(文和标题根本没有关系)

  Samantha Groves,又名Root,是机器在纽约的分队成员。

  这会说分队有点太早了——他们还只是主队伍,由五个人一条狗组成。Lionel,Reese,Harold,Shaw,Bear…还有Root。

       Root总会有出其不意的行为。包括现在,在经过的时候装作若无其事地抢走Shaw的饮料。

  前·靛蓝五号特工很快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抢了回来,她皱着眉,瞅着那根顶端有些湿的白色吸管,当机立断地放弃推测Root在含着它时的心理活动。

  她很嫌弃Root这么做,尽管她们曾经把舌头都快伸到对方的喉咙里去了,她还是很排斥这种行为。

  Shaw当然知道这种情况她该怎么做——抽掉吸管,揭开软盖,当作普通杯子那么喝。

  她用眼角余光瞟着Root,后者识趣地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好极了,给了她思考的空隙。

  她倒不是真的在考虑继续用这根吸管。Root含着吸管的画面也并没有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她只是忽然就懒了起来——她觉得这种恶劣的惰性十有八九是被Root影响了。毕竟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慵懒模样。

  Root还在和Finch讨论两台人工智能的事,她听不懂,她只觉着那个骇客的视线似乎总是没完没了地往自己的饮料上飘。

  她又要开始了。Shaw想。Root又要就着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发表一通腻乎乎的、被感动到的“甜言蜜语”。

  其实这些思绪也就发生在很短的一瞬间。Shaw在那刻体会到了如机器那般高速运转大脑一心二用三用四用的感觉。

  她也没有想起Root把她从椅子上扶起来,用手铐套住她的时候她正在装睡的事。她也没有回忆起Root摘下头套悄悄地——近距离地端详她睡颜时呵在她面颊上、唇上的轻柔的呼吸。

  她也没有因此又想起Root冲她性暗示意味极浓地咬着吸管的画面。

  Root好像又瞥过来了几眼。Shaw保持着眉头紧皱的样子,固定住刚才几乎一闪而逝的嫌弃表情,正正经经地找起东西擦吸管。

  但特工的身上从来不带纸巾。它们都在黑客的包里。但她现在可不能开口去问——Root会发现她没有把吸管扔掉的打算。她那无异于把让自己尴尬的机会送到人门前。

  电光火石的瞬息,她真正觉察到了Root的视线,只是轻轻的一瞥,没有任何意味在其中。Root还在思虑这次交谈对世界安危的影响。

  Shaw确保Root能看得见,低下头,用那件经历过枪林弹雨的黑色大衣擦了擦吸管的口――她捏着袖口,露出那副嫌弃的表情,意思意思地擦了一小角。

  觉得还不够明显,她又在大衣上抹了一下。Root没有看过来,她还在神色凝重地说着什么。

  Shaw没有显得急不可耐——她没有让视线一直停留在那根吸管的顶端上。

  她解释不通为什么要心虚地把眼神移开,在Root还没有空去留意身边事以前迅速地咬住了那根柔软的吸管。

  她的舌尖抵在吸管口上,冰凉且湿润的感觉从她的嘴唇传递上来。她说不清那是Root留下的痕迹,还是饮料本身。

  特工用眼角余光觑视Root的反应,下意识地吸取饮料。

  Root的嘴唇还是湿的。

  咕咚。咕咚。

  那是Shaw喉咙吞咽的声音。

  声响并不大。Finch毫无反应。Root却微妙地、仿佛有所意识般朝她的方向望了一眼。

  她的心旋即沉到了谷底。

  幸亏那天事态危急,Root一直没有机会提起这件事。

  她们都清楚,Root拿走杯子时,饮料只剩下一个底,所有人都听到了咖啡见底的呼噜声。

  Shaw再抢回来时,杯子里基本不剩任何液体了。

  一次、两次地擦拭吸管,都是无用功。

       正如她一再掩饰对Root的留意一样。

评论(9)
热度(99)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