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游戏(三)

青少年罪犯AU

  当晚,她们定好了偷酒店地下室那个小金库的计划。

  Samantha Groves不能抛头露面,因此引诱人被带进地下室的任务就交给了Shaw。

  Shaw黑着脸看Root教了她半个小时怎么利用自己身体上的优势装弱小装可怜激起男人的怜惜,然后把她轰进了那个十几平米的杂物间。

  “Sam——”Root在里面叫唤。

  “我能搞定。”Shaw不耐烦地换好那身纯色紧身裙,扎着头发去给她开门。“行了。”

  “……”Root用极为挑剔的眼光上下扫量了她一眼,尔后摇摇头,把她的黑发散下来。“现在可以了。”

  Sameen Shaw当然不会不清楚那家酒店的背后是什么人,Dominic,纽约一个叫做“兄弟会”的黑帮头子,也是她俩爹在以非法手段调查想以正当途径把他关进监狱里的人。“兄弟会”横行惯了,没有俄罗斯人那么守规矩,该不该动的东西都会涉及,她打心里不喜欢这个黑帮,既然Root能提供完美的盗窃方案,她不介意去试行一番。

  Root在白天预先以伪造身份订了豪华套房,还塑造出了一个挥霍无度的公子哥形象。Shaw会以他雇佣来的妓女身份进房,但半夜会夺门而出,假装一副受人侵犯,被拳脚相加的模样找经理救命。

  通常情况下,酒店都不想滋事,会给这些不值钱的人一笔庞大的金额作为封口费,让她们承诺自己不会对外提及。不例外地,他也把Shaw带到了地下室,企图用办公室里的钱收买她。

  但在地下室瞧清Shaw的模样后,他又加了一倍价格,声称要买下她这一晚。

  Shaw迅速以一记跳起来的肘击粉碎了他的臆想,还不忘冲他的下体踢上一脚。

  “抱歉,先生,但我可不止这么点价。”

  Shaw吐槽完,顺便理了理衣服,给监视器里那个在外边乖巧地提着小手提箱等候的Root打开门。

  “多谢,甜心。”Root甜甜地道着谢,语气里毫无诚意。

  酒店的地下室和保险金库只有一墙之隔,要想通过它,就必须在上面炸出个洞。Root掐着时间倒数,顺便入侵了酒店的安保系统,给她们开了一道后门。Shaw把炸药安置好,拉着Root躲到安全区域。

  “轰!”

  地铁列车驶过的剧烈轰鸣声和爆炸的声响混杂在一起,难以分辨。待到硝烟散尽,她们挥手驱散眼前的尘雾,齐齐踏入保险库的范围。

  挡住她们的是一扇具备指纹检测功能的大门。Root挑了挑眉,抬起膝盖,在腿上打开了手提箱,从里取出工具,轻巧地卸下了电子锁的外部。

  Shaw探头望了望,警觉时刻可能前来的安保。

  Root接入门锁的线路,在手机上打开预先写好的解锁软件,不多时,门就自动开了。Shaw瞟了眼对方的手机,暗暗地感到不对劲。

  这种惊世骇俗的发明,如果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会抢破脑袋。Root比她想象的还要聪敏。类似的软件,恐怕只有她老爹能写得了。

  既然Root这么厉害,为什么还需要她帮忙搭救?Shaw觉得事有蹊跷。

  道路在二人面前缓缓铺开,左右可见各领域名家的真品真迹,雕塑,画像,初版手稿……珍稀古玩,数不胜数。

  而Root看都没看那些东西一眼,径直走到了最深处一间被上锁的房前。Shaw紧随其后。

  “我们的任务是盗取里面的一副画像,但这扇门的锁是一种特别制造的,只有持有钥匙才能打开。”Root在门口停下,回身去找Shaw。

  “或者世界最精通开锁技巧的窃贼。”Shaw接口道,上前端详着锁。她从口袋中取出撬锁工具,极其小心地把一头捅入锁孔。“Shh.”

  Root悄悄望了眼来路。

  “咔哒”一声,锁应声而开,Shaw露出满意的笑容,推开门,率先进了屋。

  她意外地发现,除了她们在找的那副画像,房间里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墙上挂有几张相片,拍照技术很是一般,另一边墙上也挂着各式各样的画框,但并没有什么实际内容,所有画纸都是一片空白。

  ——如果没有值钱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再加一道这么特别的锁?Shaw皱起眉。

  Root把那幅画装进手提箱里,招呼她离开。她没有发现,Root在接过画像以后,把夹在内衬的某个小信封放进了风衣的口袋里。

  回到布鲁克林,Shaw工业风装修的公寓。

  按邮件里说的,她们得把这副画像保存两天,等风头过了以后,再转手给那个金主。出于安全,Shaw把画像摆进了Root的房间。

  这天晚上,Root睡得异常香甜。

  Shaw枕着枕头,不明所以地盯着墙上被微微吹动的纸条,思索起这两天的遭遇来。

  她感觉所有事都像是早有预谋一般,Root挑中她,以自己为任务目标,让她来劫,为的是什么?脱离火坑?但以她今晚展现出的实力,如果她想离开Greer和Martine那个变态家庭,她完全可以利用软件为自己换一个更好的安身之地……不。那样不过是换了个大一点,没那么变态(或者又不一定)的牢笼而已。

  拥有这等头脑的天才,谁都会想把她关起来。但在Shaw这里,她的确要自由得多…

  还是说,她实际想要的东西,是那副画?

  Shaw猛地坐起身,趿着绵软的拖鞋出了卧室,一路到Root的房间前。她敲了敲门,没听见里面有任何声响。

  Shaw犹豫了两秒,侧身狠狠把门撞开。

  房内空无一人。

  该死。Shaw下意识地找起画像的踪迹,在床底下发现了它。猜测失误,Shaw不由得迷茫地皱起眉。

  恰在这时,Root擦着湿漉漉的棕发,脚踩着Harold给Shaw买但她从来不穿的那双兔子拖鞋,身上简单地披着一条浴巾,回来了。

  “亲爱的,你在做什么呢?”她瞧出Shaw的意图,抓紧机会调笑。“想念我到这个程度了吗?”

  Shaw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干咳一声把画像推回原处。

  “只是…例行检查。”

  Root不以为然地摇摇头。“甜心,你在担心我卷款跑路吗?别担心,Greer的部下们还在外边搜查,再加上他广而告之的新闻…”她耸了耸肩,表情颇无所谓。“我就是想也不会这么做,无异于送死。”

  Shaw无意继续和她周旋,既然Root没表现出被冒犯的样子,她也就不在意了。她站起身,留下一句“晚安”就回了房间。

  Root盯着她离开的背影,眸里浮现若有所思的神色。

  两天里,Shaw经常因为学校和俩爹的事出门,Root就住在Shaw的公寓里,几乎从不外出。到了她们准备销赃的这天晚上,Root准备好出门的口罩、帽子和过去从不穿上身的皮衣,刚把Shaw给她的手机充好电开机,就发现了同一个号码发来的夺命连环Call记录。

  号码的主人只有简单的一个名称:Shaw。

  什么时候那个不爱聊天的小炮仗突然这么热衷于社交了?Root有些懵,又隐隐地感到一丝恐慌。

  不,Sameen没那么蠢。她深呼吸了口气,期望一切安好,Shaw的身份也没有暴露。

  不一会儿,手机又响了两声,这回,是短信通知。

  Root唤醒屏幕,点开文字消息。

  “天杀的Root你到底在干什么我爸现在就上楼了赶紧给我躲起来!——Shaw”

  她愣了一下,随即抓上出行装备(帽子和口罩)冲进Shaw的房间,迅速关好了门。

  也在这时,Harold已经踏上了门口的地毯。Reese依旧忠诚地陪在他身侧。

  Shaw慢了她们两步,握紧手机在心底把那个不接电话的宅客骂了一万遍。

  John先Harold一步进了门,习惯性地观察四周。

  “我必须得说,你的公寓实在缺少…”Harold环顾四周,直觉每次来都能受到比上次更高的震撼。

  “人气吗?”Shaw插嘴。

  “实际上,是家具。”他望着厅里仅有的两张椅子,摇了摇头。“我会安排人送一套家私来。”

  “不必要,Finch,我这么过很自在。”Shaw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两位男士对看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到了担忧和遗憾的意味。

  “不,不是给你的,Sameen。”他摇摇头,视线扫过Shaw紧阖的卧室门,朗声道。“请出来吧,我们没有恶意……”

  “Ms.Groves。”他说着,转过身用“你不用再装了我们都知道你金屋藏娇了”的表情看向Shaw。

  Shaw气馁地放松身体,当着二老的面走到卧室前,一把拧开门。Root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后——稍微让她吓了一跳,Shaw望了一眼,她把帽子和口罩都扔到床上了。

  她正要连同Root的事情一并招供,却见这个见面不到三天,认识不过两个月的笔友忽然熟练地朝她倾身,以一副看待情人的口气在她耳畔轻声道。“抱歉,甜心,害你被抓包了。”

  ???什么???这个剧情很对台词也很正常但是怎么感觉有哪里怪诡异的???

  Shaw无语地抬头,迎上对方情意绵绵的眼神,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你好,你一定就是Harold Finch,Shaw的父亲了。我从她那听说了相当多你的事迹,还有你——肌肉健硕,如果我没有猜错,就是那位John Reese,她的另一位父亲兼保镖?”

  Root表现得非常大方又热情,自来熟得着实过分。Shaw眼睁睁地她以一副“哎呀不好意思小年轻人幽会被发现啦”的样子不慌不忙地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还和她那揭露因特网存在的第一黑客老爹聊了起来,而且似乎处理得还很不错?

  Shaw识相地选择了闭嘴。原因无他,如果她要把整件事情讲出来,提及Root逃出来的原因,她就必须把对方那段黑暗历史也抖出来。

  在个人道德感方面,Shaw缺得很有自知之明,但也不觉得自己做得出这种事。

  两位老爹微微一笑。

  “Ms.Groves,你在这里住得习惯吗?”他抽空看了眼空荡荡的大厅。

  “噢,有Sameen在,我哪里都住得习惯。”Root倒是诚实回答。

  Finch和Reese皆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但还有些疑虑。

  “我知道你们感情深厚到愿意私奔(Shaw听到这翻了个白眼),但…请不要感到冒犯,我只是好奇,你们是怎么相识的?考虑到她的性格和喜好,你们在剧院…或者其他地方碰见的可能性趋近于零。”

  “我也希望我们有时间慢慢讲,Mr.Finch,但这件事说来话长,而Sameen和我正要出门去吃晚餐。”她兀自挽住Shaw的胳膊,悄悄推了她一下。“你说要带我去尝的那家店,叫什么来着——?卖美味三明治的那间。”

  “哦…对了,对了,”Shaw在两位男士面前被挽手有些不自在,她接收到Root的信号,赶紧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在公园,我带你去。”

  “如果——不介意的话…”Harold的声音阻止了她们,俩人互看一眼,皆在心底感慨: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不同的是,Root对此饶有兴致,而Shaw只悔得想撞墙。

  “John和我准备了一顿晚餐,你们可以加入我们。”未来老丈人发出了邀请。

  另一个老丈人也点头附和。“请了法国的大厨,Shaw,你会喜欢的。”

  “Well…既然如此…”Root犹豫着道,斟酌辞令。Shaw偷偷戳了戳她的腰,示意她赶紧拒绝了好溜走。

  “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受了一记,她不禁略微挺直腰身,笑意盈盈地道。许是为了安抚Shaw,她又用只有俩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声道:“我已经推迟了和卖家的见面。”

  Shaw维持着表面的平静,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内心深处灵魂枯竭的声音。

-TBC

评论(5)
热度(43)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