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Shaw直到凌晨一点三十六分才回到公寓。

Root的作息一直不太好。作为骇客,她时常会在电脑前敲代码直到夜半时分,直到Shaw的“正职”下班回来,颇为愕然地把过份敬业的她赶去睡觉。

Shaw的公寓有点小,只是一个单间,原本只装着床和冰箱两种必需品,但在Root以“身份暴露需要短暂的居住地”为由搬进来后,也就多了她需求的书桌和电脑。它们和Shaw的床都摆在一个地方。

Root在过去有个习惯,总在夜间坐在电脑前敲代码,片刻不休的打字声时常让听力过人的特工无法安宁。那时她只能自我安慰一切忍耐都是为了大局,幸而现在战争结束,Root安然无恙地回来了,而她可以强硬地,粗暴地把她的小黑客扔上床,强迫她短暂地放弃那份上帝交代的工作。

――在Samaritan彻底消失后,交互界面的任务就显得远没有之前那么重要了。

这次收到突发任务,离开以前,她特意看着Root乖顺地钻入被窝,盖上被子,在讨要晚安吻的要求被拒后,委委屈屈地闭上双眼。

为防惊醒床上的人,Shaw没有开灯,蹑手蹑脚地摸黑去了盥洗室。

十几分钟以后,特工回到床边,尽量放轻动作躺上床。

Root还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把手伸了过来,她习惯性地张开五指,任由粘人的黑客紧紧地牵住她的手,转过身朝向她。

“晚安。”Shaw轻声道。

“晚安,甜心。”

意料之外的回应让她忽然睁开双眼,视线恰好与黑客情意绵绵的目光交融在一起。

“三个小时以前我就叫你睡了。”她的语气没有任何喜怒。

“我尽力了。”Root无辜地努了努唇。表情又有些委屈。

“……”Shaw自然知道这次对方又是在为什么不起眼的小事撒娇,换作之前,她连瞧不会瞧Root一眼,更不在乎她昼伏夜出的糟糕作息。

但今非昔比。失去一个至关重要的人,会造成极大的改变,更勿论这个人还是她宁愿为其放弃世界七千多次的Root。

Shaw没有犹豫,倾身在Root的唇上印下一吻,极其温柔地摩挲着那双柔软的唇瓣。

她躺回自己的位置,在Root不加掩饰的注视下,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但克制着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这不是晚安吻,只是为了避免你骗人不睡。”

Root近乎呆滞地感受胸腔内由于欢愉强烈得几乎跃出喉咙的心跳,缓慢地咧起唇角,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

这是真实世界里的她第一次感受到Shaw这种…极尽温柔的主动。

Root的五指扣紧她的手背,稍微往前挪动――直到将Shaw搂进怀里。

“小心你腹部的枪伤。”Shaw怔了怔,生怕她会令Root不必要地牵扯到那几处伤口。

“没关系,Sam,没关系…”Root把头埋进她枕边,低声呢喃。

末了,她又补上一句。“你睡相一向很好。”

“…好了,Root,睡觉。”Shaw的嘴角牵起一道温暖的弧度。

这句命令Root朦胧地回忆起她离开公寓以前的那句叮嘱。特工掖高被子,语气就和现在一样,透着几分不容拒绝的意味。

“乖乖在这等我回家。”

Root把鼻尖埋进Shaw凌乱地披散在枕头上的黑发里,满足地轻笑,拖长的鼻音绵软又温柔。

“嗯。”

 
评论(1)
热度(48)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