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性安宁(二)

  气氛不算融洽。

  她们在沙发上呆到了天亮,途中被婴儿的啼哭吵醒了四次。Sameen Shaw全天都处于低气压中,黑着脸打着呵欠在厨房里机械地舀奶粉。

       一,二,三,呃…多少勺来着?

  她把奶粉摇匀,塞进黑客怀里,兀自回屋睡觉去了。经过这一晚,她们商量好,以后各守号码一夜,这样至少白天时她们中还有人有精力对可能前来刺杀孩子的加害者开枪。

  Reese从警探的工作里抽身,想慰问两位女士照顾孩子如何了,却先后被两个人莫名其妙地数落、讽刺了一通,火力尤其集中在过去一天一夜了他这个都市传说西装侠竟然还没能找到危险所在这一点上。

  “她们今天火气真大啊。”John不明所以地感叹。

  Finch倍感同情地把甜甜圈往他的方向推了推。“你真的不应该在女性照看孩子的时候打扰她们的。”

  特工睡了没有多久,就感到面前多了某个柔软的小东西。她微微睁眼,发现Root已经迷迷糊糊地躺了下来,手举着奶瓶虚浮在睡得安详的婴儿上方——一旦她醒过来,黑客就能及时把温度适中的牛奶塞进她的嘴里。

  “……”

  随她吧,Shaw已经疲乏到不想出声赶人了,再者,谁能保证她一起身,那个小魔鬼不会惊醒过来,继续放声大哭?

  她昏昏沉沉地阖上眼睛。

  这个小魔鬼在她们都熟睡以后睁开了眼睛,由于这回是睡到自然醒,她并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只是好奇地,倍感乐趣地瞧瞧Shaw,瞅瞅Root。

  小家伙对她的母亲还没有印象。第一次睁眼后,她就在医院里由各个护士看管着,到了该有认知的时候,又被某个身材高大,灰色头发的男人抱来抱去,没能享受过多少安稳的时刻,也就自然而然地对面前两位能让她安安全全地睡到自然醒的女士产生了雏鸟情节。

  她努力地转过身,挥动几下小手,“啪”的一声打在黑发女士的脸上。Shaw耸了耸鼻子,微皱起眉。

  她“咯咯”地笑起来,又伸长小短腿,力道绵软地踹中Root的小肚子。Root转过头,把脸深深地埋进被窝里,不愿醒来。

  ——开玩笑,谁醒谁就得照看这个恶魔。她才不要。起码要等比她多睡了十分钟的Shaw先醒。

  小心眼的黑客想着。一动不动地继续装死。

  Shaw模模糊糊地觉着是Root在作乱,正想让她收手,一睁眼,浮着轻微怒意的黑眸便对上了婴儿无辜的大眼睛。

  她眨巴眨巴眼。

  婴儿也学着眨了眨眼,尔后又笑起来,伸手去戳她的嘴。

  Shaw望了一眼黑客的姿势,当即了然,她效仿着Root,把脑袋跟鸵鸟一样埋在了枕头里——以防万一,她还是伸手轻轻搂住乱动的婴儿,免得人由于好奇翻过Root那具“死尸”,再滚下床去。

  她要搂着小家伙,手就必不可免地碰到了Root的胳膊。后者还以为Shaw醒了,在示意她起床,于是迷迷瞪瞪地抬起脑袋,正好和婴儿打了个照面。

  Root松出一口气,也不演下去了,这几分钟已经足够她彻底清醒。她把奶瓶搁到床头柜上,侧过身,一手撑着脑袋,面带微笑地凝视婴儿的活动。

  这个小号码就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慢慢地爬到了——趴到了Shaw的身上。

  Shaw一懵,担心自己起来会伤到这个孩子,于是绷紧了神经,脑袋也从枕头上起来。

  “把她抱下去,Root,她可能会受伤。”她向那个好整以暇地看着戏的女人求救。

  Root摇摇头,又等了两秒,才跪坐起来,慢吞吞地伸手把小家伙抱下来。婴儿看见她,笑容柔软又干净,伸手去捏她的脸。

  Root把她放回床上,见她要哭,忙拿着奶瓶在她面前晃悠,假装自己在陪她玩。

  “早上好呀——小可爱。”她语气轻柔地哄着,眼神则飘向对面刚刚坐起身,头发披散至肩的Shaw。

  Shaw先是把手背放在瓶身上感觉温度,确认水温可以才下了床。“我得去洗漱,等我回来就接手她。”

  Root打了个呵欠。“好的——”

  抛开其他的,小孩子其实确实很可爱,尤其是她们笑起来的时候。

  黑客陪她学了几个英文字母,直到特工擦着脸进房。Root进了洗漱间,又探出颗脑袋来。“你确定你可以搞定她吗,甜心?”

  “你想抱着她去刷牙就直说。”Shaw不耐地怼了一句。

  虽说Sameen Shaw信誓旦旦地对自己保证她可以和Root一样陪着这个小孩读几个英文字母,但她其实自己也不确定。她记起来Genrika和Reese评价过她的表情管理:太凶。

  Shaw露出一个假笑。

  直把婴儿吓得怔在了原地,一手捂住了心口。

  这么小为什么会有这么丰富的动作。Shaw在内心腹诽了一句,恢复面瘫特工的本相,随手把Root买的小黄鸭玩具放到她的身前。婴儿很快把喝了一半的奶瓶丢到一旁,抓起玩具使劲掐起来。

  Root回房的时候,Shaw已经成了那孩子的玩具,脸颊被掐出了好几道浅浅的痕迹。她忍住笑意,调侃道:“看来她很喜欢你。”

  Shaw被揪着鼻子,冲Root翻了个白眼。

  “是啊,显而易见。”

  下一秒,孩子就把脑袋凑近,朝她的鼻尖“吧唧”亲了一口。

  “Well,可以确定的是她喜欢你的鼻子。”Root抱起婴儿,亲亲她的脸颊,然后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嘴唇。“你不能那么做喔,小可爱。”

  她又故意压低声音,看向满脸无语的特工。“她可会对你开枪的。”

  “行了,出去,我要换衣服。”Shaw不耐地下逐客令。

  Root体贴地关上门,把婴儿举到面前,表情认真地摇了摇头。“Mm-mm.”

  联合国翻译和业余保姆准备充足后,推着婴儿车出门了。

  Samaritan的监控随处都是,她们必须有合理的原因躲过街角的摄像头,再转入唐人街,悄无声息地潜入那个废弃的地铁站。

  ——难度颇高。

  Root那头显眼的红发为她们吸引了不少注意力,同性或异性的。但他们都在注意到旁边神情漠然的Shaw和Root身前的婴儿车后收回了目光。

  噢,又一对带娃的同性恋。

  Sameen Grey是个罪犯,还是雅诗兰黛的柜台销售员,现在又当了保姆。这说明她不仅毫无道德感,还没有什么自尊,全然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

  Sarah Cook能力一流,又是联合国翻译,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个年轻的寡妇……没有需要避嫌的东西,毕竟“丈夫”身死的那次任务和她没有关系。

  至少在Samaritan的眼中,这俩人结伴而行,并没有需要引起怀疑的地方。

  她们在一间母婴店驻足。Root把墨镜摘下来,看向Shaw。“你觉得我们…需要吗?她昨天喝了多少?”

  “不知道,但多备一罐总是好的。”Shaw打量起婴儿车里无辜地吮吸着手指的小恶魔。

  Root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和她一起把婴儿车推进店里。途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特工终于忍不住和她低语。“要刺杀她的人怎么还没出现?”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们还不够招摇…?”Root用食指点点婴儿柔嫩的脸颊。

  “得了吧,再张扬一点Samaritan就该注意了。”Shaw压低声音。

  俩人逛了一圈,不要钱一样地把货架里的儿童玩具,安抚奶嘴,奶粉全扔进购物车里。黑客和特工不在乎钱,只想睡个安稳觉。

  她们让人把这些东西送上Sarah Cook的宅邸,然后在摄像头底下的俩人——确切地说只有Shaw——装模作样地说:“啊,我突然想吃中餐,我知道一家餐馆,Mrs.…”

  Root小声提醒她。“Cook.”

  “Mrs.Cook!”她做作地道,好不容易提高的音调又逐渐沉下去。“我们一起去…呃…吃中餐吧?”

  任务需要,任务需要。Shaw安慰自己。

  Root忍了又忍,憋了又憋,还是低下头笑了起来,双肩微微颤抖。

  她真的爱极了Shaw犯傻的样子。

  “噢,既然你这么说,我们就去试试吧。”Root配合她演下去。

  婴儿眨巴着眼睛,目光在两个人脸上来回,也露出了笑意。

  体贴如斯的Root当然不会告诉Shaw,人工智能不会在意一对主仆为什么会去唐人街吃中餐,有没有主动说出来都一样,只有她那个过分精细的脑瓜才考虑得那么深。

  Well,说出来可就要挨白眼了,是不是?Root抿着嘴唇,戏谑地想道。

  她们最终抵达了唐人街,Root推着婴儿车,Shaw带着打包的午餐,走在前头摁密码。

  门缓缓开启,警探愕然的脸出现在另一头。

  “Shaw?还有…Root?你这身是什么情况,那个红发?”John有些发懵。

  “说来话长。”Shaw道,把午饭搁在Harold的电脑桌上,将装有菜肴的纸盒从袋子里取出,摆在移开键盘腾出的空位上。

  “她不喜欢在中餐馆呆着,或许是环境太吵杂了。”Root分析道,小心地抱起婴儿,让John抱好,再把婴儿车折叠起抬进地下铁。

  “Harry呢?”Root四处张望。

  “呃…他还在大学里,似乎有几个学生要找他研究论文的事,脱不开身。”

  “你们要在他的电脑前吃东西?”John轻轻托住婴儿的后脑,一脸迷惘地看着二人默契地分配好午餐,各自拖了椅子坐下。

  “是的,我知道——但别担心,柔情铁汉,Harry不会知道的。”Root朝他微笑了下,柔声道。

  Shaw塞了一嘴的食物,才终于露出放松的表情。

  “我说真的,陪着这么个号码?你还不如让我回去站柜台。至少顾客们不会在半夜三更哭着要喝奶。”她咽下午餐,摇着头道,顺便推推身旁的Root。“递一下陈皮鸡丁。”

  Root探着脑袋在自己那边桌子上的餐盒里找了半天,才把装有陈皮鸡丁的盒子送过去。Shaw没有接——她手里还拿着份米饭呢,直接斜着身子用筷子夹了两块肉,才坐回去继续补充能量。

  不同于她的急躁,Root的吃相极其优雅,Shaw已经解决大半午餐了,她还在不紧不慢地夹着米饭。Shaw发现她不怎么喜欢油腻的东西,吃得最多的大概就是豆腐和饭。

  John安静地观看了一会,又把注意力移回婴儿的身上。

  “呃…你饿吗?”他此前也有短暂的带娃经历,因此还没有Root和Shaw两个初接触小孩的人忙乱。

  “她来的时候喝了一瓶牛奶。”Root解释说。

  “对了,尿布在婴儿车挂着的袋子里,你帮她换一下。但Reese,帮个忙,如果发现有什么东西,你就出去换。这儿还有人要吃饭。”Shaw道。

  “别担心,Shaw,她没有。”John掀开尿布看了看,语气透着些调侃的意味。

  Root瞟了她的餐盒一眼——特工其实已经解决了大半的午餐,唇角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Agent Shaw的考虑总是极其周到的。为她自己,也为她身边的人。

  

评论(6)
热度(24)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