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性安宁(四)

电梯间:第一章 

  Root同Shaw共处的这段时间,总算把那粘糊糊、哭哭啼啼的小怪物的脾性摸了个透彻。Root为此制定了一份表格,贴在公寓的冰箱上,把号码从进食到排泄的时间段都标注了出来,设置好定点提醒的闹钟。Shaw则不辞辛苦地全天抱着她行动,免得她找到机会又闹起来。
  
  就在Sameen Grey向经理提出的假即将到期的两天前,全程扎在地下铁查案的Reese总算不负众望地找到了婴儿的真实身份。
  
  纽约有一家全球闻名的报社,名为“观察家”,执行总裁是位叫做Nate Archibald的年轻人,几度以正面形象出现在杂志封面,英俊、多金、专情…所有他人梦寐以求的优点似乎都凝聚到了他一个人身上。
  
  当然,Shaw怀里的这个婴儿则昭示着他未必如大众所说的那么专一——但这不属于她们处理的范畴。重点在于,这个年轻总裁一个月前忽然过世,而在死前他竟然还立好了一份遗嘱,特别说明要把财产尽数留给这个私生女。
  
  他的妻子膝下无子,结婚这些年,到最后钱还要转到一个来历不明的私生女手上,自然不服,于是提早在律师查到Elinor(婴儿号码的真名)前安排了雇佣杀手,决心除掉她。
  
  “对这么个孩子下手,她真是失了心智。这疯女人现在在哪?”
  
  得悉事情终于有了进展,Shaw一扫刚才的疲相,坐直起身,精神奕奕地盯着Reese的后脑勺。Elinor在她怀里努力挣扎着想往她的脖子爬,被她干脆地塞到身旁杵着脑袋昏昏欲睡的Root面前。
  
  “看着她。”
  
  Root吓得精神一振,抱着这些天扰乱她作息的小怪物,和人大眼瞪小眼。
  
  Shaw凑到Reese身边,用食指摩挲着下唇,盯着屏幕显示的公司地图若有所思。
  
  “看起来你终于有事情可做了。”他瞥了哄号码的Root一眼,耸了耸肩。
  
  Shaw记下地址,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她已经闻够了婴儿身上那股奶香味,听够了稚嫩的啼哭声,再没有点血腥或刺鼻的硝烟味道,敌人痛苦的惨叫刺激一下她的神经,她怕会忍不住给自己脑袋来上一枪。
  
  Reese望着她急匆匆的背影,倍觉感慨。
  
  带孩子确实能把一个女人逼疯。尽管她们已经疯得不行了。
  
  Root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在发觉自己要带着怀里这个小家伙追上明显已经跑出地铁的的同事有点困难,于是当机立断,凑近几步把孩子往Reese怀里一塞,让这个显然更适合出外勤的柔情铁汉留在大本营里继续和Elinor互相瞪视,自己扛上Shaw装满军火的备用包,快步跑出了地铁站。
  
  Reese沉默地把婴儿往高处一举——在暖色灯光的映衬下,她纯净的笑容看起来更像个天使了。但Reese不知道该如何和这样干净又脆弱的存在相处,他茫然地朝她露出一个假笑,把她放回婴儿车里。
  
  过了一会儿,他倾身看看安分守己的小家伙,抬起手,试探性地和她打了个招呼。Elinor盯着他的脸,咯咯地笑起来。
  
  这个时候他无比想念Harold。对方要比他更胜任哄小孩的工作,至少那副笑容更与“慈祥”这个词搭边,可不巧,这几天教授的工作多得能压死人,根本无暇分身,他也实在不好让对方在终于得以休息的空当来这遭受另一个孩子的烦扰。
  
  Shaw切断了整个公司的电力(包括监控),随后打晕了任意清洁工,换上他的制服混进楼里。可办公室在顶层,她不得不跑几十层楼梯。
  
  一切都得怪那个该死的邪恶人工智能。Shaw甚至怀念起参加几个女人瞎搞的读书会那会,至少那阵子她换身份就和换套衣服一样简单快速。
  
  Shaw刚用枪击碎办公室的大门,立即被对方两个早有准备的保镖堵在门口,用枪口对准。她动作一滞,装作投降的姿态微举双手,不以为意地觑了他们各自握枪的手一眼。
  
  大楼的故障被人发现,已经有修理工正在着手,正在一层层地恢复电力。Shaw凭本能感觉到危险正在向她趋近,在心底计算起剩余的时间。其中一个保镖没收了她腰间的枪,Ms.Archibald上下打量着她,颇为可惜地“啧”了一声。
  
  “你不应该来搅这趟浑水。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还有那个小杂种在哪?”
  
  她的语气高高在上,让Shaw有些按捺不住揍她的冲动。电力逐层恢复,灯光渐渐亮到他们所在的楼层,不消片刻,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先前的亮堂。
  
  Shaw扯了扯嘴角——他们都听到了角落的摄像头重启的声音,Samaritan这下要发现她来之不易的掩护身份了。她正欲趁机一搏,右耳戴着的隐形耳塞忽然传出Root甜美的嗓音。
  
  “好了,亲爱的,我已经抹掉了你来的所有记录,顺道循环了监控录像。现在——你可以好好玩了。”
  
  Root在安保室里调节着每个楼层对应频道的广播音量,把另一层的收音转接到顶层,造出宁静的假象。她侧过头,微笑着瞥了眼被电晕的保安人员。
  
  “三…二…”
  
  房间所有的灯忽然熄灭。
  Shaw在黑暗里扬起亢奋笑容,挣脱保镖的束缚,握起桌上的一支钢笔顺手把它扎入最近那个大汉的腰部——她本意是冲着眼睛去的,但这样做Finch回来少不了又是一通冗长聒噪的说教,就临时改了另外一处不算致命的柔软部位。
  
  她借着刚才的记忆迅速在人身上找出手枪,但随即被人强忍着痛楚从背后箍住。Shaw头也不低地向底下开去一枪,子弹正中对方的膝盖。保镖吃痛地呻吟出声,被她回身一脚踹开。

  另一个似乎忌惮着她的勇猛,不敢贸然上前,Shaw听见门口的方位传来高跟鞋碾过碎玻璃的悉索声音,立时瞄准声源扣下扳机。子弹稳稳地打在高跟鞋旁,冲击力压碎了大半玻璃——她有自信不会打伤人,即便是在黑暗中。
  
  Shaw听声辨位的本领着实让安保室里观望一切的Root佩服不已,她也能做到这点,但前提是有The Machine的帮助。盲打的话…她不确保自己会不会稍微偏移一点,打中那个恶毒女人的小腿。
  
  噢,换作她,绝对会故意打偏的。为了这些天从小家伙身上领受的麻烦。
  
  办公室立即安静下来,谁也没有挪动一分。捂着膝盖的保镖呻吟着朝门口挪去,企图爬到楼下求救,被黑暗里的另一人用一颗子弹了结性命。
  
  Shaw危险地微眯起眼睛,眼里燃着对战斗的热衷和狂热,又对敌人抱有一丝嘲讽。
  
  “需要帮忙吗,甜心?”Root撑着下巴看了这场对峙一会,索然无味地道。
  
  Shaw没有出声。
  
  “好的——这就来。”Root习惯了和Shaw的沉默对话,她娴熟调开房间灯光的控制台,点开她所在的楼层。
  
  闷在这儿观战着实无聊得紧,于是黑客敲键盘改数据的同时,嘴上也没闲着。
  
  “神说,要有光——”她的语气漫不经心。“Voila.”
  
  Shaw在黑暗里翻了个白眼,恢复光明的瞬间立刻瞄准敌人连连扣动扳机,直接废了保镖的两条腿,和Ms.Archibald垂在脸颊旁微微摇晃的银色耳坠。
  
  枪响过后,两个人都瘫软地晕在地上,一个出于生理痛楚,一个出于心理原因。
  
  Root点开其他楼的监控,打了个呵欠。“抱歉,亲爱的,你还是得跑楼梯下来,如果有太多监控出现问题,某个我们都防备的东西可能会起疑心的。”
  
  Shaw知道Root是在报复她,只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你不也把她扔给Reese了。”
  
  Root已经切断了通讯。
  
  多亏那保镖下了死手,案件很快就被John的凶案组接手,Ms.Archibald的事情也在审讯的过程中被他们捅了出去,两个人都得进监狱蹲个几十年。
  
  当晚,Root和Shaw终于能把这个麻烦号码安全无忧地送走了。她以Sarah Cook的身份把这个“无意间在公园发现的孩子”送进了福利院,顺便给院里捐了一大笔资金(她黑进Nate的账户取的),也作为Elinor未来的资产。临走时,Shaw把婴儿车、奶粉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玩具也留了下来——反正她们都用不上。

  Elinor Archibald应该回到家族继承遗产,但她们不确定把这个无辜的孩子放进那个充满纷争和凶险的豪门里会是一件好事,现在的她们,已经没有能力再分身去看护一个连自我防卫能力都匮乏的号码了。而机器也会有检测不到的一些情况。
  
  院长亲自接过了那个小家伙,并依照惯例,向二人询问孩子的姓名。
  
  “噢,Elinor…”Root顿了一顿,似乎从这个名字联想起了某件事,在最后关头忽然改口。“Dashwood.”
  
  “Elinor Dashwood.”
  
  

评论(10)
热度(24)

林懷瑾

乌云乌云快走开——

© 林懷瑾 | Powered by LOFTER