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Root也混论坛的话…

  Hey,Gays.

       这是一篇…我也不知道该算什么的东西,但我现在喝醉了,所以可以有充足的借口不管它。很多人都会为了说明一个故事,把自己的个人经历放在前头,几十年的光阴被他们浓缩进简短的一段话里。好吧,那我的就是:需要改变,找了份新工作,爱上了一个人。

  爱上了一个人。

  我恐怕只在失去她的那刻才发现自己是爱着她的。撕心裂肺的苦楚,痛疚同后知后觉的欣喜糅杂在一起,叫人生不如死。

  对了…这是关于她的故事。

  我有说过她叫做Sameen吗?

  ——这是个非常好听的名字。读起来总带着亲昵的意味,就像称呼一个最喜爱的人。

  我很喜欢她,非常喜欢她。但和一般人的感情不同,我是把她当作和其他人无异的存在,却也有所不同, 其他人是可删减的代码,她更象是一道程序。其实认真说起来,她是一只宠物,时常愤怒得龇牙咧嘴,却宁死不肯对主人下手的猛兽。

  我真想成为她的主人。别误会我这句话,我没想过驯服她,天,她的野性才是美妙之处,她最闪光的部分,我绝不会把这一点从她身上抹除。和她一起,我受点伤也无所谓——而且经常会受伤。

  其实我爱死了她造成的伤痛,爱死了她为此愧疚的模样,爱死了她舔舐那些对我而言根本微不足道的伤口。

  很多时候我看着她替我清创的模样,就暗暗地想,世界真的有人这么干净。

  我认识很多人,接触过很多人的黑暗面——不是夸张,我曾是个僱佣杀手,真的见识过不少的阴暗面,有的人听之任之,僱我去收尾,去解决他们的麻烦,我也因此对人这一生物失望透顶。

  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我从未否认过,我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知道我的阴暗面都涵括了什么,所以我才这么问心无愧,我有很多糟糕的事迹,你非要问,我也不会说自己是个英雄。虽然我尽力想做到最好。

  Shaw就不同了。大部分人都有所求,可她是特别的,她是我见过唯一能称得上无欲无求的人。我不是指去夜店找一夜情发泄这回事,老天,谁再提她这段过去,我保证会追踪到你们家,让你明白什么叫“后果”。

  我需要机器,否则我无法继续生活,再怎样也只是具行尸走肉。Harry需要救赎他人,通过这个方式拯救困于愧疚的他自己。John——老实说,他和Sameen很像,但他的需要是Harold,少了他,John无法独活。Shaw需要什么呢?她什么都不需要。

  我真羡慕她什么都不需要。她只要还可以体验无穷无尽的刺激,就什么都可以忍受。

  Gosh.

  我真喜欢她…

  …Wait,我听到门开的声音,她回来了?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回来的!我偷喝的酒瓶还在客厅桌上,她肯定会发现的。

  Anyway——给各位一个忠告,如果你们做了自己伴侣讨厌的事情,当然我不是指出轨,最佳的解决办法就是脱下你的衣服,等她的怒火和兴奋一起消退就可以了。

  我得走了,我能感觉到她不满的视线就钉在我背上…


 
评论(6)
热度(24)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